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2 陈锐的用意
    ,

    陈锐倒是很亲切的跟卢克东聊了几句。“听张轲说你要在这里找合作,回头我会介绍几家公司给你,估计不久你们卢氏集团也会入主京城。”

    卢克东听到这个更加惶恐了,自己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么我就在此先谢谢陈少了,只是……”

    “只是什么?觉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是……”

    “哈哈哈,看来你还是很有觉悟的嘛!”陈锐说道。要是这小子傻乎乎的答应了,没有什么多余的话,恐怕自己就要找一个别人去办这件事了,看来卢克东很上道。

    “我的确有一件小事儿得麻烦你一下。”

    陈锐说道。

    “陈少请说!”

    卢克东心里此时都纠结死了,看来自己那个朋友张轲就是陈锐的手下,不然不可能直接把自己往这里领。现在可能陈锐让自己上刀山下火海他也没有办法拒绝了,这特么就是一个死局。

    “就是啊,我有一个朋友的公司被东海的星辰公司挤掉了市场。所以我寻思给这个公司一点儿教训。”陈锐说道。

    卢克东脑海里面搜索了一下这个公司的印象,然后他差点儿都想骂人了。星辰公司不是夏振东的公司么!虽然表面上星辰公司的法人不是夏振东,可是他的身影以及势力却一直在这个公司有影子,

    这简直就是想要让自己拿鸡蛋碰石头啊。

    看到对方纠结的表情,陈锐问道:“怎么?有难度?”

    “啊哈哈哈,难度是有的,可是我认为这件事我是搞得定的。”卢克东脑海里面只想了几秒就答应了。

    之前方锦将他们抛弃躲回南都之后,卢克东就一直想要找一棵大树。虽然他们卢家在南方的地位并不低,起码也是企业里面第二阶梯的中流砥柱。可是这并配不上他的野心,只要能够扩大他们的版图,那么给人当小弟又如何,起码利益到手了。

    不得不说卢克东是一个典型的务实主义者,或者说卢家都是务实主义者。相比于什么南方第一少还是别的这些虚名。不如低头闷声挣大钱。

    “哈哈,好。希望我们以后会有更好的合作。”陈锐说道。

    “那么陈少,我就告辞了。”卢克东这个人很会看人脸色,既然合作都已经达成了他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待着了。当然他除了脑袋抽筋儿了相信陈锐进军东海是这个理由,明知道东海是陈安的地盘还要进去搅局,看来陈家人不和啊。

    走出张轲的别墅之后卢克东迅速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其实他的心里也在忐忑,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或者说自己的这个提议在家族里面会不会被大家同意。

    结果当卢克东的父亲知道了之后,深思一会儿就让他连夜赶回去。是时候开一个家族会议了

    ……

    不同于卢克东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陈锐却放松的在书房里面喝着红酒,而他的对面也由卢克东换成了张轲。谁也没想到京城里面不显山不露水的人是陈锐的人。他如同陈锐的眼睛,在陈锐不在京城的时间里面将京城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告诉陈锐。这也是为什么陈锐对京城的事情了如指掌的原因。

    “陈少,为什么要他来执行这件事情?”张轲很不解,追随陈锐的人不少,他大可以让一个富家公子将公司开到东海去,反而陈锐用了并不了解的卢克东。当然或许这也是张轲这么认为的,陈锐对于卢克东的资料还是知道一些的。

    “这小子很聪明,再加上他有那种不要命的劲头。最主要还是因为他和我那个大哥有矛盾啊。”陈锐慢悠悠的说道:“最近家族里面对我那个大哥褒贬不一,可是他却博足了人们的眼球。看来得给我大哥找点儿事情做了。”

    “陈少,东海可有秦枫……”别看秦家不在京城。可是这丝毫没有减弱秦家的影响力,如果说提起京城或许众多家族让你眼花缭乱,可是提起东海。之前有一个东海武大家族,可是真正入人们的眼还是秦家,没办法。底蕴和人脉都在那里摆着呢。

    “呵呵,秦枫不会多此一举。星辰公司虽然是夏振东的。可是如果动了这个,陈安不会坐视不管的。张轲!”

    “在。”

    “调动我们的人,卢家肯定会管我们要钱的,不要吝啬,看他们狗咬狗。”

    “是。”

    ……

    陈安这一天的时间都在钻研异能,只可惜这里是家里。他没有办法实践出来。这家伙搓了搓自己的手:“手痒啊,没想到异能到最后还有这种功效。”

    这就如同一个人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样。异能世界并不单一,相反这里面包含方东西一点儿也不比古武少,只不过华夏的人对于古武先入围观,故而异能并不是特别吃香。

    当然处在兴奋之中的陈安还没有想到自己这个表面看着特别和谐的弟弟居然会在背后对他做出什么阴险的动作吧。只不过他也知道豪门世家就是如此,亲情在权力财富面前显得特别卑微,很少有人会完全舍弃后者。

    晚上吃饭后,陈廷军倒是跟陈安说了几句话。无非就是嘱咐一下,最近离过年越来越近,所以陈家的子弟也都会回来。但是不是所有人对陈安都是欢迎的,这一点上陈廷军再明白不过了。但是他还是告诉陈安要淡定,别到时候真的起了杀心。毕竟他们也都姓陈。

    “知道了,老爸,我哪有那么嗜杀!”两个人在书房说着话。

    陈廷军苦笑:“你回来之后他们的利益都会被打乱,有的策划了几十年。可能就要毁于一旦了,他们怎么可能不恨你。”

    “要不我脱离陈家吧。”陈安揶揄道。

    “小祖宗,你要是这样你爷爷得打死我。”陈廷军无语的说道。

    “哈哈,放心,我不能冲动。不过要是太过分我可就不能让着他们了。”陈安说道。自己当然知道老爸的良苦用心,他要稳定的当然是大局,如果自己在过年期间和陈家的人打起来,那不是让全京城的人耻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