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9 受伤
    彼得满意的看着这个小子。如果他还在犹豫不决,那么自己就真的考虑这个小子到底是不是符合自己心中的要求了。现在看来挺符合的,因为这可是自己给他机会,如果他不把握住的话。这件事就会有一个很简单的结果。无非就是算了呗,苏晨继续回到那个充满争斗与心机的武士营。而彼得继续做自己的执行官。

    “很好,外面的人怎么处理我想不用我说了吧?”

    “我知道了。”虽然苏晨他们是完全办成东洋的商团,可是也不是一个商业的人士都没有。只不过商业的人士没有跟他们在一起罢了。

    而苏晨听到彼得的话之后也明白什么意思了,全部杀掉……

    至于陈安这一头已经有点儿精疲力尽了,主要陈安在这个小巷子里面不好发出大规模的攻击。首先是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到时候如果牵扯到百姓那可就不太好了。而燕轻舞也在这堆人里面,陈安可不敢保证自己的攻击长眼睛了。

    纵使这样,陈安还是双手飞快的收割着忍者的性命,毕竟这些上忍还是和自己有一段差距的。

    在这个时候只听这群上忍背后突然传来惨叫的声音。忍者们有点儿慌,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第三个人,可是当他们看到了杀人的人之后心里更加慌张了。为什么他们的首领会……

    山本一木,准确的来说是带着面具的苏晨已经过来了。十字斩被他用武士刀演绎的炉火纯青,可见他在东洋没少下功夫。陈安也懵圈了,这个人为什么杀自己的同伴,当然这里面也不是光他一个人懵逼了,几乎所有人都好奇。

    “虽然你带着面具,可是我还是能够认出你来。你的气味就在你身边环绕,陈安。不,阎王!”山本一木说道。

    他对于陈安可谓是恨之入骨,就差到了化成灰都认识他的境界。所以今天即使陈安易容,他也认出来了。

    “你是谁?”陈安警惕的说道,这个人的杀气很重,由此可见这个小子杀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我是谁不重要,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苏晨淡淡的说道。

    而随着他慢悠悠的话语,周围的忍者也在一个又一个的倒下。没错,苏晨现在的实力杀上忍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儿了。要不然自己也不可能带队过来!

    “呵呵,跑。”陈安拽着燕轻舞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而他站着的地面突然泛起一道紫色的光芒。彼得稳坐在椅子上叹了一口气:“还是跑掉了么?”

    燕轻舞被陈安拎着一口气跑出了五公里才停了下来,陈安停下的时候自己已经喘的不行了。

    “呼,呼。你怎么这么沉?”

    本来燕轻舞还想关心一下这货到底有没有事儿呢。结果陈安说完这话之后,燕轻舞确定以及肯定自己想要杀了这个家伙。

    “切!本小姐不沉,是你缺乏锻炼好吗?肾虚!”

    “我去,等回去我再好好收拾你。现在去旁边的树林里面。”

    燕轻舞听到这话之后自己看了看陈安。双手挡在胸前:“你要干什么?”

    她刚才与那群忍者战斗也消耗了不少内力。体力也是直线下降,陈安不会忍耐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吧!

    “帮我把后面的飞镖拔出来。”陈安说道。

    这个时候燕轻舞才注意到他受伤了,又肩膀偏后的地方插着一把飞刀。

    “你?”

    “快点,这块儿人多。”刚才陈安为了不让这些人追上,自己特意往人多的地方跑。他们纵使再嚣张,也不敢再华夏的地方随便杀人,所以这也是他甩开那些忍者的办法。不过他这么做有点儿多余了。

    因为此时苏晨已经为他们解决了所有的后顾之忧,相比于陈安和燕轻舞的战斗。苏晨要更加残暴一些,最主要这群上忍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自己等人。

    “全都死了?”彼得悄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背后。

    “嗯。”苏晨没有回头,要是彼得想要杀自己,那早就动手了。大可不用等到现在……

    “做得好。”彼得说着话的同时脚底下出现了紫色的光芒,随后这遍地的尸体全部都被紫色光芒包裹住,随后全都消失不见了。

    准确的来讲苏晨也不知道这个毒牙组织执行官的具体异能是什么,可是这个可怕的气息就可以证明绝对是一个强劲的异能。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这个年纪就可以坐在这么高的位置上了吧。

    ……

    酒店房间里面,燕轻舞细心的给陈安缠着绷带。其实本可以不用这样,但是燕轻舞看到陈安这个出血量确实有点儿害怕了,飞镖不是普通的,而是十字型的。拔出来之后陈安就悲催的发现自己后背跟喷血了一样。

    不过在缠绷带的同时燕轻舞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陈安身上的伤疤简直多的数不过来,肩膀,胸口,后背。至少在她眼里陈安可不止一次受了这种伤,要不然也不会拒绝自己去医院的提议。

    “喂,你要缠就好好缠绷带。别摸我,我可不是随便的人。”陈安说道,这个女人缠着绷带居然还顺道的摸了摸自己,这可让陈安有点儿受不了。

    这特么不是趁机揩油是什么。

    “切!谁乐意看你似的。”燕轻舞本来愣神的功夫被陈安打破了。自己撇了撇嘴,虽然她很不愿意承认,可是也不得不承认陈安这个身体是一个有故事的身体。

    而此时楚倩却焦急的给陈安打电话。那个叫程鹏的男人自称是他的朋友,可是现在她想要给陈安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却悲催的发现这货电话根本打不通。一直都在无法接听的状态。

    虽然楚倩一直安慰着自己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一种淡淡的慌张。

    “雨蝶,你打通了么?”没错,楚倩也让付雨蝶联系陈安。

    现在不是纠结她们的问题了,昨天陈安跟自己说过,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自己电话一直保持畅通。可是今天就不见了,她问了程鹏,可惜的是程鹏也没有联系到老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