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6 走,研究怎么救孙子去
    ,

    董鹏听到手下这句话之后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行了,你下去吧。”

    他其实不愿意面对陈安的,因为这个家伙虽然被锁着,可是在他眼里依旧如同一只猛虎,随时都有朝你扑过来的感觉。

    在监狱里面的陈安现在感觉身体越来越灼热,原先的剧痛现在变成了灼伤。而他的肩膀也确实如同烧伤一样从皮肤上开始溃烂了起来。

    “啊……”这不是陈安故意想要怒吼,而是因为他实在忍不住疼所以才叫出来的。因为实在太疼了,就好像有人用火在烧他的肩膀一样,不过即使看到陈安痛不欲生的表情,董鹏依旧没有动弹,因为他感觉这是这个小子在挣扎着挣脱锁链。

    “上百斤的锁链我就不信你能够挣脱出来。”

    不过观察着陈安的不止是董鹏一样,还有杨爵。只不过这个家伙是从另一头的监控室看的,如果这两个人在同一个房间里面超过半个小时,那么肯定会打起来。

    “看来这个家伙的体质果然异于常人,现在才真正起作用。不过就算你再厉害,恐怕也不能逃脱死亡的命运。”

    他不是在危言耸听,凡事被他的异能注射过之后。就算是异能者也很少能够活下来,因为他的这个扩大能力实在太过强横。只要是你体内的潜质,都可以完全放大在你的身体上。

    这也就导致有的人**不一定能够承受住他那超乎常理的变异,最终导致人的自爆。而古武者更不用说了,被杨爵这么干扰一下,绝对就是死亡的下场。

    深更半夜的不仅是陈安没有睡觉,痛苦的承受着身体的一切。还有人没有睡觉,此时在陈家老宅灯火通明。

    陈老爷子和张周老爷子相对而坐,摆在他们面前的则是围棋。这两个老头平时不往一起凑,可是如果真的看到他们聚在一起了。那么也就是要发生大事儿的前兆。

    “昨天失踪皇甫那个老小子还向我保证来着,今天也没有个动静。”陈老爷子说道。

    对于陈安失踪的事情皇甫昊天还是给陈老爷子打了一个电话。不然要是被陈家发现的话,可能这件事的性质就不一样了,虽然电话里面陈老爷子没有表达出什么具体的意思,可是今天晚上不就约谈了周老爷子么!

    “如果他们找不到,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哈哈,要是他们把我孙子弄丢了,整个京城这个年都别想好好过了。”陈老爷子说道,这话虽然听着有点儿夸大的嫌疑,可是没有人会怀疑这个老人说的话。因为他真的有这个能力去这么做。

    “还有二十多天就过年了,夏颜那个丫头今年去我家过去。”周老爷子说道,似乎他没有因为自己外孙子失踪而感到什么不安。

    因为知道陈安的手段以及能力,他们相信陈安是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就算有,也会化险为夷。这也是坐着的两个老人心**同的想法。

    “嗯,委屈这个丫头了啊!”

    “你个老小子不会不让这丫头进你陈家的家谱吧?那样的话我这个老头子可不嫌弃……”

    “放屁,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承认这个丫头了。我们陈家又不是养不起!”陈老爷子听到周老头的话之后吹胡子瞪眼。

    陈安是陈家第二代的长子,同时也算是第三代的领军人物。他也是最先有的小孩,这可以说是陈家第四代马上就要孕育出来了,这期间任何意外陈老爷子都是不允许的。

    别看夏颜表面上是一个人在东海过日子,当然现在是和父母在一起生活。可是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可能这个东海会炸出数个陈家的高手,因为他们从陈家知道夏颜怀孕的开始。就已经在东海潜伏着了,他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保护夏颜的安全。

    “哈哈哈,如你所言。”周老爷子说完之后走了一步白棋,棋局逐渐明朗了起来。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老张,进来吧!”

    陈老爷子不用寻思就是张年。

    “有小少爷的情况了。”张年满脸褶子,可是依旧面带笑容,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讲都是一个喜讯。

    因为在坐的两个老头子虽然嘴上说不担心,可是内心还是犯怵的。毕竟陈安能力越大,他责任也就越大。而他的对手也就越强大,这是一个正比的关系。故而听到这个小子两个老人心里悬着的大石头都落地了。

    “怎么样?”

    “西省里面。我们的人已经过去了,小少爷是和风无极的孙女一起被带走的。相信这次也会有不少收获。”张年说道。

    “哈哈,这就好。这就好。”陈老爷子一把拍在棋盘上,围棋也随之散落在地上。

    这让旁边的周老爷子生起气来:“你个老东西,下棋还有这样的。”

    “哈哈,我孙子要找到了,你难道不高兴么?”

    “不是,陈老头咱俩就事论事,我外孙子回来我也高兴。可是刚才下棋之前的赌约呢?”原来两个老头子下棋之前还有一个赌约,这才是关键。

    结果陈老爷子挠了挠头:“你在说什么?张年,走,咱们研究一下怎么去救我孙子。”

    说完陈老爷子迈步就走了,张年也只能苦笑着看着一脸无语的周老爷子。当然他对于周老爷子的内心想法深有体会,因为陈老头耍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赌约是什么?”

    张年问道。

    周老爷子气呼呼的说道:“今年除夕陈安这两口子在谁家过的问题。”

    这样难怪周老爷子为什么气呼呼的原因了。他也很想自己的外孙子这一天在自己家里啊,其实这也就是一个早晚的问题,不过这两个老头子倒是像两个小孩儿一样争执起来了。最后只好用围棋来说话,就因为周老爷子知道陈老头不是他的对手,自己才稳操胜券。结果没想到这个老头最后给自己来这么一手,真是失算啊。

    “几十年还是这个德行!走,研究怎么救孙子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