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42 喂不熟的狼
    ,

    “说说吧,大家都有什么对策,如今我想你们也是这场恶性竞争的受害者。”夏振东镇定的说道。其实他作为一个南方的大佬,面对这种情况面不改色也是理所应当的,如果真的被卢克东的步步紧逼吓尿裤子了,可能他也不配和楚建国齐名。

    会议室里面的气氛则是一度紧张起来,这群商业中的佼佼者的确也会焦虑不安,因为卢克东这简直就是抢他们赚钱的路子啊,俗话说的好,断人财路那就如同断人性命啊。这个卢家不起眼的小子终于露出了贪婪而又残酷的獠牙。

    可是面对夏振东他们也说不准。因为这个大佬肯定也不是一个善茬。他们还在考虑,到底是自己等人舍弃这块市场还是卷入他们的纷争中去。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因为这也会影响到他们以后在东海的发展。

    “夏总,我决定就跟着你干了,大不了从头再来,要是被一个黄毛小子给挤兑到破产还没有反击,那是不是也太窝囊了。”一个公司的老总一拍桌子大声说道。这个人在东海可是有名的玻璃大王。生产的玻璃别说在东海形成垄断性的生产了,就连销路也是遍布全国。可是最近卢克东居然开始涉足这方面业务了,虽然他们没有经验,可是在雄厚的资金以及庞大的人脉面前这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这个月光是从这个玻璃大王这里离职的员工就不下数十个,毫无疑问。他们面对卢克东的高新心动了。

    所以这个玻璃大王这个年过的并不是很安心。并且还很闹心。

    夏振东看着这个人点了点头:“好,江渊非算一个。其他人什么看法呢?如果真的不想有什么意见可以从这里出去,我也不会为难大家的。”

    别看夏振东说话的时候文绉绉的。可是之前他到底是涉黑的,产业不说遍布长三角那也差不多。所以一半的人都是因为忌惮夏振东所以才坐在这里的。

    听到这个江渊非的话,有几个人一咬牙也决定和夏振东他们站在一起。起码他们不想自己打造的这么大的企业因为一个恶性竞争而倒闭甚至失去控制的权力,其中很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不甘心。

    不过这里也有几个人紧锁着眉头,看着还是在思考。可是夏振东知道,他们就算是躲避这一时的结果也是一样。无非就是不想卷入这两大势力的纷争之中。自己倒是也不会为难他们,简单的就散会了。当然那几个跟夏振东站在一起的企业家留下来了,他们还是商量一下对来势汹汹的卢氏集团的对策。

    夏振东这头刚开完会,卢克东就收到了消息。其原因不言而喻,有人告密了。但是夏振东并不在意这一点,因为他已经完全料到了事情会向这个结果发展下去。

    “夏振东这个老匹夫,还真的以为组成一个联盟就可以对付我了吗?简直就是做梦。叫下面的人加紧对几家强撑着的企业收购,还有,对名单上这些企业的高新员工挖墙脚!鼓励他们跳槽。”

    “可是总经理,现在我们的资金已经有点儿跟不上了。”秘书说道,此时在卢克东桌子上面的这一串名单是他制定的东海围剿计划里面的人。其中很多已经在他的资金攻势下面沦陷,可是有的还在苦苦支撑。卢克东就想趁热打铁,自己先一步收拾了他们。到时候丢掉大量市场的他们想必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但是秘书的话让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之前的十个亿没了?”

    “嗯,我们对对方这几个企业的员工高新挖过来的,这些人之前在他们的企业中就是年薪上百万的人,我们挖过来是以三倍价格,所以这资金就用的……”

    秘书没好意思说太浪费,可是这钱还真是花的跟流水一样。这比烧钱还要浪费,不过这个基础上卢克东也迅速建立了一个阵容庞大的公司团体。

    “我会想办法,你先下去吧。”卢克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几天他都没有睡好觉,不是因为犯愁,而是太过激动。自己终于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领着卢氏集团打入东海市场,甚至一度成为东海的霸主。

    现在陈锐给了他这个机会,他如何不把握住。并且现在他的想法就是还差一点,自己还差一点就会成功。想到这里这家伙眼睛发红的拿起了电话,既然陈锐给了他人脉,他可不是用来当摆设的,如今该用的也是时候用了。

    此时在京城,陈锐听着张轲对自己的汇报。

    “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能把棋盘铺的这么大!”没错,当初陈锐的意思也就是骚扰一下星辰公司,让陈安乖乖滚回中海那一地带就好了。可是事与愿违,这件事居然出现了一个新的情况。

    “我们要不要借着这个机会挺进东海?”张轲其实看着也是热血沸腾,操纵上亿的资金。用着陈家的人脉去做这种事情,这件事比干什么都爽啊。并且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额发展战略。

    陈锐摆了摆手:“这个小子傻,难道你也傻?半只手根本下不了整盘的棋,不久之后他就会知道这种急速膨胀的代价。”

    “额……这个我还真没有想到。”这其实也不怪张轲,因为卢克东还有下属的汇报就是这样,一片大好光景,给人一种错过就会后悔一辈子的感觉。

    “卢克东会被这巨额的资金撑死。”陈锐慢慢说道。不得不说陈锐还是一个很理智的人,起码他没有无脑的听这些报喜不报忧的言论。

    “呵呵,我也知道为什么当初方锦会舍弃卢克东了,这就是一只喂不熟的狼。”

    “那我们要不要立刻停止对他的帮助?我听说卢克东还想用资金!”张轲说道,刚才被陈锐一点自己还真的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妈的,卢克东给他画的蓝图太美好了,让人差点真的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