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5 差点误会
    ,

    这个念头有了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所以陈娜打算付诸实践,因为看到陈安这个模样估计一时半会儿的也醒不过来了,要是真的醒了自己就说问来看看他有什么事情没有,毕竟洗了这么长时间了!结果当她悄悄的打开浴室的门之后自己大气都没敢喘,这这要是他醒过来该有多尴尬,可是一想到这个家伙对自己那无求所谓的态度,陈娜的心横了下来,必须要有点这家伙的把柄才行。

    来到陈安的面前,这货躺着睡觉那叫一个香啊,你想想,在外面寒风刺骨的天气里面喝了一些酒,回来之后再泡一个澡。那感觉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享受,所以他并没有任何醒来的状况,而陈娜也放下心来准备开示自给照相的宏伟大业了。只不过狂笑后如同魔女一般的她乐极生悲,居然脚下不小心一滑整个人带着手机直接栽进了浴缸里面。当她发出喊叫并且马上要进去的时候,陈安突然一个转身直接冲了出来把陈娜按进了浴缸里面,并且手一直按着她的脑袋,仿佛要让这个女人窒息而死一般。

    直到这货几秒之后的清醒才反应过来自己抓的不是敌人,赶忙给对方捞起来了。陈娜就如同一直落汤鸡一样,脸还有头发全都沾上了水,并且还有陈安放进浴缸里面的沐浴液。这个画面简直是无法用语音来形容。

    “不,不是你怎么在这里?”陈安吃惊的说道。之前的动作都是他下意识的反射出来的动作。要是他还没有清醒的话估计陈娜现在就剩下半条命了,当然现在她也不觉得自己算是完整的活着。

    喘了两口气之后她才把刚才缺氧的状态补回来!自己还以为会直接把这个家伙砸醒呢,结果出现的这种情况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呼……呼,我就是看你一直都没有出来所以想要看看你这是什么情况,结果你居然想要杀了我?”陈娜委屈的说道。

    她当然知道陈安是不会杀了她的!要是这货有这个企图估计自己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所以陈娜这么说完全是在掩饰自己的心虚,她可不会五脑袋说我就是想来拍几张你的囧图然后以后用来威胁你,没想到自己一摔跤就滑倒了。

    这么说完之后她猜到陈安没准会继续刚才的动作,她可不想再喝洗澡水了。这个时候还好陈安机灵赶快把旁边的浴巾拿过来给自己围上了。不然这算是怎么回事了!同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陈娜了。

    正在双方都很尴尬的时候,别墅门口的开门声音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气氛。

    “有小偷?”这是陈安的第一反应,因为陈娜都已经说了父母的情况,况且这个时间回来也不太对。可是陈娜不顾自己狼狈的模样一把就把陈安拽住,这里的安全系数陈娜很清楚,有人闯进来的话绝对会惊动这个小区的警卫人员,所以小偷是不存在的。况且哪个小偷会这么没有脑子直接从门口正大光明的进来,而且别墅的客厅灯还亮着呢。

    排除外地出差的老妈,能回来的也就只有陈廷军了。而受到陈娜制止的陈安再不解之后马上就明白了陈娜是想法。老爸怎么回来了?

    回来的人果然是陈廷军,本来下班之后他要视察一下军区的基层人员,可是今天因为有的队伍执行演习任务,自己也就算了。要是晚上再突击检查那还让不让士兵们休息了……

    所以本来说不回来的陈廷军就回家住了,吃完饭回来他本开还寻思给女儿带回来一点零食呢,可是拎着零食回来的他看到门口的一双男人的鞋整个人就不好了。

    “陈娜,我回来了!”口气上也不是那么轻快的他说道。这么晚家里就女儿自己在,而此时多出一双男人的鞋他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他倒是想要看看是哪个小兔崽子敢和女儿谈恋爱!

    听到陈廷军的声音之后陈娜慌张的拽着陈安起来了:“我先出去应付老爸,你快点换一身衣服!

    “不是,我们也没有……”陈安委屈的说道,自己和陈娜确实是清白的啊!

    陈娜无奈的看了看陈安,自己这个哥哥怎么这个时候脑袋不转个呢:“你认为现在咱俩这个样子解释的清么?”

    听到陈娜的话陈安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浴巾还有陈娜身上的睡衣,再加上她一脑袋的沐浴液形成的泡沫。我的天,这特么被抓到不得被陈廷军打死啊!

    而陈廷军并没有挨个屋子找他们,他要的就是现在他们自己出来。虽然知道女儿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大,并且他也很生气。但是他懂得分寸的,毕竟孩子都已经长大了!

    只见陈娜小跑着出来了,她害怕自己要是再不出来的话老爸可能就要发火了!

    “怎么了老爸?”陈娜急匆匆的陈安的卧室冲了出来!

    看着女儿穿着睡衣并且头发还是湿的,他不难想出自己没有回来的话家里会是什么样子!当然这也不怪陈廷军多想,因为可能性就那么几种,而他想的这一种算是可能的最大的了。

    “老爸你回来了啊!”陈娜仿佛是一个刚淘完气的小女孩一样站在自己父亲面前,准备接受父亲的训斥一样!

    “那小子呢?”绕是陈廷军作为原先的京城太子,心智与耐心都是别人无法比拟呢,可是这个时候也是无法淡定了,怎么,这个小子难道还想要跑不成?要是他赶跑,自己一定要让他知道子弹是如何打入身体里面的,连见一下家长的勇气都没有,能有什么大气候。

    “爸,我错过了什么?”这个时候陈安终于出来了,当他出来的时候很小心!最起码也不能让陈廷军发现自己和陈娜是从同一间房间出来的吧!

    “嗯?”看到自己的儿子陈廷军一脑袋审问的话全都短路了,靠!看来是自己理解错了……

    陈娜翻着白眼说道:“刚才你干什么去了!没听到老爸叫咱们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