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0 你付一半
    与此同时,在南都的飞机场上下来一个年轻人。看着样子也就是二十多岁,一脑袋白色的头发特别扎眼,看着就像是非主流一样。可是识货的人看到他的衣服也就不会这么说了,这个小子的一身行头几乎都可以买下来一辆宾利了。光是手表就是一个七位数的巨款。而他蓝色的眼睛让大家很快就发现这个小子是一个外国人。



    “这一次交流会的地点在哪里?真是烦死了,居然叫我过来!”男人像是在抱怨这一次的行程,或者说他对这一次行程根本不感冒,来这里也就是为了糊弄父母。



    “彼得少爷,我们这一次来老爷已经下了命令!如果不签上几个合同恐怕老爷是不会高兴的。”这个年轻男人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陪笑到。他其实心里也很痛苦,自己居然被格林集团派到这里参加交流会,要是他自己的话他当然很乐意,因为这就是提升业绩以及展现你工作能力的时候。可是如果自己身边跟着一个累赘可就不好了。



    毫无疑问他说的累赘就是自己旁边这个小子。整天玩物丧志,这不被他的父母!也就是格林集团的掌权者派到这里,也算是长长见识,毕竟这种空前盛大的商业交流会很难得。www



    “知道了,凯恩,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了!按照我爸说的去做,可别给我整砸了啊!”彼得说道。他来到这里的目的也很简单,自然是看一看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的美女了。没错!这个小子就是奔着泡妞来的。



    虽然凯恩很想反抗!或者说拒绝,可是自己也只有忍气吞声的答应了!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喊出了彼得的名字。



    “彼得,你还好吗?”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至于年龄么,比彼得大不了多少。而彼得看到他之后自己露出兴奋的笑容:“白,我太想你了。”



    站在彼得面前的人就是白皓宇。他们之间不仅认识,还是玩的很好的朋友。只不过白皓宇把这个小子当做白痴,而这个小子却把白皓宇当做朋友,因为白皓宇在国外的那段时期都是和彼得在一起的。领着这个心智还未成熟的男人玩,白皓宇虽然很无奈,可是自己也不得不这样做,起码他打下了很好的人脉圈子。要知道在欧洲格林家族可是一个让人不小的家族,他们的企业也都是赚钱机器。闪舞小说网www故而他们家族也被邀请到这个商业交流会里面了。



    “我也很想你啊,早就邀请你来华夏玩,可是你一直都不来,也太不够意思了吧。”白皓宇说道。而他旁边的方锦则是把这一幕尽收眼底。两个死基佬,这是方锦很恶趣味的想象。



    互相拥抱在一起的彼得和白皓宇当然不会想到方锦居然会这么想他们。他们还在叙旧,只不过方锦觉得对方很假。



    “我这不是来了吗?这位朋友是?”彼得虽然喜欢玩,喜欢胡闹。可是自己却很了解为人处世之道,所以他是不可能忽略一旁跟着白皓宇站着的人的,况且这个男人他就看起来也不像是一般人。



    “哎呀,差点儿忘了介绍,我真是罪过。这是我的好朋友方锦,在南都很有话语权,同时也是一个公司的董事长,放眼华夏能够与之媲美的人少的可怜。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彼得格林,是一个跟我很对脾气的一个朋友。”白皓宇互相给这两个人介绍了一下对方。而彼得和方锦也是握了握手,算是认识了!



    三个人各有心思的去吃饭去了!今晚商业交流会正式开始,到时候就连政府的重要官员也要去参加。至于彼得身边的人则是被少爷无情的抛弃了,虽然他也很想一起去吃饭,可是相比于和这个小祖宗在一起。这个中年男子还是选择孤独的自己一人。



    “这次商业交流会还真是不小啊,我从欧洲就知道许多企业要过来参加了!”彼得说道。虽然他不务正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知道这些消息。



    “哈哈哈,彼得,这一次你来不会就是要谈生意吧?以我的了解你可对这些没有兴趣的啊。”白皓宇揣着明白装糊涂,废话。要不是彼得被家里人逼着过来谈生意,他怎么会不远万里来到华夏。



    彼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的不就是么!我还真的不知道来这里具体要干什么。”



    ……



    时间一晃一上午过去了,燕轻舞气呼呼的坐在酒店房间里面看电视。陈安这才磨磨蹭蹭的起床。看到这个女人生气的模样他笑了,呵呵。不是看我不爽么,怎么样,现在怂了吧。虽然他不知道燕家把他们的千金大小姐送到这里是为了镀金还是别的,反正他这一次是很感谢他们。自己不出几天就能把这个女人收拾的服服帖帖。



    穿好衣服之后陈安说:“走吧,下去吃饭去。”



    一听吃饭燕轻舞也不赌气了,人是铁,饭是钢。自己就算要跟这个家伙生气也不犯不上跟自己的肚子作对,所以她很听话的穿好了衣服。自己早上就没有吃饭,看到陈安睡得跟死猪一样,燕轻舞真的很想一脚给他踢醒,可是现在燕轻舞也知道了自己得罪陈安也没有什么好下场,所以只能可怜巴巴的等着这个家伙睡醒了!



    两个人出来之后,陈安随便找了一家饭店。早上这个女人就没有吃饭。陈安还是有点儿怜香惜玉的精神的,把点菜的主动权交给了燕轻舞。而燕轻舞也没有让饭店失望,没错。她几乎把整个菜单上看着不错的菜都点了一遍。倒也不是她饿的不行了。她主要就是为了出这口气,以这种无声的方式。



    对于她的行为陈安没有制止,等到他看到服务员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走了之后,陈安才慢慢说道:“随便点!反正最后你需要付一半的钱。”



    这也是为什么陈安刚才没有阻止燕轻舞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