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8 机会只有一次
    山本一木对于这个彼得威胁的话没有任何反应。自己平静的说:“我知道了。”

    他知道自己就算有反应也不能现在就发作。毕竟这个彼得作为毒牙组织的执行官还是很有实力的。现在两个组织作为合作的蜜月期,是万万不可以翻脸的。他虽然这么想,可是他身后的几个人却不是这样想的。要知道他们在东洋可是很有地位的,故而他们的首领受到这种委屈,这些人的气自然也不顺。

    正当这个时候彼得仅仅是看了他们一眼,他们突然感觉自己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话说外面的朋友,不打算进来叙叙旧吗?”彼得慢慢的说道,他已经察觉到外面有人在偷听他们的谈话了。而听到彼得说的话,周围的几个人都紧张的往窗外看。这可是二十多层,或许这对于普通人来讲是不可能的,可是对于他们这种在世界上属于特殊的人来说并非不可能。

    至于陈安则是飞快的往下跑,这个彼得虽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可是陈安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的实力绝对不弱。轻而易举的察觉到自己,他虽然也想试一试对方的深浅。可是奈何条件不允许,自己的实力尽管可以铤而走险,可是这些忍者可不是摆设,要是燕轻舞被抓到可就废了。

    要知道成群的上忍对付一个先天高手,这其中就有很大的变数。指不定谁会活下来呢。

    陈安下来的时候,飞快的朝着燕轻舞打着撤退的信号。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不跑的话可能都跑不了了。这个时候一个上忍突然一跃冲了过去到了陈安面前,可惜上忍并不是陈安的对手,情急之下陈安用尽全身的内力一拳就给对方打倒在地上。

    随后他拽着燕轻舞就开始跑。燕轻舞虽然也是先天高手,可是与这些受过训练的上忍以及杀手比较就有点儿嫩了。

    可是让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自己前面也出现了一堆忍者,可能他们在发现自己的时候周围的忍者就已经做好了包围圈了。

    看着这群人陈安感觉还不算太糟,因为酒店那两个人没有跑出来就行。要是那样他们今天还真的有可能栽在这里。

    “能打么?”陈安问道。

    “当然没问题。”燕轻舞也摆了一个打架的姿势。幸亏自己今天穿的不是裙子,不然还真的尴尬了。

    “速战速决。”陈安说着就冲向最多的人群里面,现在是夜里。如果他们不能及时的跑了,很有可能直接在这里被灭,所以陈安才会选择这个战术。

    而这群忍者也不是好惹的,几乎一半都是上忍级别。这个实力都可以和先天高手媲美了,并且他们的数量还这么多。

    燕轻舞跟着杀入另一头的人群。她知道,如果不把这些人彻底解决了,他们根本走不了。

    而彼得则是从酒店里面安稳的看着一个平板,平板里面显示的就是陈安他们打斗的场面。

    “咱们不下去么?”山本一木手里已经握着一把了。不管这个人是谁,他想做的就是杀人。

    “下去多没有意思。阎王啊,不能死的这么快,还要继续玩下去。”

    彼得说道。看得出来他对组织的命令并没有太大的责任心,什么感受对他来说都不如自己随心所欲来的重要。

    “把面具摘下来吧,我知道你们有仇。可是主宰杀道就不要过于杀戮,平时也需要动一些脑子。”

    听到彼得的话山本一木慢慢的把自己的脸给扯下来了。如果陈安还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惊讶,本来还是一个老头子的山本一木居然变得很年轻,这个年轻不止是年龄,还要相貌。完全就是一个比彼得大不了多少的人。

    并且陈安还认识这个人苏晨。

    当初正是陈安一手促成了苏家的倒台,这个原本在中海很强势的家族在碰上陈安这根钉子之后很快就漏气了。而且以惊人的速度消失成为了过去。

    不过任谁也没有想到苏晨不仅在东洋的武士营里面存活了下来。自己的地位在武士营也是直线上升,但是他的名字改了,现在确实叫山本一木,

    是武士营服部平藏的关门弟子。

    也正是因为师父的原因,苏晨在东洋过得还算顺利。只不过他纵使现在生活再好,也不会忘记陈安对自己做过什么。

    所以刚才彼得在说这个人是阎王的时候,他身上的杀意很浓。

    “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杀阎王,那可真是难上加难。”彼得说道。现在相比于陈安,彼得更加感兴趣的是自己面前这个杀气腾腾的小子。

    “什么意思?”

    “跟着我,你的实力不会局限于此!”彼得肯定的说道。现在苏晨在自己面前就如同一匹烈马,而在彼得心里自己却很想把他训练成一匹千里马,他自己有这个能力。

    苏晨沉默了,这算是公然挖墙脚么?幸好酒店的房间里面没有其他人。不然自己回到组织的立场也会很危险,谁也不知道这群忍者背后到底都是谁。

    “你拿什么保证?”苏晨问道。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实力,要不然自己也不会以剑入杀道。这可是最容易让人迷乱心智走火入魔的一条路,但是同时它也是最容易让人实力提升的道路。

    彼得笑了笑,自己一挥手,紫色的光芒瞬间遍布整个房间,而苏晨则是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零件都好像不听使唤了。

    就好像是动物本能的见到了主人一样,随着彼得呼了一口气。紫色的光芒瞬间消失,而苏晨则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太特么可怕了。

    “怎么样?有没有心动?”彼得问道。他是一个很怪的人,虽然自己是毒牙组织的执行官,可是平时并不管什么事情。甚至外人看来他也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的内心到底想什么。最主要的是他干什么事情都是随自己的意愿,本人根本不会有什么顾忌。即使这个人是毒牙最后的。

    过了能有五秒钟,苏晨咬了咬牙“我答应了。”

    机会在自己的面前只有一次,如果这一次不把握住,苏晨不知道自己还要在武士营熬到什么时候。虽然自己的师父对他也很好,可是苏晨知道,服部平藏收自己为徒就是想要用来制约组织里面的新兴势力。

    有些时候他不方便动手的事情就需要苏晨去做了……

    而苏晨也靠着自己的悟性跟着服部平藏学忍术,他们说好听点儿是师徒,难听点儿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作者飞天魔鬼说:今天看烟花去了,努力更完这一章。外面好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