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8 过年
    ,

    对于龙组的这个情况大多数人也都保持着默认的态度。上头也是如此,虽然他们极力倡导双方能够在一起,可是既然没有在一起那么他们也没有招。毕竟分开和相互残杀相比,前者还是一个更加稳妥的办法。

    时间一眨眼到了年前。这是华夏人都值得庆祝的日子,陈家也是如此。陈家的子弟全部都回京了,包括陈安印象中脾气很火爆的陈峰,这个小子现在在南方特种部队任职。实力确实不错,可是在陈安眼里也仅仅是不错而已。要说好,那还是差一点。

    至于陈家的人则都是跟陈安打了招呼。没有陈廷军之前担心的情况,废话。其实有人也想要刁难陈安,可是再仔细一调查陈安做的事情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因为跟这个小子作对的人好像都没有完好无损的。非死即伤!他们可不想触这个霉头。

    这是陈安回家之后的第一个年,所以陈老爷子也很高兴。家族晚宴马上就开始了,就在陈老爷子的四合院里面,当然不是在院子里。这个四合院的房间还是很多的,同时给陈家拜年的人也络绎不绝。

    这个时候就彰显出一个大家族的底蕴来了。过来拜访的人不是封疆大吏就是部长级别的人物,市长都很少见。

    “我去,这人也太多了吧。”陈安看着这拜访的惊人数量。而且对方的身份都不低,如果说什么时候看到这群在地方的大佬排队拜年,可能也就是在陈家此时此刻了。

    陈家的强大的人脉一览无余。

    甚至有的人连陈老爷子的面都见不到,因为级别不够……也只好陈廷军出来接待了。

    陈峰对这个大哥则是撇了撇嘴,虽然自己被他打败过。可是陈峰还是对自己这个大哥很有意见,原因也让陈安哭笑不得,居然是因为陈安没有答应他去他们部队任职。

    这还要从当初陈安回归家族之时说起,那个时候陈峰对于陈安的身手很好奇。所以提出了较量一下,可是这也给陈峰留下了一个阴影。仅仅几招,陈安就把对方制服倒地。

    外界都传陈安实力很强,可是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他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强,故而当时陈峰就让自己这个大哥去特种部队和自己一起发展。

    没想到当初陈安也只是那么一听,自己堂堂佣兵大帝居然不享受生活,跑到华夏的一个特种部队去了。估计传出去会被笑掉大牙,同时他也没有这个兴趣。

    “这还是我们陈家一部分的人脉,如果真的全都叫来恐怕会更多。”自己几乎年年都能看到这一幕,所以陈峰才对陈安的震惊表情不屑。

    这些来的人里面陈安也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那就是黄国义,中海市的一把手,之时没有想到他居然是陈家这一脉的人。

    难怪当初这个人这么相信自己。原来都是家族的原因!

    而黄国义看到陈安之后也笑呵呵的打招呼。他到也算是陈家大树下面的一个人吧,并且有意思的是黄国义原先就是跟着陈廷军一起的,两个人算得上是交情不错的朋友。

    “安筠那个丫头还总念叨你呢,有时间去我那儿玩啊。”黄国义说道。

    “好,有时间一定去。”陈安笑着回答道。自己的确很久都没有跟黄安筠那个小丫头联系了,话说那个丫头不也是跟吴悠悠一样要高考了么!

    两个人寒暄了一阵就分开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私人地方,陈安还得跟着父亲一起招待其他人呢。

    而黄国义也是有事情要忙,这些重量级大佬其实都是有事情要忙的,来陈家拜年也是忙里偷闲。

    当然他们不会认为这没有意义,尤其是这一次陈家第三代之首回来了,恐怕陈家的继承人也该变一变了。

    果然,在大家都聚集在大堂里面的时候,陈老爷子宣布了陈安回家这件事。当然他并没有说继承人的事情,老人嘛!尤其是陈老爷子这种人物,绝对不会让人们轻易猜出他们的用意的,因为这样的话也是一场厮杀的开始。

    别看这群小辈在人们面前都是兄友弟恭的模样,可是真实的面目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最清楚。任何人面对权力以及金钱都是会动心的,而这个动心也得看看你自己的克制能力以及自身的能力。

    在陈老爷子眼里,陈安毫无疑问最具备家族继承人这一点,只不过这个小子就是太花心了一点儿。这就要分开说了,一方面这样可以将很多家族的利益连接起来。这样有谁想要动陈安,或者陈家。那么他们就要掂量一下了。

    而不好的地方也有,那就是陈安的情感问题。

    第二天,已经是大年初一了。拜访的宾客逐渐较前一天减少了,可是依旧络绎不绝。

    至于陈家嫡系子弟却都聚在一块儿,大家一起喜庆一下。陈老爷子也很高兴,因为这可不同以往,自己每个儿子都有自己的事业。要说为了家里的事情耽误事不可能的,这也是陈老爷子不允许的。

    如今聚在一起很难得。不过一顿饭下来陈安可看出了大家之间的关系,自己父亲虽然是老大,陈家的长子,可是陈廷云总是跟他反着来。尤其陈廷军还是走仕途的,说起话来不说是有理有据,但是也让人听了很信服。

    至于陈廷峰则是跟着大哥一起说话。两个人都是部队出来的,这一点倒是很像。

    回家之后陈娜对这个现象倒是很淡定。

    “二叔每次都会和父亲顶两句,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对于陈安的疑问陈娜淡淡的回答道。

    其实二叔的发展并不比陈廷军差,只不过长幼有序,恐怕这个家主的位置排不到陈廷云。

    “好吧!我还以为今年开始这样的呢。”陈安说道,他害怕别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二叔才会如此。毕竟自己的出现已经严重压制了他儿子的发展。

    曾经陈家大少也很“荣幸”的降到陈家二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