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5 解释一下
    ,

    “呵呵,别说他了,你怎么样?”陈安问道。这种事情其实他不应该问的,毕竟属于赵武的家事,可是陈安在京城这么长时间也或多或少的知道赵家貌似继承人竞争挺激烈的。

    赵武苦笑:“老爷子赶鸭子上架呗。还有我那个不省心的弟弟,可能要大义灭亲了。”

    “哎,要是真的有困难,找我吧。”陈安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自己也不是能够左右的了的。想想也是够讽刺的了,自己原先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家族之间继承人的明争暗斗。为了点儿利益家人都可以不顾,可是现在自己居然也成为大家族的人了。

    或许今天是赵武经历这种事情,没准哪一天自己也会面对这种情况。

    “哈哈,这点儿麻烦我能解决!”赵武也知道陈安的立场在这里呢。能这么说出来就让他很感动了。

    这个时候,红楼大厅中间的台上站着一个人,自然是这次宴会的发起人之一的白皓天。

    “咳咳,首先感谢大家能够在百忙之中过来参加这次宴会,今年很历年一样,就是一个大家一起欢送过去这一年的聚会。只不过今年不同的是多了一个人。那么就是我们陈家的大少,陈安。”

    白皓天这么一介绍,大家纷纷看向白皓天眼睛看的地方。估计现在没有人会不认识陈安,同时掌声也响起来了。

    陈安一脸懵圈,整的自己跟要发表获奖感言一样。自己也只是冲着大家摆了摆手,真的就像领导视察部下一样。楚倩看到这一幕倒是有点儿惊讶,自己还真的不知道陈安在这个圈子里面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可是随后一想到陈家的影响力,这件事也就不奇怪了。

    接着陈安就没有听白皓天的废话,自己就去了老婆那里。参加宴会怎么可以不去老婆身边呢!可是他刚到就后悔了,因为除了自己老婆在这里,王雨晴和王悦都在这里坐着。

    “哈哈哈!你们都在这里啊!”陈安尴尬的挠了头。“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等会儿!姐夫,怎么见到我们还跑啊!”这里楚倩对于陈安和王雨晴的事情心知肚明。可是对于王悦的事情她还真的不知道,不然说什么也得跟陈安拼了。

    “我这不是怕打扰你们么!”陈安说话的时候跟楚倩站在一起,生怕立场错了被自己老婆来一顿追魂夺命掐。

    楚倩静静地说道:“坐下吧!”

    显然她也是让陈安留下了的态度,这个坏家伙,惹下一屁股情债还想跑,楚倩当然不给他这个机会。而王雨晴则是跟楚倩说着话,仿佛自己没有看到陈安一样。虽然两个人的关系在上一次挑明了,课时这可是在楚倩面前。王雨晴感觉自己这点儿觉悟还是要有的。

    就这样陈安备受折磨的在这个美人环绕的地方干坐着!也就王悦和陈安搭搭话,可是陈安听着,这个小娘们每次都是话里有话啊。宴会的其他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如果这个中间坐着的是别人,或许他们早就上去刁难对方了!可是这个人偏偏是陈安,凶名在外的他没有人敢惹,毕竟陈安可是真的敢打他们啊。

    宴会正是一片和谐的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对这个人的出现倒是很惊讶,而燕轻舞并没有理会众人的眼光。直勾勾的走向陈安。穿着一身休闲装的她在这个宴会里面有点儿格格不入,可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大家对这个女人美貌的欣赏,今天燕轻舞也收到了宴会的邀请!并且这场宴会还是在她开的红楼里面举办的,不过这个女人现在一点儿参加的心思都没有。

    大步流星的走到陈安面前的时候,她脸色非常不好。阴沉的看着对方。而陈安有点儿好奇,自己也没有把这个女人怎么样啊!不会自己领老婆参加宴会她都要管吧?

    “陈安,你如果对我有想法就说,为什么把我哥哥打个半死!”这话不是燕轻舞说出来的,而是她喊出来的。自己晚上本寻思在红楼顶上看着这群人虚伪的宴会,可是没想到她接到了一个电话。而到达电话里面说的地点的她就看到倒在血泊里面的燕惊天。燕惊天对自己的妹妹很疼爱,同样的,燕轻舞对这个哥哥也不错!看到这一幕,再加上燕惊天的话,她如何不生气!

    而她这句话说出来,也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这句话的信息量可不小,上一次有关陈安和燕轻舞之间的绯闻可还没有结束呢,现在又来这么一下。不过这里面重要的信息貌似是陈安打了燕惊天。

    这让在座的人都深吸了一口凉气,燕惊天是谁?可能白皓宇都不愿意与这个小子作对,而我们这个陈大少居然给对方打了!听燕轻舞的口气好像打的还不轻,不然燕轻舞也不会吼的这么撕心裂肺。

    陈安眼睛一挑:“拜托,我这一天都没有见到过燕惊天,何来我打他这一说。”

    “满京城不是你有这个本事,还能有谁?”燕轻舞说着话还把陈安给燕惊天送过来的战书扔到了陈安那里。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暗器”!陈安一把抓住,看了一下大概的内容之后自己笑了:“你哥不会因为这个战书就认定是我吧!这年头谁这么弱子!还用战书啊。”

    “你,你别想狡辩。”燕轻舞被气的说不出来话。自己哥哥亲口说的,哪里还能有错。

    这个时候周强站了出来:“这件事的确值得深究。陈安下午的时间都在周家,我可以作证。”

    楚倩看了看陈安,然后也说道:“燕小姐,这件事我也可以为陈安担保。如果他说没有做,那真的没有。”

    如果说周强为自己辩解陈安可以理解,毕竟现在在场的人里面也只有他能够当自己的证人了。而老婆这么说他颇为感动啊,两口子这个时候的信任感也就体现出来了。

    燕轻舞气的冷笑起来:“那么你解释一下下午的郊区烂尾楼里面的男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