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2 阴险的云宏
    赵无涯看着陈安笑了,他就知道陈安会是这个态度,如果他真的乖乖将鱼肠剑拿出来,那么就该轮到赵无涯好奇了。毕竟根据他所理解的陈安,这个小子可不是一个安分的主。

    “看来我们注定要动手了?”

    “那你以为呢!”陈安冷笑着就要动手。

    “慢着,你确定真的要打?这里可不是我一个人哦?”赵无涯说着指了指码头的荒废的集装箱一处(阴yin)暗的角落。云宏把这个家伙恨得牙痒痒,自己还寻思偷袭陈安呢。结果赵无涯直接暴露出了自己。这样他倒是落得一个偷袭的结果了。

    看着慢慢走出来的云宏,陈安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手下败将啊。古武第一公子?”

    虽然陈安笑着,但是现在他的心里却无比沉重,本来这个赵无涯自己就看不出他实力的高低。而云宏更不是一个善茬。自己这一次看来是凶多吉少啊。

    云宏听到陈安的话冷哼一声:“你不用嘴硬,这回我看你还怎么跑!”

    “本来我也没打算跑!”陈安无奈的摊了摊手,看到赵无涯之后,陈安就知道云宏可能就是一个配角,主角还是那个(阴yin)郁的赵无涯。

    “那你要小心了哦。我要开始抢东西了!”赵无涯话音刚落人影就消失不见了。陈安手一翻,将鱼肠剑收了起来。看来赵无涯这神秘莫测的(身shen)影,自己还真的有点儿害怕对方将鱼肠剑夺走。

    砰!

    陈安被赵无涯一脚踢了出去,这个小子将自己的气压制的太低了。导致陈安根本没有发现对方近了自己的(身shen)。

    连续两个空翻将这冲击力缓解了之后,陈安也向对方冲了过去,展开了反击。大战一触即发,反观云宏倒是淡定的看着两个人打斗的一幕。在赵无涯说出自己的藏(身shen)地点之后,他就知道两个人之前的约定就此破裂了,这个小子盯上的只不过是陈安手中的剑,而自己则是盯上的是陈安这个人呢。他要摧毁陈安,自己才是古武第一公子,任何人都不能取代自己。

    想到这里云宏坐了下来,他不是放弃了出手,而是打算自己等到双方都精疲力尽的时候再来雷霆一击,到时候杀了陈安,把这件事嫁祸给赵无涯,自己就完美了。

    可是正当他打着自己心中的如意算盘的时候,一道响声突然传入他的耳中。原来是一个人居然不知不觉的到了程鹏他们那里,将被绑着的几个人都给放开了。而程鹏他们也从深度昏迷被这个男人一下就给踢醒了。

    “快走,这里有我掩护你们老大。”穿的花里胡哨的男人说道。

    看着对方不大的年纪,虽然程鹏他们很怀疑,可是这个时候也不是矫(情qing)的时候。程鹏对小白和叶楠说道:“走,一会儿我们再过来。”

    同时他也对这个男人抱拳道谢。他不是抛弃了他们的老大,而是程鹏知道。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他们空手上去,估计还会像在酒吧一样,被那个男人轻易撂倒。所以他们打算回去取点武器了。

    对于这几个小子的谈话这个男人并没有理会,而是一转(身shen)到了云宏面前。赵无涯被陈安缠着,暂时不会去管这些人质。他只要压制住云宏就好了。

    云宏脸色(阴yin)沉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说道:“上官云鹏,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没错,这个男人云宏认识,陈安也认识。他就是上官云鹏,本来这个小子是早点儿过来溜达,等着参加陈安的婚礼的。不过谁让他赶上这件事了,昨天去找陈安的时候就被陈安弄过来当壮丁了。

    上官云鹏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过你自己在做什么好像有点不知道把,在古武界的我们都知道一点,那就是不能对世俗界的陈家出手,更不能对陈安出手,可是你居然都触犯了这个铁律。我看你们云家是不想好好活下去了。”

    云宏听到这话之后自己脸色一凝,上官云鹏的话不是他胡编乱造的。而是却有其事。自从古武大会之后,叶远道是陈安的师父这件事也在古武界传开了。这可是一个让这些家族都忌惮的一件事,陈安虽然是一个天纵之才,但也不是不可以控制。最主要的是他的师父,叶远道在老一辈儿的人眼里那才叫天才。

    所以知道这件事之后,几乎所有的古武家族和门派都提醒家族的子弟或门派弟子,离陈安以及陈家都远一点。如今云宏显然是被自己的仇恨冲昏的头脑,忘记了自己爷爷说的此事到此为止的话。

    “总之你放走他们就是跟我云家作对!”云宏说话的期间(身shen)影一闪,准备将这几个人抓回来,虽然自己打算最后偷袭陈安,但是抓这几个对陈安很重要的人,他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有备无患!

    不过当他马上就要抓住程鹏的胳膊时,手突然缩了回去。一股强大的剑气将挡住了他的去路。

    上官云鹏吊儿郎当的拿着剑说道:“怎么可能让你轻易伤害我放走的人。”

    说实话他这一(身shen)花花绿绿的衣服真的不适合战斗,可是今天起来的时候走的匆忙,还真的忘记换衣服了。

    而陈安和赵无涯那头,赵无涯显然也知道了陈安的意图。是刚开始就打算拖住自己,然后再救人吗?不过他也不在乎了,几个人而已,还影响不了他的目的。

    “陈安,如果你把鱼肠剑交出来,我们今天不仅可以和解,我还会帮你抓住云宏!”

    “呵呵,想的美。”越和对方交手,陈安的心里越惊讶,赵无涯的实力简直比云宏还要高深莫测。自己如果真的把鱼肠剑交给他,估计自己不是铲除了云宏这么一个敌人这么简单。很有可能是又树立了一个强敌!他比云宏还要恐怖!

    “气剑!”赵无涯对于陈安的话已经见怪不怪了,自己手一伸,(身shen)边突然出现了许多用内力凝结成的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