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2 危机!
    ,

    “这件事如果再处理不好,公关部的人全都给我辞职滚蛋!”卢克东在会议室发着火,下面的人还真的没有一个说话的。这个时候说什么?估计说什么都会被骂一顿。其实公关部也不是没有努力,只不过对方此次来势汹汹,颇有一种不把卢氏集团的名声整臭不罢休的感觉。

    “还有,我要的资金大家都筹到了吗?”一天的会议一个接着一个,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纵使精力无限也会出现一些疲劳的感觉。还有就是卢克东最近的休息时间本来就不太好。现在更加上火了。

    “卢总,我今天一共见了三家银行的经理,可是他们好像都改变了看好咱们公司的态度。”一个副总说道。这件事不赖这个人,是夏振东都提前打好招呼了。至于银行的这群人,驱动他们的除了上面的意思之外还有自身的利益。如果真的伤筋动骨了他们自然也不会善罢甘休。

    “卢总,如今公司的资金链已经断开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另外一个副总裁小声的说道。他是卢氏集团总部派过来协助卢克东进行资产评估的。可是现在这个情况好像并不乐观,他们所吞并的资产与他们所浪费的资金和大量的资源成正比的关系。

    卢克东脸色阴沉,现在他知道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甚至这个庞大而嘈杂的利益群体能否够维持到下个月还是两说。但是卢克东已经严肃的告诉管理层不准透露出这个消息,他还在死撑。

    “我会想想办法的,大家给我一段时间!”说完之后他走出了会议室。现在他不知道该找谁去求助,陈锐?恐怕已经不行了,当初陈锐有向他发出一些收手的警告。可是资源卢克东已经完全利用起来了,所以根本不会收手。让他铺这么大一个摊子然后虎头蛇尾?他是万万不想的。

    至于自己家里的卢氏集团,当初也积极参股。所以造成现在它本来的资金流难以维持现在的生意,如今也是苦苦支撑。

    一晃晚上到来了,陈安可下从家里解放出来了。一天的三字经,弟子规什么的书籍已经让他脑袋生疼。他发誓如果自己孩子出生之后不会念这些,绝对把他打得屁股开花,你老爹当初为了你可是遭了多少罪!

    被夏颜收拾的西装革履的陈安拿着请帖去了昨天晚上就去过的贵族高中。今天晚上的慈善晚宴就在这里,反正就是一个宽大的场地,然后大家捐款照相么!这跟什么高档会所或者酒店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对于陈安来讲也就是换了一个场地而已。

    今天的学校不比昨天,昨晚校内可都是雪。现在学校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并且大门开着。保安们在寒风中将大门固定住,每个参加慈善晚宴的人都可以进入。但是到里面才会检查请帖,其实这也就是一个过程。主要就是为了提升一下这群中海上层社会的逼格,陈安看来就是装逼。

    开车到了这里之后陈安发现自己好像来的有点儿早,之前夏颜也说早。可是自己实在不想再念书了。所以就跑了出来,嗯。在这里吃个煎饼果子垫垫肚子。正好今天都没怎么吃饭。中午夏颜吃的营养餐,清淡的不行,陈安自然没有吃太多。

    门口的小贩们因为今天学习有慈善晚宴这种大型活动,自然不会在门口找骂,但是为了生意。他们还是在学校门口的不远处待着。等着有生意过来,陈安开着车直接转弯冲着昨天的小商贩开了过去,结果这还让昨天那个小商贩懵圈了,废话。一辆劳斯莱斯直接冲着他开了过来,他能不慌吗?当他以为自己的小车站了人家的位置的时候,劳斯莱斯的车窗降下来了。

    “小哥,给我来一个煎饼果子,还是昨天那个!”陈安冲着对方喊道。

    这个时候小商贩才反应过来,车里的人就是昨天坐着宾利走的那个落魄青年,可惜的是自己昨天还真的以为这个小子是一个落魄青年呢。结果人家不仅不是,还是一个亿万富豪。

    昨天他收摊回去之后也特意查了查对方的车子。毕竟几乎在每个男人心里面恐怕都有一个开豪车的梦想。可是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对方这辆车最少也得上千万。有这样的车那么这个男人的资产必然得上亿啊,一想到昨天有一个亿万富翁在自己这里吃了一个煎饼果子。小商贩心里还在感慨。

    结果没有想到今天人家还真的就来了,并且开的还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豪车中的豪车——劳斯莱斯!

    “小哥?”陈安看到这个小子愣神,还以为对方这么冷的天还能溜号,也是醉了。当然他不知道这个小子心里想的都是昨天的自己。

    “好嘞,您等着。”小商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熟练的操纵着工具制作自己每天都打交道的煎饼果子。不一会儿的时间就做好了,当他回头准备把这个送到车里的时候。没想到陈安已经下车了。他一直都在看着对方做煎饼果子,只是没有打扰罢了。

    “抽烟不?”陈安问道。

    “啊?抽!”

    陈安将自己手里的一盒香烟递给对方。没有什么商标,只是一个简单的烟盒。不过这个小哥还是从对方手里面双手接过来。自己点上了一只。寒冷的冬天两个人站在雪地里面。一个人吃着煎饼果子,大口大口的吃着。就仿佛是什么山珍海味一样。而另一个男人则是小心翼翼的抽着陈安给的烟,劲儿不大,但是感觉很舒服。

    十来分钟两个人都干完了自己手里的活。

    “这天没有生意?”

    “今天学校不是举办什么慈善晚宴么,就给我们都撵走了。而且这天生意确实难做!”

    “走,上车待一会儿。车里暖和。”看着这个小商贩脸已经冻得发紫了,陈安知道对方在这个寒冬腊月站着不止一个小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