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3 万事开头难
    ,

    楚倩并没有计较对方怎么称呼自己,何况这个称呼好像也没有错。

    “我就是想要问一下陈安前天晚上……的事情……”虽然楚倩很想直说,可是她也知道直说了可能大家都有顾忌,还是说的委婉一点吧。

    而叶楠听到楚倩的话之后也愣了一下,自己还以为老大跟大嫂说过了呢,可是目测应该是不知道这回事。其实不知道也好,因为处理的确实有点血腥了,你知道一个人在生气之后爆发的情感吧,就跟这个差不多。这个酒吧的老板可以说是被折磨的相当凄惨了,最后他的希望就是可以死去。虽然最后他们满足了他这个希望,但是这其中经历的折磨可以说是九九八十一难了。

    “这个……”叶楠正犯愁自己到底该不该和大嫂去说这个真相的时候,楚倩说了句再见之后痛快的挂断了电话。就算叶楠不说,听他这个态度自己也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没必要去追究的这么细,难道自己还得把叶楠他们举报到警局?那可真就是年度最佳坑队友的事情了。

    至于陈安则是晚上到了京城,赶到龙组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事不宜迟,猎鹰已经带着胡凡出去执行任务去了,自己来这里也只是在总部镇守而已。

    “这次我们是需要合作是非书院“是”这一派的,所以尽量避免冲突。”皇甫昊天嘱咐陈安道。这个小子什么脾气自己也算是比较清楚的了,发起火来可是谁都不惯着,所以皇甫昊天觉得自己有必要提前打一个预防针来。

    陈安有点无奈的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皇甫昊天的意思。不过自己有那么能惹事么,居然还特意提醒一下自己。真是的……

    京城的一个郊区外面,两伙人正在对峙。一方自然是猎鹰带队的古武者了。别看他们同意与异能者合作,可是内心还是有点厌烦他们的,如果不是他们。可能龙组还是照常维持着,虽然任务不断,但是也不会这么集中的去对付这群怪物吧,没错。在他们眼中异能者跟怪物也没什么区别了,并且他们还是一群会捣乱的怪物。

    而异能者这头的领头人也警惕的看着他们这群古武者,他们是与首领走散的一群人。如今到处都是“非”派的人追杀他们的行动。所以这接触可是无比小心,并且他们也有点不相信古武者居然会与他们合作……

    “如果你们再不跟我们走的话可能情况会更糟。”猎鹰心情不好的说道。这群人明明都受伤了还死挺,现在最可怕的是什么啊,就是时间。敌人就在暗处盯着,可能会趁你不注意杀你一个回马枪,而这群人如今却还在畏首畏尾的。

    听到对方的话莫天沉默了一下:“大家跟着我走。”

    他也知道情况不等人,既然暗号什么的都确定是首领派过来的人,那么就跟着走吧。只不过他心中始终迈不过古武者就是敌人这道坎。

    另一头胡凡也是比较麻烦的带着一队人马开始和异能者接洽,如果说猎鹰的这次任务算是艰难的。恐怕他更是难上加难,因为对方一言不合就动用异能打了起来。还好大家找地方藏起来都挺会藏的,起码都不是什么人多的地方。没有妨碍到市民的生活。只不过这个地方以后可能就要重新修整了,纵使是一块荒地也不能被炸出三米深的巨坑啊。还好胡凡身手不弱,不然估计他们就栽了。

    回来之后看到陈安二人当然都很高兴,不过现在也不是高兴的时候。首先先对异能者的名单进行统计整理,再加上核实,别有的人是浑水摸鱼进来的。对于龙组的这个行为异能者显然都不怎么高兴,也是。谁都不想自己被当成犯人一样任人摆弄。

    刘凌峰在这里大家到是还安心一点。“大家都安心养伤,我们已经和龙组达成了共识。并且上面也严肃批评我们内战的行为。现在一直对外……”

    这些话刘凌峰一句都没有瞎说,确确实实是龙组和他们共同打成的合作。对,是合作关系而不是隶属关系。这样或许会让这群异能者更加安心一点。毕竟都是好手,谁也不希望上来就当别人的属下。

    “龚力军!”陈安则是在那头点着名字,刘凌峰这个人做事还是很有方法的。把是非书院“是”这一派的人都写上了名单,这对于龙组统计也很有办法。

    可是当陈安点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却没有人答应。本来陈安还以为又是一个内斗之中死去的人呢。结果他们这群人里面突然大喊一声:“龚力军?啊。你不是龚力军!”

    看来龙组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还真的有混进来的人。只见这个假的龚力军人影一闪,带着一丝水汽就走了。正当大家都准备抓他而不敢的时候,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在这个逃跑的“龚力军”面前。

    一个是刘凌峰,这里面他的异能者级别最高,也不能让对方跑了。至于另一个则就是陈安了。其实陈安早就压着火了。刚才点名的时候这群人就在下面纷纷议论,这么年轻一个黄毛小子居然都能对他们指手画脚了,怎么怎么样的说了一大堆。

    作为一个古武者陈安的听力当然要异于常人,并且自己还感觉对方就是故意的。尤其是跑的这个男人。就是他先挑起的这个话题,所以陈安当然不能让他跑了。

    “松开、他是我抓到的。”陈安看着刘凌峰恶狠狠的说道。自己确实不应该打架,但是他需要给对方一个震慑。让他们知道即使是寄人篱下也不能这么嚣张的道理。

    刘凌峰看着陈安语气不好的话语之后自己松开了这个龚力军,当然这不代表他示弱了,而是刘凌峰知道陈安这个小子要做什么,刚才那些话自己也听到了。只不过没有阻止罢了……

    陈安冲他递过一个感谢的眼神,然后一脚就给手中这个货踢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