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9 赴约(四更)
    ,精彩小说免费!

    “你在这里一个月铮多少啊?”陈安问着武琪。因为两个人一直走路不说话实在太尴尬了,并且他也看得出来武琪是想要说话的。

    “陈少,我的年薪是两百万!”武琪客气的说道,自己真的想狠狠的踢陈安一脚,她都已经到了这个位置了,还是月薪的话那可真是太丢人了。一百五十万还属于基本工资,作为红楼明面上的负责人,她平时可是不缺钱的,据说一个大少花了千万就想要武琪去陪他,结果武琪拒绝了。这自此就有了红楼美女千千万,只有武琪值千万!这句话!

    而陈安听到武琪的工资之后自己吃了一惊:“我去,燕轻舞那个娘们居然这么有钱,你们还招人不?我想应聘经理啥的!”

    对于红楼的工资他确实很惊讶,但是仔细一想也在情理之中。能够在京城第一美女手底下干活的人,如果这个数再挣不到还真的有点儿没面子。

    “红楼却一个保洁的,你要不要来?”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入了陈安的耳朵里面。原来他们已经走到了最顶层,燕轻舞也刚好把这个娘们几个字听得清清楚楚。

    武琪强忍着一脸笑意自己对陈安说道:“陈少,那我就先下去了。”

    随后燕轻舞也是对她点了点头,武琪这才走了下去。整个红楼的顶楼就只有燕轻舞和陈安了。陈安有点儿尴尬的看着燕轻舞,自己一上来就说对方的坏话,还被听到了,这他当然有点儿尴尬了,不过还好陈安的脸皮厚,自己大大咧咧的坐下了。原先自己也曾到过红楼的上面,但是还真的没有到这天台上来。本身红楼不算高,只不过它有一个堪称土豪的设计,最上面的天台居然用玻璃全都盖上了,并且还是那种外面看不到里面的玻璃,加上防弹玻璃一同建造起来的,这样晚上躺在这里看星星无疑是一个浪漫的事情。没有想到燕轻舞居然会这么享受。

    “你一年盈利多少啊,居然这么土豪弄成这个样子。”陈安发现不仅这里的建筑设计土豪,就连地面以及整个天台的设计都很爽,没错。就是很爽,因为整个天台的地面大多都是羊绒谈,可以躺在地上随便翻滚。这堪称小孩子的乐园啊。

    “怎么?真的想要应聘我们这里的保洁?所以提前问一问公司的发展?”燕轻舞挑着眉毛说道。

    “哎,要是干保洁的能够天天见到美女,那也死而无憾了。”陈安说道,这里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儿国。男人还真的是少的可怜,如果天天养眼,估计也会有很多男人争着抢着要干这个的。

    “切,你面前站着一个美女,你不是也无动于衷吗?”说实话,陈安这个小子是自己见过的最无视自己的男人。燕轻舞感觉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几乎所有的骄傲都被他无视了。

    “我可不敢,你可是堂堂燕家的大小姐,如果我对你有歪心思的话,那你哥还不得杀了我!”陈安说着自己坐在椅子上拿起上面的茶杯。里面的茶还是滚烫的,看来是燕轻舞为自己准备的,毕竟上午打电话的时候,燕轻舞可说过请自己喝茶!

    “呵呵,当初你在米国占我便宜的时候,可不是这么畏畏缩缩的。”燕轻舞冷笑着说道,这个男人也跟其他男人一样虚伪,不过不同的是这个男人还是敢来这个红楼的,不然换做一般的人总是和自己作对,别说不敢来这个红楼了,可能在京城他都得夹着尾巴做人。

    听到这话陈安这茶差点没吐出来。怎么都过去很长时间了,这个女人还是耿耿于怀!按道理来讲这不是燕轻舞处于下风,说出来有些丢人吗?当初燕轻舞也是这么警告自己的,如果这件事说出来的话就打死自己,怎么现在这个女人主动提出来了?

    “你当初不是说不提这件事了吗?还让我尽快忘掉!”陈安委屈巴巴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被欺负的小孩子一样。这个女人骗人!

    燕轻舞狡猾的笑了:“我后来一想,这件事是我被你占便宜了。凭什么忘掉,你得赔偿我!”

    其实燕轻舞回到京城之后,不用自己的爷爷每天念叨。她对陈安也有点儿忘不掉的感觉。之前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就是纯渣男,如果说衡量一个渣男的标准是一只脚踏两条船,那么陈安就好比是开组船场的了。他的船可不是一般的多。可是随着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跟陈安一起待着。她好像慢慢的被陈安身上独特的气质吸引了。自己对他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就连这次邀请他过来,燕轻舞都是想了很久才这么做的。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自己只是想要单纯的见他而已。

    陈安看到燕轻舞是这个态度之后苦笑:“我怎么补偿你,我有的东西你都有。你还比我有钱……”

    “我不管,你要是不补偿我的话,那么我想我会跟楚倩,夏颜包括你的其他红颜知己好好讨论一下你的猥琐行为,或者是去陈家好好拜访一下你的家长!”燕轻舞对于其他的事情或许还会思考一下,可是对于威胁陈安这件事,自己早就已经是轻车熟路了。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管陈安要什么。

    而陈安苦逼的站了起来,走到燕轻舞面前蹲下看着对方:“既然你没有想好,那我就按照我的想法来了。反正一般惹美女生气,我都是用这种方法补偿她们的!”

    说着自己就抱住了燕轻舞,而两个人的嘴则是零距离的接触在一起。而燕轻舞只是简单的挣扎了一下就不动弹了。她的心里还在想,这种补偿也许不错!

    ……

    半个小时后,陈安云淡风轻的坐在椅子上喝茶,而燕轻舞的脸就如同口红一样红。要说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做那简直不可能。

    “你个流氓!”燕轻舞如今只能这么去说陈安了,并且说话的语气还有撒娇的嫌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