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7 隐藏最深的人
    ,

    陈安手里把玩着自己手中的匕首:“如果你再看看在这里和稀泥,可能真的会死哦。”

    说完自己就走了。而燕轻舞也没有什么动静,她要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的关系。燕惊天也是如此,刚才陈安说的兽王到底在不在京城,难道真的是对方假扮陈安过来的?

    可是把这两大家族搅在一起完全就是自寻死路啊。即使他是黑暗世界的王者,可是这里是华夏。能摆平他的人虽然不能用不计其数来形容吧,可是也没有让他嚣张的地方。

    钟道冲着外面摆了摆手,燕家其他的人这才退下去。如果自己没有指令,可能他们真的会和陈安发生冲突。把燕雄放下之后钟道去了隔壁的病房,这一间病房是空的,不过里面却坐着一个人,此人正是燕孤剑。

    “老爷,这件事……”

    “继续调查,估计不会是陈家这个小子,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个态度过来。”燕孤剑说道。

    ……

    晚上陈安生着闷气回来了,特么的。燕家都是什么东西,尤其是那个小子。真的让陈安很不爽,陈安自认为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他再敢从中搅和,说不定自己真的宰了他。

    而燕雄在陈安离开医院之后的不一会儿也离开了。对于这个小子燕家真的感觉可有可无,因为一个旁系子弟,还总是爱惹麻烦。他们当然严加管教了,只不过这个小子很不争气罢了。

    可是他现在却去见了一个人。

    “事情都办完了?”

    “是,陈安气的够呛。”燕雄说道。

    “哈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如果咱们当初把陈安也叫出来。这件事可能就要露馅了,这么做陈安心里肯定不爽。”

    五爷兴奋的说道,有的时候这个五爷还真的有点儿舍不得傻陈安。毕竟这个小子天资聪颖,是练武的一个好手,如果他真的能把陈安吸收到自己门下,可能有些事情就事半功倍了。

    不过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很奇妙。陈安既然是陈家的人,那么就不能活!

    “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做?”燕雄问道。

    五爷阴笑道:“你说如果这个时候陈安的女人被绑架了,该怎样?”

    “这……乌昆不是说不动陈安的女人么?”燕雄小心翼翼的说道。

    他跟着五爷后面的时候,乌昆就事先声明。合作可以,但是他绝对不会懂陈安的女人,显然当初叶远道的警告让乌昆终生都有阴影。

    “呵呵,他说不行,但是咱们做总可以吧。不要找楚倩!找一个在京城的合适的目标。”

    “是。”

    燕雄慢慢退了出来,估计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是五爷的第一手下。自己在京城迷迷糊糊这么多年了,一大半时间都是在掩人耳目。而他的目的也很明确,那就是得到燕家,直到遇见五爷,算是满足了他这个野心。

    走出神秘的四合院之后,燕雄给自己的手下打电话,为五爷做事儿这么多年。这点小事如果再办不明白那可就完了。

    晚上回去之后陈安当然很委屈的跟自己老婆抱怨了一下。不过楚倩没说什么呢,他倒是被陈娜奚落了一阵。原来他们走了之后,这宴会可就变味了,大家都开始在背后议论纷纷。陈安退一万步讲他是冤枉的,可是还是撇不清他和燕家大小姐的关系。

    这群人这个时候当然发挥了充分的想象力。

    “娜娜,你也别说他了。你,快去洗个澡放松一下。”楚倩这个时候出来打圆场了,她总不能看着自己老公跟他妹妹打起来吧。

    陈廷军和周婷回来之后倒是没有什么看法。总之这件事他们并不担心,因为他们知道陈安不是一个不知道轻重的人,如果是他,他当然会承认。

    睡觉的时候陈安心里倒是好受多了,毕竟自己可以搂着老婆。这么几天虽然小两口没有什么进展,可是搂着老婆也是一种享受啊。

    第二天京城再一次风言风语,主角依旧是陈家大少,居然把燕惊天给打了。坐在车里前往陈家老宅的陈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冷笑,没想到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哥还真是不消停啊。居然在京城惹出这么多事情来。

    其实原先京城四少里面有他的位置,只不过这里面显然有挑事儿的人。知道陈锐被安排到地方工作,再加上陈安的回归。所以把京城四少重新排了一下,只不过这丝毫没有扰乱陈锐的心智。

    如果被这区区一个虚名弄乱了步伐,那么可真就得不偿失。

    陈老爷子说过,陈家子弟的选拔除了长幼之分之外还有才能,能力的高低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也正因为如此陈锐才会最近一年被安排到地方当一个不起眼的乡长。可是即使这样也没有人敢瞧不起陈锐,这个年纪即使是乡长,那么以后也前途无量啊。

    所以对于陈安怎么闹这件事陈锐不是特别在意,以后自己拿到属于自己的位置。那么小小的一个陈安在庞大的陈家资源面前恐怕不值一提。

    这不快过年了,所以陈锐也就抽空回来了。到了老宅之后,他恭敬的拜见了自己的爷爷。陈老爷子对这个孙子也是赞赏有加,别看陈安一直都是他的心中宝,可是其余两个孙子他也一样疼爱。在这一点上陈老爷子还是能够一碗水端平的。

    “我听说你在乡里招商引资,目前那一片人民的生活逐渐好起来了?”

    “是,我……”陈锐刚想把自己做的事情汇报给老爷子。可是陈老爷子摆了摆手:“我也不是什么领导,什么事情犯不着跟我说。好好干,不要想着靠家族上去。”

    “是。”

    这个时候陈老太太抓着自己孙子的手埋怨自己老伴儿:“锐儿刚刚回来,你就着急问他工作,快吃点儿水果。”

    “奶奶,我这一次还给您带了礼物呢!”如果说陈老爷子在这些小辈面前扮演着黑脸的角色,那么陈老太太无疑就是白脸了,同时陈锐也很爱戴自己的奶奶,这一次特意给老太太买了一样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