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9 误解加深
    ,

    陈安正解着王雨晴身上的绳子呢,结果这货再一次被陈安踢飞。看来这小子被下了不少的药。而且陈安还不认识对方到底是谁!正在这个时候,燕轻舞带着人也赶到了,因为有人打电话说陈安要在一个地方杀了燕华,所以她赶快赶了过去。同时她也带着钟道,有这个半步宗师在,想必没有什么意外。到了之后她就看到了陈安猛踢燕华那一幕!虽然燕华在自己眼里就是一个人渣,可是燕轻舞觉得她还是有必要出手的。

    不过有一个人比字迹出手还快,那就是钟道,直接防御住了陈安踢燕华的这一脚。同时燕华因为没被踢到,自给疯了一样冲向王雨晴。陈安此时心里已经不是恼怒那么简单的了!在他眼里这就是燕家做的一个陷阱,不就是想以这种方式报复自己。

    而燕轻舞也误会了!以为陈安就是单纯的报复燕家,所以她也出手了。只不过陈安并没有恋战,反而将马上扑在王雨晴身上的燕华踢开。

    “陈安!你想要干什么?”燕轻舞厉声说道。

    “呵呵,教训一下这个畜生!”陈安冷笑道。

    “我们燕家的人还没有被你教训的习惯!”燕轻舞听到陈安的话之后生气的说道。

    不过陈安却更加生气了:“果然是一家不分好歹的货!”

    “你说谁?”燕轻舞气的又要动手,可是这个时候她和钟道也发现了燕华的怪异,那就是这个小子貌似被人下药了!

    陈安独自解开王雨晴的绳子之后心疼的对她说:“对不起!”

    而王雨晴除了哭泣也就没有什么话了,这种情况换做任何一个女孩恐怕都会被吓坏吧!毕竟她可是出去逛街好好的,结果莫名其妙晕过去之后就来到这里,还有一个心怀不轨的男人准备对自己有想法,她怎么可能不害怕。陈安抱着王雨晴往外走,燕轻舞看傻了,看来她和钟道是误会了陈安。她们还以为陈安只是单纯的来杀燕华呢,结果刚才他们治住燕华之后发现了这个小子的怪异行为。

    “陈安,等一下。”燕轻舞站在他面前,自己把前因后果捋清楚了之后,它想要和陈安解释一下。钟道也是如此,毕竟他们先入为主的就对陈安动手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不占理。

    只见陈安冷着脸说道:“滚!”

    他现在没有心思和燕家的人说话,一群脑残的货。

    “陈安!”

    “我让你们滚开!”陈安以自己为中心气势直接放了出来,强大而霸道的内力外放出来让燕轻舞的嗓子一甜,没错。她被内力伤到了,而钟道也勉强抗住了陈安的内力。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陈安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燕家的人,下次我见到一个杀一个!”陈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听到他这个口气,!没有人怀疑他在说笑。燕轻舞的脸色阴沉下来,。:“钟爷爷,怎么让燕华清醒过来?”

    “我试试看!”钟道将自己的内力慢慢传入对方的身体里面,企图将燕华身体里面的药剂逼出来,至于为什么他需要慢慢的!原因是燕华虽然习武,但是功夫一点儿也不到家。可以说就是一个后天水平,连正常的特种兵都未必能够打过。要是钟道猛的将内力传入他身体的话,可能会让这个小子原地自爆。

    半个小时后,燕华终于清醒了过来!不过当他看到对面这两个人的时候。自己显然傻眼了!

    “燕华!把你今天经历过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不然下场你懂的!”说话的时候燕轻舞保持着自己一向高冷的态度,要是论高冷,可能也就是楚倩可以和她相提并论了!

    燕华颤抖的说出了自己今天的经历!原来他今天本想和一群狐朋狗友去喝酒,结果一个小子突然拿出一张照片让燕华看看好不好看!这个平时就好色的小子看到王雨晴的照片当然兴奋不已。最后他就去了朋友告诉他的地点!看到王雨晴之后他简直兴奋死了,虽然这个小子有过不少女人,科室这种类型的这种气质的海事第一个。不过色心刚起的他在被打晕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简单来说燕华其实也是这件事的受害者,不过要不是他色心作怪,可能也没有这回事儿!如今清醒过来的他只感觉头痛不已,浑身也跟散架了一样。至于那个美女,自己也不敢问了!

    “你看到王雨晴的时候她是什么状态?”

    “浑身被绑着,还像我求救来着!”燕华心虚的说道。

    “她提没提陈安?”钟道突然插嘴问道。这件事如果只是简单的和王雨晴有关系!那么燕家或许能平息这件事,科室要是这里面牵扯到陈安,那么……

    燕华唯唯诺诺的说道:“提了,可是我没有在意!”

    色字当头一把刀,燕华那个时候满脑子都是龌龌龊龊的想法,哪里管的了这些,再说。自己事后留下她点把柄,还不怕她乖乖就范!

    “坏了!”燕轻舞颓废的坐在沙发上。这件事陈安怎么可能不知道,燕家以后恐怕真的得小心做人了!“给我滚回去见爷爷去!”

    而陈安这头听到王雨晴把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之后,火更大了!早知道自己就应该打死那个小子。知道她是自己的女人结果还敢动手。王雨晴依偎在陈安的怀里!不管怎么说,现在平安了!

    “他是燕家的人?”王雨晴问道。

    “没错,刚才看到燕轻舞那个模样,应该就是!”

    “陈安,对不起。我不仅什么忙也没有帮上,还给你添麻烦了!”王雨晴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感觉自己好没用,自己最后情急之下还得报上陈安的名字。虽然也没有管用……

    陈安拍着她的肩膀:“不哭了啊,是我对不起你!要不是我,他们也不可能对你下手。”

    这里面的始作俑者燕雄此时在一栋别墅里面大发雷霆。“明明计算好的时间,你们这群阻拦的人都死哪里去了?”

    这个计划只差一步就可以完美的挑起两家的战争,可是到底还是出了意外。阻拦陈安的车队没有拦住陈安,反而他们被堵住了。也正因为如此陈安才千钧一发的赶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