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3 演戏啊
    ,

    猎鹰听到了陈安郁闷的话之后大笑:“你现在知道可能有点晚了。你认为组长会把你放走么?”

    “哎,当初不谨慎啊。”陈安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自己还寻思在京城能有点闲暇时间呢,可是如今一看够呛了。

    龙组的众人都忙得脚打后脑勺了,自己可能不被皇甫老头抓过来做苦力么?

    到了基地之后皇甫昊天果然在办公室坐着,他这个无论什么时候都稳坐泰山的这个劲头陈安倒是很佩服。

    看到陈安耷拉着脑袋进来了,皇甫昊天露出笑意:“小子你算是及时雨啊。”

    “……”陈安都有一种想要骂人的冲动了。老爷子你这种坐着还激动的表情敢不敢再假一点,自从自己和秦雨璇飙过戏之后,陈安感觉自己的整个演技都升华了。

    “现在人手不够,所以你也要出一份力啊。”

    “好。正好这段时间没事。”与其在这种时候还犹豫不决还不如直接爽快的答应了呢。因为陈安也知道因为一柄赤霄剑整个龙组全都乱了套。

    跟皇甫昊天说了一会儿有的没的,让陈安无语的是这老头还有心思关心他的花边新闻。

    “你小子要是对云萱不好,我把你腿打折!”尽管他知道陈安这小子花心,可是自己还是想要警告陈安一下,算得上是自己这个师父为徒弟做的事情了。

    “得得,老爷子我去帮忙去了。先撤了啊。”陈安摆了摆手就准备溜了,自己可不想在这里被老头子唠叨一番儿女情长。因为平时跟任务沾边的皇甫昊天在他心里的人设还是比较有威严的,但是这个时候他感觉这老头的形象有点崩塌了。

    出来之后陈安拍了拍猎鹰的肩膀,看着周围没有人之后说道:“骗我有意思?”

    “什么?”猎鹰奇怪的问道,陈安怎么突然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来了。

    陈安冷笑着说道:“剑根本就没有丢!”

    “哈哈,你怎么会这么认为?”猎鹰饶头趣味的看着陈安。

    “首先剑丢了龙组的守卫确实很空虚,可是高手都没有走。其次,皇甫老爷子一点也看不出来着急的表情,虽然可以断定为坐怀不乱吧,可是现在根据你说的龙组与那个什么是非书院的关系。我大概猜到了。”

    没错,陈安虽然进来看到龙组的大多数人几乎都不在训练基地,但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基地深处几个强者的气息。

    无疑那是孙老和云老两个强者的气息,已经是半步宗师的境界了。

    而陈安观察到皇甫昊天的神态并不是那么着急,自己对人心的掌控可谓是一绝。就算陈安他不能完全推断出来这个结论,但是猎鹰路上的话绝对给他提个醒。

    其实最后说出来陈安也正是准备炸一下猎鹰,没想到这货两句话就把事情交代了

    。

    “跟我回去吧。”

    猎鹰带着陈安又回到了皇甫昊天的办公室。

    而陈安他们所在的座位上已经摆着茶了,显然皇甫昊天是在等他们回来。

    “老爷子挺会玩啊。”陈安坐下之后喝了一口茶。滚烫的茶水差点让这个小子把口中的茶水吐了出来,可是一想到这样自己岂不是很怂,所以硬给它喝下去了。

    至于猎鹰则是在旁边慢悠悠的品了一口茶,对于已经年过四十的他来讲,喝茶可不是陈安这么喝的。

    “哈哈,知道了。”

    “知道了。”

    “那就好,接着演吧,戏如果唱到一半就结束可就不好玩了。”皇甫昊天打折哑谜,可是他知道,陈安懂他说的话。

    “赶尽杀绝?”

    “不,那么暴力的场面不会出现。压制他们。”皇甫昊天说道。

    下午的办公室时光过得很快,原因是皇甫昊天给陈安讲述了他们和异能者的所有往来关系。

    原来异能者也不像外界说的那么老实啊,自从异能者在于古武者争夺龙组的权力失败之后。他们中的首领就带走了大量的异能者,仗着自己当时的实力也不弱创建了是非书院。

    这个看着挺文艺的组织可不是想象中那么文雅。从此这群人就开始走上了对付龙组的不归路,这么些年龙组执行的大小任务之中也有一小部分失败的行动。

    而这里面捣鬼的八成就是是非书院的人。上头的人本来不愿意看到这个情况,但是事已至此所以就派人打压他们。这才有他们隐世了一段时间,只是没想到的是几年之后这群人又卷土重来了。

    为了这次能让这群人彻底的长记性,皇甫昊天才设下这么一个局。你不是盯上赤霄剑了么?那么就给你,然后用这个理由来更加有力度的将他们这群捣乱的人彻底控制住。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注意陈安等人的劳动成果,所以这柄仿的赤霄剑做的很逼真。至于真的恐怕也只有皇甫昊天知道了,这个老头对于华夏的忠诚程度倒是不用怀疑,就连当今华夏金字塔顶端的几个大佬看到皇甫昊天都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前辈。

    可见如果皇甫昊天不可信,龙组也就无人可信了。

    ……

    晚上的时候陈安和猎鹰在京城的一个小饭馆里面喝着酒吃着饭,虽然两个大老爷们看着有点儿尴尬。可是这二人倒是大快朵颐。

    “那这么说这群孙子就在津市呢呗?”

    “嗯,我们跟踪人员发现他们到了中海之后又转了个弯回来了。可见想要这柄剑的真正主人还在京城或者津市。”

    “反正看到那个小子之后我真的要好好给他一个难忘的回忆。”陈安恶狠狠的说道。

    猎鹰听到陈安的话之后哈哈大笑:“你小子对于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啊,不就是从你手里跑了吗!”

    陈安当然不能说自己因为王雨晴给那个男人跪下了,虽然这个动机没有错,但是被一个人威胁的自己跪下了。

    他说什么也没有脸去告诉猎鹰这件事的实情。

    “对了,中海会不会被他们……”陈安才想的起来,自己走了。

    那么那群人会不会对自己的那些红颜知己做什么,毕竟他现在可不在中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