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8 你媳妇被别人惦记上了
    ,

    晚上陈安倒是睡了一大觉,自己刚战斗过,如果再修炼显然是开玩笑,还是休息吧。

    而画面转到兽王那里,这个小子可没有那么好的待遇,很快就被乌昆和五爷带回了他们潜伏的地方。看到安全的地方兽王的心可没有放下来,因为自己还不确定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直到五爷的出现让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们。

    “抓到了我,那么就说出你们的目的吧!”兽王倒是很坦诚,既然对方没有直接杀了自己,那么也就是说对方一定是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故而自己短暂期间是不会死的。

    五爷走到他面前,看着这个小子阴笑着:“背着组织居然敢管我要赤霄剑,看来你胆子不小啊。”

    他在受伤之后和毒牙组织联系过一次,只不过对方那个神秘的首领很肯定的说道他们没有下达这个命令。也就是说这要追溯到二号的兽王这里了,因为那天在西省兽王很肯定的说自己要赤霄剑。

    “呵呵,我成为弃子了么?”兽王冷笑了一下。

    五爷倒是没有纠结他们到底谁说谎,反正自己现在掌握着兽王这个小子的性命。

    “呵呵,我不会追究你们到底是谁说谎,也没有兴趣听那个。现在我就是想问你想要和我们合作么?”

    “呵呵,我还有选择么?”兽王如果现在是全盛的时候,一定会争开绑在自己身上的绳索。然后暴打一顿五爷,虽然自己不知道会不会打过他,可是自己有必要让他知道废话说不说的必要性。

    ……

    陈娜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走来走去,她现在也有着烦心事。只不过这件事如果跟自己的父母说实在有点儿难以启齿,难道跟他们这么说:你们的儿媳妇被燕家的燕轻舞看上了?

    这简直太让人哭笑不得了。现在唯一和这件事有关系并且有义务去管这件事的就是陈安。可是此时这货不接电话啊。

    云老回到龙组之后也仔细回味对方的话,看来陈安这一阵子都有威胁。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子为什么会被盯上,可是还要告诉他这件事……

    动荡的一夜过去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陈安才算起来。揉了揉自己惺忪的双眼,刚把床头的手机打开,紧接着自己就发现了数十个未接电话还有短信。

    这让他刚起来那点儿困劲儿全没了。

    “我去,陈娜这丫头疯了?”看到电话全是陈娜打的自己有点儿懵。这个丫头又怎么了?

    不过看到短信的时候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快回电话,你媳妇的事儿。”

    陈安念出短信之后马上就给陈娜回了电话,奶奶的。自己什么时候睡不好,非得这个时候。

    现在出事儿了吧!

    “喂!陈娜,楚倩怎么了?”陈安听到对面接通电话,紧张的问道。

    自己老婆来这里是为了找自己的他就已经很感动了。如果这个时候她要是出点儿什么事情,恐怕自己这辈子都得陷入无尽的自责里面。

    电话那头叹了一口气:“睡醒了?你媳妇都快让人抢跑了。”

    “啥?”陈安听到这话懵了,这跟自己想象的事情貌似有点儿不一样。

    “怎么了?你媳妇没有出事儿你还不满意?”陈娜问道。

    这小子听起来是一脸懵逼啊。

    “不,不是。你详细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接着陈娜就把这件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狗血事件告诉了陈安。虽然自己讲故事的能力不是特别好,但是起码把自己要表达出来的东西表达了。况且其中陈娜还加上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如果说之前只是感觉奇怪,那么这件事寻思开了。越看越像,至于最后燕轻舞自己不就承认了么!

    “这件事我说完你别告诉嫂子是我说的。因为有点儿太不好意思了。”陈娜说道,自己都感觉这件事有点儿难以启齿。更别说这次事件的当事人了。

    陈安听完之后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虽然自己知道自己这个老婆美丽动人,可是没想到已经到了男女通吃的境界,居然被另一个美得不像话的女人惦记商量。

    燕轻舞自己还是有点儿印象的,就是那个在病房里面遇见的女人。将自己的老婆带到自己身边,并且还掌握了自己的行踪的女人。

    难怪这件事她会突然出现,原来症结不在自己这里,是老婆的缘故。

    “妈的,那个女人有问题。”陈安过了好长时间才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

    陈娜那头都傻了:“你不会没反应过来吧?”

    自己都已经说完有几分钟了,这个哥哥怎么这么迟钝。

    “啊,反应过来了。这娘们我会收拾她的,居然挖老子墙角。”陈安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在这件事上反射弧确实有点儿长了。

    因为他一时间也接受不了这么大的信息量,并且还这么劲爆,更何况自己现在刚起来不一会儿。

    挂断了电话之后这货下来活动了一下。嗯,昨天打完仗还腰酸背痛的呢,睡一觉之后。果然,更特么疼了。

    “老子是不是落枕了。”活动一下自己那有点儿疼的脖子,他走出了房间。

    说实话自己比较喜欢在龙组这个地方生活。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以及长大之后自己所成长的地方。都与战斗分不开,这里让他有一种阎王殿基地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和兄弟们这群大家庭里面一样。

    此时他要是再吃饭已经是午饭了,但是这货依旧死皮赖脸的坐在食堂。

    猎鹰看到他走了过来。

    “昨天云老听到五爷说要取你的性命。”

    原来昨晚云老回来的时候陈安已经躺下睡着了,所以云老就让猎鹰告诉陈安这件事情。好歹也是让陈安有一个防备的心思,自己别一天吊儿郎当的。

    可是陈安貌似对这个话不感兴趣。

    原先说要来拿自己性命的人就不少,可是都已经死了。如今说拿自己性命的人更多,可是陈安依旧活的好好的。

    “他如果愿意就让他来拿吧。”对于这句话陈安已经彻底免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