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0 二女见面
    ,

    陈安说完之后只感觉有人使劲儿敲击了自己的脖子,然后整个人眼前一黑倒下了。

    而直升飞机走后的五分钟龙组的人也才匆匆赶到,不是他们不给力,而是这个交通不给力啊。

    只是无论再怎么后悔都为时已晚。

    ……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楚倩拎着一大堆东西找到了夏颜的住处,对于她的手段来讲想要找到一个人的住处很简单。只是看她愿不愿意这么做了。

    当夏颜看到敲门的人是楚倩之后自己整个人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楚倩知道了自己怀孕的事情?可是她为什么要来看自己,难道是要找自己说什么?

    不过纵使现在她有千万种疑问,自己也得把门打开,毕竟人家都来了。自己将对方拒之门外算是怎么回事啊,况且夏颜认为自己早晚也得和对方有一次接触。

    “不请自来打扰了。”楚倩其实看到夏颜也有点尴尬,可是她还是说出了第一句话。

    “快请进。”夏颜说道。

    就这样两个人女人见面了。楚倩拎着手里的东西说道:“我,我上午的时候逛了逛街,就买来了一些这个。”

    原来楚倩拎过来的都是一些婴儿用品,虽然夏颜根本不缺这个。可是她还是打算进自己的一份心意。

    这可是让夏颜受宠若惊,因为就算在历史上可能也没有正宫主动来看其他女人的。到现在这个进步文明的社会更加不会,可是楚倩这个女人却做到了这一点。

    “谢谢。”夏颜说着给楚倩倒了一杯水。也幸亏自己今天没有去父母家里吃饭,不然还真的会让楚倩扑个空。

    “是来谈孩子的?”

    “嗯。”楚倩没有掖着藏着。自己确实想要和夏颜谈一谈有关孩子的事情,更具体的是自己想要和她商量商量。

    “我其实有点儿多此一举了,可是还是感觉自己亲自过来看看更有诚意一些……”楚倩说着话的同时心里都快把陈安骂个千百遍了。要不是这个家伙惹的祸自己哪能这么尴尬的和对方见面,不就是一个孩子嘛!老娘不会生一样!

    当然这些内心活动楚倩一点儿也没有表现在脸上,之前陈安确实隐晦的告诉楚倩这件事不用管。废话,这要是管的话不就乱套了,可是男人还有一点是不了解女人的。如果她们认为自己需要做这件事,或许她们就算别人再怎么劝说也会一条路走到黑。

    楚倩更是如此,自己想要和夏颜聊一聊。

    或许她现在还为自己的疯狂举动而吃惊,可是如今已经身在其境了。

    “嗯,我懂你要说的是什么……”

    夏颜感觉这好像就像是安排好的一样,前几天陈安的这群红颜知己组团来看自己,如今楚倩又单独过来见自己。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们之间没有什么关系。

    而另一头的陈安在昏暗的空间里面浑浑噩噩的起来了。自己感觉脑袋巨疼,这特么是怎么回事?老子居然被偷袭了?

    这是陈安醒来之后静坐一会儿后的结论。并且他目测自己现在在一个集装箱里面,或者就是一个封闭的箱子里面。因为这根本就是密闭的,糟糕的是他还什么都看不见。这不是夜盲,而是真得很黑。

    陈安的手在周围摸来摸去,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摸到了什么物体。正当他奇怪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尖叫声:“啊!流氓……”

    紧接着在这昏暗的空间里面,戴婷就好像是开了挂一样一巴掌扇到了陈安的脸上。

    委屈的捂着自己脸的陈安好像知道自己刚才碰到了什么,不过他属实冤枉了。这里面不仅黑,他还发现自己身上的手机手表也都被拿走了。一个照明的工具都没有,这伙计可不是靠着自己的触碰么。只不过刚才好像有点儿小意外。

    “这是哪里?我瞎了么?”这个时候戴婷发出了恐惧的声音。

    任谁醒来之后看不到一点儿光可能都会认为自己的眼睛有问题吧。

    “咳咳,首先我告诉你你没瞎,这是一个密闭的空间。我们被困在这里了。其次我们好像被人抓走了。”

    “你,你是谁?”戴婷谨慎的说着。说实话这里能有一个人自己还算心安一点儿。就怕在这么黑暗的地方就自己一个人,恐怕任何女人都会有些害怕的。

    “……”陈安眼泪都要下来了。老子为了救你被打了一闷棍带到了这里,结果现在你还问我是谁?如果她不是自己保护的那个人,陈安没准掐死她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反正现在他们哪里也去不了,索性逗一逗这个丫头好了。

    “咳咳,我其实是之前死在这里的人,因为我死的不甘愿,所以怨念一直都留在这里。”说话的同时陈安那声音愈加恐怖,甚至真的让人感到一种有鬼的感觉。

    而戴婷听到这话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脚一个劲儿的乱蹬。“啊啊啊,救命啊!”

    陈安堵住了自己的耳朵,这声音实在让他的耳朵不好受。

    这特么都属于音波攻击啊……

    最后他实在受不了戴婷那嘹亮刺耳的声音了,凭着感觉捂住了她的嘴巴。可是这样让戴婷更加害怕了,自己下意识的咬了一口陈安,

    这回倒是换做陈安大叫了。

    “大姐,戴婷。我是陈安,快松开。”这娘们直接咬在了自己的手指上面。这个力度让陈安感觉自己的手指都好像要断了一样。

    听到黑暗的对面求饶的声音戴婷这才逐渐恢复了理智,不过在她松口之前陈安明显感觉这个丫头又使劲儿来了一下。

    “嘶……”陈安痛苦的在黑暗之中甩了甩自己的手。以后打架自己不用动手了,把戴婷摆出来咬对方好了,因为这杀伤力也太大了。显然他小看了女人在紧张的时候所爆发出的力量有多大。

    戴婷在那头幽幽的说道:“刚才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你。”

    “啊?我刚醒来,这里有什么人嘛?”陈安装糊涂的说道。自己要是承认了可能在这里就会发生一起命案,很明显没命的可能是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