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0 乱
    ,

    一场寿宴下来陈安瞬间成为了众人的焦点,也是他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以至于其他的几个世家公子都没有什么发言权,当然他们其中也有因为忌惮陈安所以一直低调的。比如白皓宇,他知道自己和陈安迟早会有碰撞,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自己还需要等……

    回到家之后陈安率先跟自己老婆承认了错误,因为参加寿宴的人太多了。这种事情不传到楚倩的耳朵里才怪,尤其是世界上总会有一些“有心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啊,你是强吻人家的吧!”

    楚倩对于陈安的话一语道破。

    为什么,主要是陈安编的有点儿扯淡。还燕轻舞主动亲他,这话打死楚倩也不信。燕轻舞本来就对男人没兴趣,楚倩这是很了解的,因为她之前也比较厌恶男人。

    可是现在被陈安这货同化的贱贱的了,原先高冷的模样一去不复返。

    “哪有,那个女人真的往我身上爬,吓死本宝宝了。”

    陈安煞有其事的说道。

    本来燕轻舞就揪着自己不放,这陈安可没有撒谎。只不过陈安换了一种修辞手法而已。

    楚倩一脸黑线,这家伙就是死鸭子嘴硬,要不是自己了解这货,还了解一点儿燕轻舞,那还真的有可能相信了。

    画面转到云宏这头,燕家寿宴丢人这件事让他怒火攻心。自己本来对这场比试十拿九稳的,可是陈安就是诡异的躲过了他所有的攻击。就连云不缺也纳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纵使他们研究明白了,恐怕也为时已晚。因为燕家的寿宴都已经结束了。

    相反的,在燕家。燕老爷子过完大寿之后坐在大厅里面。燕家的嫡系子弟全部坐在这里,显然老爷子有什么话要说。

    “轻舞,你跟陈安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燕老爷子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燕轻舞的脸噌的就红了。

    “啊,爷爷,我没有和他在一起。”

    她说完这话就感觉自己说的不对,“爷爷,他,他没什么不对的。依旧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自己本想等寿宴结束好好找陈安算账的。可是这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坐上车就溜了,燕轻舞总不能满京城道路上追杀他吧!

    燕镇南看到女儿这样无奈的摇了摇头,哎。看来女儿沦陷了,要说平时自己遇到这种事情,那算是好事儿。他们燕家虽然不算是京城顶级势力,可是也强大的可以无需联姻。自己只求女儿找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就好。这一点上燕镇南还是一个好父亲的,可是奈何燕轻舞喜欢女人。

    他作为父亲不可能不知道。正在为这件事犯愁的时候陈安很快的就进入了他们的视线之中。如果陈安还真的是一个未婚的男人也就罢了,两个人可以有所发展,可是问题就出在陈安是已婚的男人,更可恶的是这个小子很花心。红颜知己不少,所以燕镇南对于自己女儿和陈安接触这件事一直处于反对状态。

    可是让他无语的是燕老爷子居然也不知道有什么想法,居然让他不要插手这件事。

    燕孤剑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说道:“以后燕家对陈家,尤其是陈安。能尽量交朋友就尽量交朋友。”

    “是。”其他燕家子弟虽然不知道燕老爷子这么做的原因,可是他们还是答应了。毕竟燕老爷子在燕家可是拥有绝对的权威,他们谁敢不听?

    “还有,如最近家族子弟都减少对外的活动,云家那两个小鬼可能会在京城待一段时间。”

    针对云家,燕孤剑现在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对付,因为他虽然不在古武界,可是也听说了一点,那就是云家现在高手频出。如果他们家和云家杠上,可能还真的有点儿后力不足。

    光是昨天看云宏的实力燕孤剑就知道。虽然陈安可以将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可是他的孙子燕惊天不能。

    这也是为什么燕孤剑在对陈安的态度上犹豫不决的原因了。

    第二天,东海发生了一件震惊华夏商界的事情,那就是卢氏集团宣布正式并购东海多家企业。如今这个入主东海的外来户已经化客为主,甚至已经跻身东海前几大企业。

    此时郑军看着今天的新闻,自己紧张的说道:“看来这是来势汹汹啊。庞大的资金还真是搅得这里风起云涌。”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郑军的一个亲信问道。再这让任由卢氏集团准确的说是卢克东发展下去,可能郑氏集团作为东海商界的龙头就不保了。

    “不着急,夏振东还没有出手,我们无需紧张,更何况那个人还没有出手。”郑军说道。

    至于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陈安。他还真的以为陈安知道这件事呢,只不过他以为陈安也在观望,放任他这么下去陈安可是不会允许的。毕竟夏颜还有夏家可是在这个漩涡之中呢,难道卢克东不知道这件事么?

    他也知道,可是当一个人野心极度膨胀的时候,不仅不理智。而且心里还总有侥幸心理。

    这也是为什么卢克东的父亲一直在劝自己的儿子,可是卢克东拿着卢老爷子的大权,根本不在乎了。他这么做不仅是为了卢氏集团,更是想要证明自己可以成功。

    夏振东的办公室里。

    “资金链确定断了吗?”

    “嗯,我们已经开始观察到卢家的不安了。估计不久卢克东还是会向银行贷款。”

    “呵呵,看来我们可以出手了。”夏振东冷笑着说道。

    之前东海一直都是卢克东风头出尽,可是现在也该他露两手了。夏振东怎么可能没有人脉,只是他一直没有用而已,但是现在是时候了。

    大打蛇打七寸。夏振东当然要用最有力度的攻击让对方人仰马翻。

    作为父亲,夏振东无疑也是成功的。他封锁了所有可以联系到夏颜的方式,只要女儿一问就说这头一切良好。这也是为了让夏颜安心养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