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5 异变横生
    ,

    他的这句话让五爷彻底愤怒了,因为自己居然会被他这个隐藏的高手打伤。就连一个正常宗师都很难做到这一点。

    “那么……我就先把你打服了再说。”五爷擦了擦面具下面嘴角的血,然后自己也认真了起来。

    两个人打架倒是一点也没有避讳,很快又开始了交锋,而楚倩和王英在房间里面却很担心。

    尤其是楚倩,她拿着手机犹豫不决,最后还是决定报警。因为自己父亲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出去这么长时间不回来。难道出事了?

    如果五爷知道楚倩的想法肯定会吐血。你父亲这哪里像是一个普通人,这一身修为简直都可以和自己媲美。不过没有分心的五爷和楚建国之间的战斗还是五五开的,这也可以证明五爷的实力本身就很恐怖,楚建国想要赢他也会费点劲儿。

    不过在短暂的交手之后五爷决定放弃抓走楚倩的计划。这太冒险了,因为他还不知道楚倩身边有没有陈家安排的高手,虽然自己这次来就是要万无一失的。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自己刚来的一站就遇到了一个顶级强者,这足以让他止步于此。如果再有增员,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楚建国,这次是我失算了。不过替我给你女儿带句话,让她准备守寡吧。”

    五爷说完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楚建国也没有去追对方,他知道他们二人谁也奈何不了谁,所以如今这个结局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五爷非得来一个鱼死网破,他恐怕也会身受重伤。

    “王八羔子,老子的女婿可不是那么弱的。”楚建国很没有形象的冲着五爷逃走的方向骂了一句。

    然后自己慢悠悠的回到了家里。当然警察也照常火速赶来了。结果令人滑稽的是楚建国很坏的描述了一下五爷的形象,然后声称这个人是这一片的内衣大盗。

    虽然警察有点儿不相信,可是对方是商界的大佬楚建国,光是这个身份他们也都没有胆子敢去质疑楚建国。楚倩和王英一头雾水,当然也很配合的帮着楚建国把这个谎言圆下去了。

    “爸,你刚才到底干什么去了?”楚倩好奇的问道。警察已经走了,他们接到这个没头没脑的报案还有笔录之后。整个思路全都乱了……

    “咳咳,秘密。不过以后你来回走要带着保镖,带着童云萱那个丫头也行啊。”

    “好。”楚倩知道。要是自己老爸不想说的事情,是怎么都不会去说的。不过自己还是接纳了老爸的建议。

    说实在的没有陈安在自己身边楚倩有的事情确实没什么主意,或者说没有什么安全感。

    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上,这个贱人的影子就好像一直在她的眼前晃悠。如果是过来人或许可以轻松解答一下楚倩这个问题。

    这就叫日有所思……当然晚上的梦里面楚倩是做怎么样的梦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五爷则是带着伤走的,之前被楚建国打了一拳,随后的过招中五爷也是强撑着。直到他现在跑到一个小胡同里面,扶着墙猛吐了一口鲜血。

    “噗……楚建国,你到底是谁?”五爷擦了擦嘴角的血。

    这可能是他最大的意外,居然有一个宗师级别的强者隐藏在都市之中。而且还靠着经商成为一个商界的大佬,五爷相信不仅是自己没有发现他的秘密,可能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楚建国的这么秘密。

    因为这实在太骇人听闻了。

    与此同时我们的主角陈安开始慢慢苏醒过来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过去多长时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很久。

    因为他发现自己吐在地上的血迹已经干了,此时他跟平时可有点儿不一样。这小子的脑袋如同浆糊一般,不仅这样。他还发现自己的身上剧痛无比,还不如昏过去呢。

    “杨爵是吧,如果我要是能有机会抓到你,一定让你生不如死。”现在陈安也只能抱怨了,因为他现在确实什么也动不了。就连体内的内力也好像离家出走了一般,只要自己一想调转内力,那么就感觉丹田跟要炸开一样。

    另一头戴婷倒是没有经历过这些,因为杨爵对于这个女人还是没有什么厌恶的。还有就是他也打着不一样的主意,如果自己去戴婷这里说不定就会被董鹏发现。毕竟董鹏也不是吃素的,他也很谨慎的等着五爷回来,拿这两个人邀功。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陈安纵使再怎么努力好像也无济于事。

    可是逐渐的他发现自己的体内由之前的千疮百孔一样的感觉变成了慢慢恢复。经脉虽然感觉不到,可是丹田里面的内力却慢慢出来了,并在努力的游走全身。

    “嘿嘿,看来圣天霸王决还是爱我的。”陈安虚弱的说道。

    他就知道自己练的这个内功不会这么轻易就会消失。对于圣天霸王决的身体修复的能力他还是很有自信的,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内力不多了,可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如果再不使用内力,他可能不是疼死就是昏死!

    不过当内力到达他的肩膀的时候出现了意外。那就是之前被杨爵刺穿的肩膀好像有什么力量一样阻碍着内力的游走。并且他感觉这股力量就好像有意识一样,不仅开始阻碍内力,还出现了反噬的状况。

    “我的妈,这是咋回事儿?”陈安咬着牙说道。

    为什么咬着牙,因为疼。就好像有人在给他肩膀刮骨疗伤一样。

    而董鹏看着监控室也好奇了起来。陈安这小子这是怎么了?自己回来之后可就吃了一个饭盯着呢。不会是这小子有什么幺蛾子吧?

    殊不知他吃饭的时候杨爵踩着点儿过来处理的陈安。至于所谓的监控影像杨爵自然不可能让董鹏看到。

    “来人!”

    “大人,怎么了?”一个手下听到董鹏的召唤走了过来。

    “今天看陈安的时候发现什么别的事情了么?”

    “报告,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

    “杨爵按照惯例看了看监狱所有的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