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4 今天跟定你了
    ,

    陈安将别墅里面的车开出去直奔京城军区。而他没有发现的是燕轻舞就在他的后面。这不赖他,主要是今天燕轻舞换车了,由之前看着老成稳重的劳斯莱斯换成了法拉利。她看到陈安走了自己也就跟着对方来着。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得这么做,难道仅仅就是因为一个道歉?

    到了地方之后陈安直奔京城,一个月去了好几次这里,到时也没有人阻拦这货。当然证件还是需要看一看的。不过后面的燕轻舞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她被拦下来了!纵使她在京城的身份再特殊,课时到了军区也一样。没有任何优待,即使这个女人长得祸国殃民……

    至于戴婷早就在小房子里面等着陈安了,看到孙女这么积极的样子。风无极也无奈的笑了笑。尽管他不喜欢孙女过多的和陈安往来。可是他发现好像没有什么用,这么多天过去了。这个丫头心里还是有陈安的。当然她现在还没有意识到陈安在她心里的地位。等她意识到时候!或许就已经爱上了陈安。风无极倒是对这件事抱着迟疑的态度,自己本来就很对不起自己的孙女,所以在这件事上他既不希望自己的孙女受伤,也不希望自己孙女被欺负。

    “你来啦!”戴婷看到陈安来了之后脸上透露出欣喜的表情。

    “啊,这不过来和你们一起看看房子去么?”陈安尴尬的说道。

    这个时候风老说道:“房子你俩就去看吧!等一切都收拾好了再叫我!”风老嗨氏不愿意离开这里的,毕竟他都在这儿生活了几十年了。可是奈何自己的孙女非得这么做。他这一把老骨头也只好听孙女的话了!

    就这样戴婷坐着陈安的车就走了!其实陈安对于新的房子心里也没有谱,毕竟他还没有去过啊。倒是戴婷上车之后对陈安说谢谢来着,京城的房源,可以说是比任何地方都要抢手的地方了!别看现在空气方面不是特别好,可是北漂的人还是一大堆。

    不过刚出军区,一辆红色法拉利就拦住了陈安的去路!陈安正好奇这个是谁的时候,法拉利的车窗慢慢降下来了。看到燕轻舞之后陈安一张生无可恋的脸。“妈的,怎么又是这个女人!”

    看到燕轻舞的脸之后,戴婷倒是记得对方。因为她曾经出现过陈安的病房里面。“怎么了?”

    “一个烦人的女人,你坐稳啦!”陈安操纵着越野车来了一个比较炫的甩尾,绕开法拉利之后径直朝着马路开走了。而燕轻舞则是撇了撇嘴。既然你跑,那我就追。随后京城马路上就上演了这样的一幕,一辆越野车飞快的奔驰在路上。而后面的法拉利紧追不舍,还好陈安不是漫无目的的瞎跑,陈娜给他钥匙的时候已经把房子所在的地点告诉了他。陈安直接就去了房子所在的地方。嗯,陈娜还是按照他的要求找的,不是特别豪华!符合一个老人居住的地点。

    因为风家算上戴婷也就两个人,要太大的房子也确实没有什么用,反而空虚!

    燕轻舞看到这个开发的房产之后自己冷笑了一下。呵呵,这是打算包一个小的是吗?难怪她心里会这么想,因为陈安本来就花心,再加上这家伙行色匆匆的还领着一个年轻女孩儿去看房子,这什么意思不言而喻。哼!没想到跟着这个家伙居然还看到这一幕,燕轻舞寻思半天心里不是滋味,自己不能让陈安顺利泡妞。

    这头陈安领着戴婷进去了这个小区,戴婷看着不是别墅,心里放松多了。毕竟她也只是房子不需要太大!够住就行。

    两个人上去之后!陈娜给他们找的是二楼。房子一百多平米,里面已经大概装修了一番。但陈安可以确定这是一个新的房子。“那个这个可以不?”

    “挺好的,陈安谢谢你。”戴婷说道。三室一厅,屋里屋外她都很满意。

    “小事儿!你看着可以带风老过来吧!”陈安说道。

    “那个家具……”戴婷小心翼翼的说道!

    陈安听到之后一拍脑袋,自己真是榆木脑袋,怎么忘记这事儿了,这个房子还是空荡荡的呢!“走,咱们去家具城吧!”

    “嗯!”

    燕轻舞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寻思自己要不要上去挽救一个无辜少女的时候,看到陈安他们两个人又下来了。而陈安显然也看到了燕轻舞,自己无语的走到燕轻舞面前:“大姐,你能不能不跟着我们了!”

    燕轻舞嘴角上扬:“这路也不是你家开的,凭什么说我跟着你!”

    “呵!有本事一会儿也别跟着我走!”陈安算是明白了,这个女人今天旧事想来搅局。其实也没有什么局可搅的,对于戴婷他可是当妹妹看待的。毕竟这丫头比吴悠悠她们大不了多少,自己就算再花心也不可能对她们下手啊。

    “小姑娘,你别跟着他,他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不要上当……”还没等燕轻舞说完,陈安就拉着戴婷上车了,他已经发现了,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疯子。

    戴婷被陈安用手拉着小心脏倒是一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自己可能还没有和异性这么接触过。除了陈安,当然陈安到了车跟前也发现自己这个动作有点儿不妥,尴尬的把手松开了:“那个我跟那个女人有点儿矛盾,所以她才死皮赖脸跟着我们的。”

    “哦!”其实刚才戴婷就想问来着,可是自己想了想还是不问了,她也不是他的什么人。没有权利过问陈安的事情,不过陈安主动这么一说,戴婷心里海事有点儿小欣喜的。

    燕轻舞吃瘪之后自己脸气的通红,陈安这个男人是她长这么大见过的最不是男人的男人。要知道燕轻舞长这么大见到的男人不说是绅士,但是也对她保持一个很好的态度。可是陈安,要多野蛮有多野蛮。

    “今天我就不信这邪了,非得破坏你的好事。”看到陈安的越野车开走了,燕轻舞再一次上车跟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