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9 我不动
    ,

    当陈安站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感觉自己的身体要散架子了,这个三号也太难对付了吧。难怪毒牙组织的野心那么大,也不知道全世界从哪里找的这些猛人。

    “呵呵,看来还是你赢了。”三号此时已经恢复到原先的样子了,可是与原先不同的是他的肚子上有一个大洞。无疑这是陈安做的,锋利的鱼肠剑可没有因为三号凶狠的容貌而停顿。如果说这个三号如今还能说话,那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在你死之前我有一个问题。”

    “说。”

    “兽王是不是没有死!”陈安问道。这件事虽然自己和魔王都不信,可是那也需要有一个人去证实他们的观点。三号当然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呵呵,没错,他现在是二号。已经被组织招募了,还有……阎王……毒牙组织不会放弃追杀你。祝你好运……”三号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些话之后就断气了。

    陈安看到这个家伙死了自己也叹了一口气。挺逗比的一个奇葩,如果不是敌人的话自己或许可以和这个“动物”做朋友。但是双方的立场决定了他们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朋友的这件事情。

    拿出手机陈安给龙组打了一个电话。这收尸的工作自己可不想去做,还是把这个烂摊子交给龙组的人吧。反正他们有的在港市也闲着没事。

    不过当他给港市的龙组分部打电话的时候,他们的人却告诉了陈安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可以说是对陈安来讲最坏的消息了。

    “戴婷被劫走了,封锁住港市所有的交通。没有问题吧?”陈安语气阴沉的说道。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己赶紧动身去找那个丫头吧。看来是有人想要趁虚而入抓走这个对于他们来讲事关重要的人物。

    而此时在京城的京城军区里面。风老对面坐着一个人,正是皇甫昊天。

    “我说皇甫,你确定那个小子能给我孙女带回来?”

    “嗯。这小子可就没有做过让我失望的事情。”皇甫昊天慢慢的说道,

    这句话足以证明皇甫昊天对陈安的自信。

    “听算卦那个老小子说那个小子是贪狼?”风无极问道。

    “呵呵,算卦这老道士没想到还跑到你这里来了?贪狼也不完全是坏人,这得看你怎么去指引他了。”

    皇甫昊天说道。

    因为自古以来杀破狼这三个命格就是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其中贪狼更是一种奸诈狡猾的形象,所以大家对于这三种命格里面最不看好的也是贪狼。

    但是这也仅仅是一般人的看法,命格这东西虽然玄妙无比,但是有的事情也是事在人为。

    任何事物只要你有耐心去加以指引,这都可以做出改变。陈安也不例外,这小子虽然是一个佣兵,不说杀人无数但是也不是双手滴血不沾的圣人。起码他没有做出什么愧对自己良心的事情,这也是陈安的师父叶远道总叨咕的一句话。“只要你问心无愧就好。”

    “这我也知道,哎。命啊,玄妙……”风无极说完话之后手里的象棋也动了,车直接对上了皇甫昊天的老帅。

    “将军。”

    没错,两个人也不是干坐着,还都在下着象棋。

    ……

    陈安累死累活的终于通过龙组的情报找到了戴婷的位置。这小子临时征用了一辆自行车开始在街头猛骑,如果说京城是堵车的话。

    那么陈安就想说港市简直就是人堵人啊。这特么简直就是充分利用了空间的典型么,自己要是坐车的话,可能这个战斗的码头现在都没有走出去。

    “但愿你没事儿。”陈安喃喃自语。如果要是出事儿陈安简直就是负全责了。因为刚才龙组已经很有效率的把过程发给了陈安,原来戴婷因为心情不好中午就去了校园里面的公园去坐一坐,可是没一会儿就有人看到一个男人扛着戴婷就走了。

    所以告诉了学校,这才让大家紧张起来,而龙组也才得到了通知。

    此时陈安虽然体力有点儿透支了,可是依旧没有放松下来。

    终于在十分钟之后一栋大厦的楼顶上他看到了一个男人和戴婷。只不过现在的戴婷已经是昏迷状态了,整个人都没有意识。

    “呼……我不管你是谁,现在放下她你还要活命的机会。”陈安气喘吁吁的说道。

    他现在除了气愤之外可能没有别的情绪了。

    “呵呵,看来今天我可不是有一点收获了。”这个人说道。

    他正是刚才给五爷录陈安他们打斗的那个手下。至于他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知道陈安现在浪费了大量的体力和内力。想要再战斗可能需要费点力气了,而他再不济也是一个先天强者啊,或许陈安全盛的时候自己可能不会成为他的对手。

    但是现在两个人的优劣一目了然,况且自己手里还有人质。这个小子现在简直得意极了。

    如果自己能给五爷把陈安活捉回去,到时候五爷肯定会重赏吧。

    “你对自己也太自信了一点。”陈安有点无语,但是目前这个局势的确不利于陈安。

    “那就试试看了。你要是再动一下,这个女人就会死的。”说着这个人掐住了戴婷的脖子,而戴婷也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自己本来是要去公园的人工湖那里散散心,怎么到了这里?

    而她发现自己脖子上有力的手还有这个男人说的话之后。她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陈安怎么也在这里?

    “陈安,你敢不敢动?”那个男人嚣张的说道。

    陈安眼睛眯在一起,他最讨厌有人威胁他了。可是如今这个场面自己还不得不被威胁着,因为只要自己有一举一动,可能对方真的会拧断戴婷的脖子。

    这虽然对他们来讲也有损失,可是对于陈安来讲损失更大。毕竟是他最先接的这个任务。

    “我不动。”陈安举起了手。他还在找自己什么时候能找到对方的破绽,不过这个前提就得是先让对方放松警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