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78 人渣
    燕轻舞听到这个家伙的话之后小脸都抽抽了,她发誓,自己真的,真的没有见过这种男人。闪舞小说网www别墅趴跟他讲绅士风度这件事了,就是让他拿出一点儿男人的样子都困难,还让自己睡地上,他是怎么想的。



    “我不管,今天我就要睡床,”燕轻舞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在陈安面前自己也没有什么形象了,索性就耍赖皮吧。



    如果她这种变相的“撒娇”对付别的男人的话,是不是让她睡床上就不知道了,估计此时燕轻舞想要星星他们都恨不得给摘下来。



    可惜的是她面对的依旧是把她当男人看待的陈安。“呵呵,你要是继续在上面赖着,我也拿你没招。不过一会儿我洗澡你可别有什么意见!”



    知道燕轻舞不喜欢男人,那么她是万万不会用男人用过的浴室的。所以陈安选择了这个突破口。我就不信你不洗澡,虽然现在是冬天,可是对于燕轻舞来讲每天洗澡还真的是必要的功课。



    “你……”听到陈安的话,燕轻舞恶狠狠的看着陈安。这个家伙完全是欺负自己。欺负,这个词好像从自己出生就没有接触过!因为燕轻舞出生在一个极其宠爱她的燕家,小时候不说乖巧可爱,那也是天真无邪。闪舞小说网www自然是燕家万千宠爱的对象。而长大之后自己美丽的外表也是男人根本下不去手欺负的一个重要原因。心疼还来不及呢,谁要是欺负她可能就会被生撕了,最主要的是燕轻舞的自身也很要强。整个人的战斗力都是可以媲美男人的,这也是她自立自强的原因。



    可是自从她遇到陈安!自己的人生就全变了!先不说这个人渣总揭自己老底,他的实力还比自己高,甚至比自己的哥哥燕惊天还要高。就这样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不懂得尊重美女,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家伙居然这么威胁自己。燕轻舞感觉自己妥协不了。



    这个时候陈安略带得意的说道:“有本事你就再开一间房啊。别和我挤在一块。”



    回到酒店的时候陈安就感觉奇怪。这个女人根本没有问酒店还有没有空余的房间就跟着自己上来了。他自己还没有自恋到失去思考的时候。而且自己刚才都把话说到那个份上,这样的结果也就只有一个。燕轻舞这个女人兜里根本没有钱。



    不然的话别说是她,就算是一般女人也会一赌气跑了。



    别说,陈安想的还真是事实。原来燕孤剑老爷子怕自己的孙女到时候和陈安撂挑子不干,自己特意下的规矩。燕轻舞出去执行任务的这段时间不能带着钱。如果这个丫头真的撂挑子,自己就该考虑一下她的终生大事了!



    “你个臭流氓,混蛋,人渣。算你狠。”燕轻舞气呼呼的从柔软的床上起来!她去洗澡去,今天本来就从京城飞过来有点儿累。今晚要是不洗澡,可能她这一晚上都会睡不着。



    而陈安则是微笑中带着一丝得意:“谢谢夸奖!”



    燕轻舞倒是没有害怕陈安偷看自己洗澡,这个家伙估计讨厌自己还来不及呢,偷看自己洗澡?呵呵,还是算了吧。这还是她第一次对自己的容貌产生不自信。而陈安真的是坐在床上稳坐如山?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对于燕轻舞很理智,这个女人不能碰,也碰不得。



    借着这个机会他微信和老婆说了几句话。楚倩依旧是没有回应,恐怕是在研究如何在南都打开市场,借着这次机会走向国际市场呢!



    陈安想的没有错,楚倩还真的在做这方面的部署!几项楚氏集团拿得出手的并且相对成熟的技术已经被楚倩做好的详细的介绍。希望这些也可以打动国际的公司。



    当燕轻舞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陈安已经在地上铺好了被子。她撇了撇嘴,这货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让自己睡地上!别跟他抢床的位置。想到这里燕轻舞的心都是凉的,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居然和这个家伙一块住在同一个房间里面。



    “终于洗完了?我可要去洗澡了!这一天累死了。”陈安也打算洗个澡,他今天也确实没有怎么歇着,就是到处走了。所以自己也舒舒服服洗一个。



    “不行!你不能洗。”虽然这里是酒店,这个浴室也可能被很多人用过,可是燕轻舞对于自己用过之后陈安接着用很反感。或者说不习惯。



    “我说大姐,现在连我洗澡你也要管是吗?”陈安表示自己很无语。这特么哪里是找来一个搭档啊,简直就是祖宗。没错,真的是一个小祖宗!



    不过看着燕轻舞都要哭出来的样子,陈安也只好妥协了!现在他只期盼着这一次任务能够顺利完成,最后远离这个女人。想到这里这个小子气愤的躺在地上铺的床铺上。



    “你……”本来燕轻舞都要躺在上面了,结果陈安居然先一步躺下了。



    “哎,我真是羡慕你,摊上这么一个好队友!”陈安说道,自己之前说归说,可是让一个女人睡在地上他还是于心不忍的,所以自己还是将就一晚上吧。燕轻舞倒是没有说什么,自己本来想要跟这个人渣说一声谢谢。可是自己一回味刚才陈安的话!羡慕自己有个好队友,现在自己的队友就是陈安,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在自己夸自己?想到这里,燕轻舞之前想要道谢的心思一点儿都没有了!



    自恋的家伙!



    长夜漫漫,陈安睡的倒是很香,可是燕轻舞却不出意外的失眠了!自己本身就讨厌男人,所以跟男人在同一屋檐下睡觉更是原先自己不敢想象的事情,如今不仅这么做了!这个人还是自己最讨厌人之一,不对,是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与此同时,在京城燕家,燕孤剑也同样没有睡觉。这个老头正摆弄着自己手里的紫砂壶。这是他寿宴的那天一个老友送的。可以说正对他的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