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75 我有那么恐怖么
    相比于楚倩的忙碌,陈安下飞机之后要轻松很多。自己直接就去了南都的小吃街。这里的小吃比中海的种类多多了。自己倒是可以填一下自己的五脏庙。今天上午没怎么吃,在飞机上陈安更是美人在怀,哪有心思吃饭。所以现在他发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那就是自己饿了。

    他是在南都过了一个安逸的下午,可是有人却在拼死搏斗。

    那个人就是莫天。这小子坐着一艘货轮一直到了南美洲。先不说他在船舱里面待得要吐了,就说他现在。衣衫褴褛,被一群码头的水手们围住了。他们常年在还上运货,当然知道这个小子是偷渡过来的。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这群水手想要从这个小子身上找点儿值钱的东西而已。

    “咳咳,我再说一遍,我没有钱。如果我有钱的话,或许也就不会偷渡了。”莫天说道。这些天他都没怎么吃饭,一是自己受伤,如果自己被发现的话有可能葬身大海。二是他实在没有什么胃口。这些天一直在反胃,甚至吐酸水。

    “没有钱还敢偷渡,伙计们,咱们打断他一条腿。让这个小乞丐长长记性。”如果莫天穿的不是这么破烂的话,或许他还会被水手们抓着干一些杂活。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个小子就是一个病秧子。他们可不想在这期间有什么死人的行为呢。故而他们也只有打这小子一顿出气了。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如果我有钱,就会还给你们。”

    “小杂种,你再跟我们开玩笑吧,打死他。”听到莫天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话这群水手更加不干了。打他!

    莫天看着眼前这群人,自己还真是应了那句话,虎落平阳被犬欺。还没等他说话呢,这群人就如同虎狼一样将他围住一群打。而莫天躺在地上紧紧的抱住拂尘。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只有抓着这个拂尘,自己的心才会得到安宁。那种感觉就好像吸毒一样,根本离不开。

    躺在地上的莫天被他们踢出了血,可是也一直在忍着。自己要报复的人都在京城,和这群水手没有关系。不过在一个人,两个人,甚至三个人都开始踢他的脑袋的时候。他忍不住了,自己猛的吼出了一声。空气中无数的透明的利刃直接飞向这群打人正欢的水手。直到他们的脑袋被风刀削下去,才发现诡异的地方。

    而莫天则是躺在地上看着这群人哭泣,求饶。这里没有别人,风刀无论打向哪里,都砍不到莫天。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是这个人的手段了。可是莫天冷漠的看着这一切,自己之前就已经说了。不要欺人太甚,既然他们不知死活,那就全部去死吧。

    要是这里有一个比他级数还低的异能者都可能轻易打败这个小子,因为莫天即使会使用异能,现在身体也是虚弱到了极点。可惜的是这里都是一群普通人。不到半个小时,码头上全是鲜血。也幸亏这个码头比较偏,平时这里并没有人卸货。

    这个时候莫天缓缓站了起来。而他手中的拂尘却如同活了一样,慢慢散开向地上这些尸体飞过去,而拂尘上的东西也慢慢变长了,沾到鲜血的那一刻拂尘如同一个吸血鬼。开始疯狂的吸着鲜血。

    并且它自身的颜色也逐渐由白色变成了血红色。至于莫天手拿着这一头,他的手也被拂尘戳破了。可是他却没有被这个吸血的拂尘所吸干,而是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在恢复。

    看了看自己的肩膀以及胳膊,伤口在慢慢治愈。莫天的脸色露出兴奋的表情:“看来还真的是这样。”

    当初云野子让自己杀了他,为的就是怕道观的人来了会生不如死。作为回报云野子把这个拂尘给了他,说了它的能力之后莫天刚开始还不相信。就连在华夏杀得最后两个龙组成员他斗没有试,因为那个时候太匆忙了。可能自己这么试了之后。也会被龙组的人抓住。没想到在这里拂尘的能力得到了验证。

    “哈哈,看来我需要杀些人补一补了。”莫天的表情露出些许疯狂。所谓一步错,步步错就是如此吧。他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既然如此自己就按照这个路来吧。

    猛地一挥手,一股巨大的狂风直接将码头上的尸体全都卷到海里面去了。拂尘恢复的不仅是自己的体力,还有自己的异能。难怪当初在龙组的时候这群人都管云野子叫邪道士了!

    ……

    陈安在南都一混就是一下午。晚上的时候自己去了最能发挥能力的地方——酒吧。这里是了解一个城市真实形态的最好的地方。因为酒吧里面三教九流都有,不仅有混混,也有白天一副乖孩子样子的白领。

    跟酒吧的吧台小哥扯了一会儿之后,陈安倒是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酒倒是喝了不少。

    南都在发展起来的时候就有方家,方家可以说把这座城市打造成铁桶一般。虽然这个城市有领导,但是方家的影响力不容置疑。当然方家在这里也不是完全没有贡献,无论是企业的论坛还是别的事情,南都之所以能成为南方当之无愧的首选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城市的特殊性。还因为这个城市里面有方家。

    正当他准备走了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坐在他的身边。“来一瓶啤酒。”

    本来陈安都要转身走了,可是听到这么清脆的声音忍不住回头了。结果这一回头自己吓了一跳,出现在他脑海里面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跑。

    这个女人怎么在这里!

    “站住,我有那么恐怖吗?”燕轻舞直接拽住了这个家伙。虽然酒吧里面灯光昏暗,可是燕轻舞的出现还是那么耀眼。毕竟美女就是美女,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可是看到这么美女居然主动拽着一个男人,酒吧里面这群男人都叹了一口气。今晚的目标看来是别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