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1 心知肚明的事情
    ,

    陈安虽然只是简单的说修理。但是郑军也是聪明人,知道陈安所说的修理是什么意思。

    秦济这个小子在东海虽然靠着秦家狐假虎威,可是并没有什么人真正的害怕他。陈安这么一说他们当然要动手了,难道郑军不知道自己是替人打架么?

    当然知道。可是他更知道得罪秦家和得罪陈安哪个后果很严重。

    秦家或许还可以找理由去找自己麻烦,可是陈安的做事风格自己再清楚不过了。他可以像一个无赖一样烦着你,最后让你彻底知道自己到底是犯了多大的错误。

    “等等,你们把秦家当做了你们撒野的地方?”秦毅人说道。

    作为一个大人,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儿子要挨打,他岂能坐视不理。

    郑军回头看着他,既然是过来帮陈安的。那么索性就彻底一点好了。

    “你要是有意见可以提,你也可以找各种人脉来救你儿子,看看好不好使。”话刚说完郑军一撸袖子直接拿着桌子上一个酒瓶砸到了秦济的头上。

    这小子被这猝不及防的一个酒瓶一下子砸晕了,当然鲜红的血液也从他的脑袋里面流了出来。

    这群纨绔并没有罢手,要说他们干别的或许差点意思,可是论打人踩人。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秦毅人看到这群人蜂蛹而起打自己的儿子,他也生出一种无力感。

    而备受他追捧的曹峰以及曹斌都好像得了选择性失明一样。对他们打人完全置之不理。

    秦雨璇在内堂里面看到这一幕之后噘着嘴:“这个混蛋居然还有这些狐朋狗友。”

    虽然打秦济自己一点也没有意见,可是她对于陈安和郑军他们鬼混在一起还是很有意见的。因为在她眼里这群纨绔吃喝嫖赌抽样样不落,典型的站在了好人的对立面。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陈安有些时候比他们还要坏。

    秦岭图也没有管这些事情,只是在静静的喝着茶。这杯茶是自己吃饭之前泡的,结果还没有吃饭就喝上了,慢慢的去品味这茶。

    而接下来陈安则看着曹斌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不管你怎么说都伤害了秦雨璇。我倒是不要紧,可是一个为自己事业努力打拼的女孩如今名誉都被你毁了。你说你应该怎么办吧?”对于曹斌,自己不是不想打他。而是没到时候。

    “我,我补偿!”曹斌说道。要是能有后悔药可以吃,就算是多少钱自己也得买下来吃了。

    昨天晚上回家之后曹斌自己就遭到了几乎曹家所有人的质问。曹老爷子也是愁眉不展,因为这件事确实是曹斌做的不对,要是换做曹斌对一个普通人下手,或许还没有什么不对。

    可惜的是这次他们得罪了陈安。陈安这小子别看

    不再京城混,可是京城有关他的传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谁让他做了很多人都不敢做的事情了。就先说力挫白家的兄弟二人,这一点光是听着就足够吓人的了。

    可是陈安这位爷不仅针对他们,还破坏了白家的婚礼。这简直可以成为家族之间的大碰撞啊。不过陈安依旧没有事情,悠哉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可见陈家对他的重视,要不是重视可能陈安早就被陈家的人抛弃了,白家可不是有仇不报的善人。

    综合种种原因,曹斌今天不得不跟陈安装孙子,不惜一切代价让这位爷消气。不然不光是自己,可能家族也得跟着倒霉。这样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被曹家抛弃,要知道这小子的仇人也不少,那样还不是坐着等死了?

    “怎么弥补?现在事情几乎人人都知道了,你怎么弥补?”

    陈安说道。

    几声质问的语句让曹斌哑口无言。自己还寻思陈安提条件然后自己尽力去满足呢。结果没想到陈安居然把皮球踢给了自己。

    在内堂的秦老爷子看到这一幕自己也是笑了笑,这小子还真是现学现用啊。自己下午的时候一直都是问陈安自己有什么想法,而秦老爷子自己则是没有发表意见。这样可以说是为难人的最高境界,让他自己提出满足对方的条件。

    如今陈安也是如此,而且他对付起曹斌来更加得心应手。

    曹峰看到自己儿子卡壳了本想插话来着。可是一想到陈安这小子的毒舌自己还是别吱声了,要不然秦家的老三还在这里,要是还被陈安呛一顿的话,有点自取其辱的意思啊。

    曹斌没有动静了,他怎么说?

    他也懵圈了啊。陈安这完全没有按他平时踩人的剧本来演啊。当然陈安这也属于踩人,是一种高级踩人的办法。有时候踩人的意思不像是打人这么简单粗暴,它也可以是笑里藏刀。

    秦枫则是暗暗称奇,陈安这小子给自己表演了一出不一样的精彩节目啊。

    一个以武致人与死地,另一个则是以文让对方哑口无言。

    秦毅人傻呆呆的看着自己儿子被打,他已经知道了结果了。跟自己合作的秦家河被带走,而秦家山则是在这里稳坐泰山,别看他是一个律师。可是为人处世方面一点也不比自己的大哥差。

    秦枫也没有什么态度,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秦家嫡系的人抛弃了他们家。自己还找什么人解决郑军他们?

    自己唯一的靠山也就是秦家,如今本家都不帮忙了,他哪里还蹦哒起来?

    陈安咳嗽一声:“郑军,差不多了。”

    这群人也真是实心眼,要是再这么打下去非出人命不可,而躺在地上的秦济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刚开始确实晕过去了,可是后来的情况就是晕了醒,醒了晕。让他几乎崩溃了,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被这么多人一起打成死狗。

    见众人收手之后陈安没有去管秦济,秦毅人迅速背着秦济跑了。现在去医院还来得及,不然失血过多的话他们可真的要父子永隔了。

    陈安本来还以为秦岭图会最后出手当个老好人呢,可是没想到秦家嫡系至始至终都没有出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