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1 集装箱里的对话
    ,

    “你当我是小孩子嘛?”戴婷说完凭着声音就找到了陈安的位置,而且她很快就扑了过去。

    因为她现在很愤怒,这个男人居然还吓唬自己。当然如果她知道对方这么做是自己刚才的无心之语,可能会更加无语吧。

    “你个混蛋,居然敢吓唬我。”戴婷轻松骑到了陈安的身上,开始一顿拳头招呼。

    难道陈安就没有还手嘛?当然不是,只不过有点儿丢人的是自己想要躲开戴婷结果因为里面空间太小限制了自己的活动空间,而愤怒下的戴婷力气也不小,我们这位受伤的男主角当然被“欺负”了。

    两个人在这里就差上演一场武松打虎的节目了。只不过戴婷是武松,陈安是虎。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两个人终于消停了。

    “我说大姐你没必要这么愤怒吧,现在保持体力最重要。”还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呢。陈安当然不想过于浪费体力,虽然戴婷是一个美女,可是这个小子正在极力避免与戴婷的纠葛。

    因为现在他正在极力避免与美女产生什么纠纷,毕竟自己有了那么多红颜知己。陈安也知道自己需要收敛……

    而戴婷揉了揉自己发酸的手腕,刚才捶这个家伙。敢情他倒是没什么事情,自己却手累的不行,难道这个笨蛋是铁做的吗?

    “谁让你吓唬我。”

    这话她说的倒是理直气壮,因为她刚才确实被吓得够呛。

    陈安也是醉了,这个傻女人居然还真的信了自己的鬼话,如果有人跟自己这么说。可能陈安会一拳让他真的去下面当鬼。

    两个人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陈安感觉外面发出了剧烈的声响。然后就感觉他们所在的箱子好像在移动中。

    以他的经验,应该是他们把他俩所在的箱子被人移动了。看来是从飞机上下来了,而戴婷则是如同小兔子一样窜到陈安的怀里。这不是她故意的,主要是这箱子晃动的实在厉害。而这箱子的空间确实不怎么大,陈安都站不起来。

    “我们要被杀了?”戴婷弱弱的说道。她之前没少经历过这种事情,当然这就是因为那个老人的缘故。

    虽然最后都化险为夷,可是这也在戴婷的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对于戴婷还算淡定的态度陈安还是有点惊讶的。既然她能想到这一点,那么也就说明做好了准备。

    “有我在,你死可没有那么容易。”陈安说道。自己的任务虽然是带着戴婷回到京城,可是他心里已经默认将这个经历坎坷的丫头保护起来。起码也得给她送到她爷爷那里去!

    戴婷听到陈安这话之后语气一凝:“这句话只有我父亲对我说过。”

    “啊……”

    “可是他就死在了我的面前。还有我母亲……”戴婷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已经听不出感情了。就像是在平静的叙述一件事情,可是陈安知道,这不是对方没有心情波动,而是戴婷的心情已经从之前的激动变成了平静。这也正是时间的作用。

    陈安静静的听着戴婷陈述的事情,其实戴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他说。不过她认为在临死之前能说出自己积攒多年的心里话也不错。

    不是她不相信陈安,而是戴婷逐渐冷静下来才发现陈安身上有伤。剧烈的血腥味让她敏感的鼻子感到不适。可是她依旧装傻一样没有反驳陈安的话,权当是安慰这个家伙了。

    此时京城的皇甫昊天得到了港市的消息。此时他的心情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没想到龙组在港市的分部这么不给力,同时他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因为陈安下了这么多心思。

    “除了京城特勤小组之外,通知全华夏所有龙组以及安全部的人。搜查所有可疑地点,重点检查西省以及东海地区。务必找到他们二人。”

    “是。不过组长,那个三号的尸体是要运回来么?”

    “孙老,麻烦你一趟了。我猜肯定会有人去劫这个尸体。”皇甫昊天说道。

    根据陈安的描述,这个毒牙组织的三号所拥有的能力不说是万中无一吧,但是也是一个极其稀有的能力。想必肯定会有人对他的尸体感兴趣。

    “好。那老夫就去一趟!皇甫,如果找不到那小子我可不饶你啊。”孙老在旁边说道。

    别看孙老的实力没有皇甫昊天强,只是半步宗师的级别。可是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武痴,即使这个年纪了他也痴迷于武术。再加上他的年纪也比皇甫昊天长几岁,所以皇甫昊天很尊重对方。

    “哈哈,好。这小子可没有那么薄命。”

    皇甫昊天说道。

    这件事自己有失考虑。其实这种事情也不完全是他的责任。因为最近他都在忙龙组内部的调度,主要是清除龙组的杂鱼还有浑水摸鱼镀金过来的世家公子,因为他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对龙组来一个纯粹的净化。

    其次京城此时风起云涌,异能者也都蠢蠢欲动。最主要的是他还在查五爷到底是谁?据猎鹰说这个神秘的老头实力简直逆天。这也让皇甫昊天感觉到巨大的压力,他要做的就是不能乱,可是如今这个局面让他确实有点儿慌乱。

    画面转回陈安这头,大概过了大半天。这个集装箱的门终于打开了。陈安捂住了戴婷的眼睛,因为强烈的光芒会让长时间在黑暗之中的眼睛产生伤害。

    他也是缓了一会儿才看清,这个时候外面是黑暗的。看来外面也是黑天,而外面的人却不少,都拿着手电筒照着他们两个人。

    “二位,旅程结束了,出来吧。”陈安看着外面为首的这个男人,还是之前在港市的那个狂妄的人。

    陈安强忍着自己没有动手,就是这孙子偷袭的老子。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不允许他动手,因为如果他一个人那还好说,起码自己打不过可以跑么。可是自己身后的戴婷可没有那么灵活,动手的话他俩肯定吃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