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1 牺牲我自己让你快乐
    ,

    赵武听到陈安的话后苦笑:“大哥,有这个色心但是也得有这个命啊。来追求燕轻舞基本上都见不到她本人,就连我也是当初大放厥词不把她看在眼里之后才见到了她,漂亮是漂亮。但是谁希望找一个比自己还能打的女人!”

    “你这么说我可好奇了,武力值逆天,长得还漂亮……”陈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表情那姿态活脱脱一个觊觎美女的色流氓。

    看到自己大哥这样赵武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京城自己唯一害怕的人要是被大哥捅了马蜂窝,恐怕自己也得跟着倒霉。或许陈家能摆出很强硬的态度,但是自己的赵家论实力还不如神秘的燕家呢,要是放在原先初出茅庐的时候或许赵武也会舍得这两百多斤肉跟着陈安干,可是现在不行了。他不得不考虑家族的立场以及态度!

    “大哥,你不会……”

    “放屁,我就是想一想而已。哪那么多时间寻思这些屁事儿。”陈安说道。

    当然他不会说自己口是心非的,自己确实要收敛一些了。京城不比中海,陈安自己也不想到处给陈家树敌啊,这种典型的作死行为自己可没有兴趣。

    两个人在包厢里扯会儿犊子之后就准备走了,这里白天是一家正常运营的酒店,晚上才是一些娱乐项目上演的时刻。

    而正当他们往外走的时候,陈安看到大厅里面一个女人猛抽了对面男人一个大嘴巴子。

    “你给我滚,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王雨晴面带眼泪的说道。

    原来她也不是单纯的回到自己的爷爷家,爷爷的老上司的孙子居然打上了王雨晴的主意。本来王雨晴不想跟对方出去,可是碍于两家长年交好的状态,所以迫不得已自己才出去应付一下,结果在这个红楼里面这个小子说的话越来越放肆。甚至还给自己一种感觉就是自己求着他一样,所以王雨晴才会忍无可忍的扇了对方一巴掌。

    这个被扇的男人显然成了大厅里面的焦点。面带凶相的指着王雨晴说道:“贱女人,别以为我不敢打你,要知道就算你爷爷他也不敢这么对我……”

    说完之后他还真的气急败坏的要跟王雨晴动手,因为他感觉自己被女人在这个地方打了很没面子,起码他也是京城的一号人物。

    可是正当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却发现有人揪住了自己的后脖子,而他自己直接被拎起来了。

    随后自己就感觉眼前的画面一闪,自己跑到旁边的桌子下面去了。

    “你要是敢动手,我就打断你的手。”这个出手的人毫无疑问就是陈安。

    没想到自己和王雨晴分开不到一天就又遇到了,还是在这里。

    滚到桌子下面的顾洪涛自己马上从桌子下面爬起来了。他此时也管不上自己的头疼了,他要急切知道到底是谁敢对自己动手。

    陈安当然没有鸟这个傻子,走到王雨晴面前,很宠溺的掐了掐王雨晴那皙白的小脸。此时王雨晴有点不知所措,不是她打了顾洪涛的缘故,而是她感觉自己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让陈安发现不知所措。

    “咱俩还真是有缘啊!”

    “嗯……”

    看到两个人在大厅里面撒狗粮,顾洪涛更加忍无可忍了,自己可是求了爷爷很长时间,老爷子才拉下脸说媒的。结果现在王雨晴却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他怎么能忍。

    看到陈安还是一副生面孔,他的底气更足了。八成是跟王雨晴一起从中海过来的,那么他还怕什么。

    “果然是一对奸夫淫妇,你小子报上名来!”虽然是生面孔,可是顾洪涛长年都在京城混,也知道还是了解对方是什么背景再踩好了。不然真容易出事儿!

    结果陈安眼睛一撇“凭什么告诉你?”

    一时间双方都僵持起来,不过与其说僵持,更不如说是顾洪涛气的半死,而陈安根本没有正眼看对方。

    不管是谁,都不值得他去谦让……尤其是在女人这一方面。

    而大厅里面吃饭的人却都看起了热闹,没有人去报警。他们恨不得打起来然后死两个人呢,因为这样或许这又可以成为他们几天的谈资。在这同时武琪也从办公室看着这一幕,只不过她是通过大厅里面的监控器看这一幕。

    保安本来要去管的,可是武琪也制止住了他们。要是这群保安听顾洪涛的话,那么自己之前表达出来的善意可就前功尽弃了。自己也正好可以看一看陈安这个过江龙是如何踩死虾米的。

    大厅里……

    王雨晴磕磕巴巴的说道:“松开我,别误会了。”

    因为陈安这个时候正拉着人家的手,至于王雨晴的误会意思也不是说自己。而是说陈安,自己不想给对方生活造成影响……

    可是陈安并没有松开:“我发现了,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你过得并不好,所以我决定牺牲自己来让你快乐起来。”

    自己和王雨晴分分合合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楚倩。双方都在刻意避讳这件事,可是陈安最后发现了,有的事情不是逃避就可以躲过去的。

    自己最终还需要亲自面对,虽然难度压力都不小,可是自己不想死的时候心里有这么一个遗憾。

    王雨晴对于陈安不要脸的话俏脸一红,她自己还没有考虑好呢……

    正当这个时候,顾洪涛把桌子上的杯子摔了,强刷了一波存在感。红楼有这么一个规矩,那就是可以闹事儿,但是最后你要按照红楼损失价格的三倍赔偿,这也算是一个奇葩的规矩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顾洪涛才敢这么做。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去陈安的身边还是很聪明的,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对方。

    一只手就能给自己拎起来,他可不想再滚一次桌子下面了。

    “奸夫淫妇,我再问你小子一遍,你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别到时候我杀你全家的时候连一块墓碑都没有。”

    虽然顾洪涛表现得很机智,可是唯一不足的可能就是他那一张作死的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