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0 谁才是主人
    ,

    不过老爷子做的决定还是没有人敢去质疑的。正当他们准备开饭的时候,外面的人进屋说道:“秦老,曹家的人前来拜访!不知道……”

    听到来人禀报的话语秦家河还有秦毅人心里都激动了起来。这次曹家只要伸出援助之手,这件事恐怕就**不离十了。到时候秦老爷子也是无能为力,没错。他们想的这么美好却落下了一个重要条件,那就是秦雨璇的意愿……

    秦岭图听到这个也是愣了一下,对方怎么赶在这个时候过来了呢?

    不过既然对方来了,那么秦岭图也不能闭门不见,何况今天他们家的晚宴还在进行。

    “叫他们进来吧。”其实来人的意思他也已经猜到了。

    曹峰带着自己的儿子曹斌走了进来。他们可不是像秦毅人和秦家河所想的那样,因为他们还不是无脑的作死。

    自从昨天赵武警告了曹斌之后,这短短一天时间内几乎所有的家族都和曹家断了联系。就连曹斌出京城的时候也有人拦着,不允许他到处走动。这显然是赵武的杰作,好在曹峰打电话疏通了关系。他们要亲自向陈安赔不是,要是得不到陈安的原谅,恐怕这件事曹家老爷子也不会原谅他们的。

    看到二人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秦家当然有人需要上前应和。而秦家河第一个冲了出去,陈安话到嘴边了还是忍住了。他真的很想问一下秦雨璇,你爸是缺心眼么?

    没看到秦老爷子都没有动弹么?

    “哎呀,曹部长过来,真是有失远迎啊。”秦家河说道。

    曹峰是一个衙内部门的副部长,虽然不能掌握实权,可是听着也挺好听的啊。

    “家河,好久不见啊。”曹峰也是笑脸相迎。

    今天是来赔罪的,他平时板着的一张脸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摆出来了。而此时秦济也跟一个哈巴狗一样过来和曹斌说话。

    不过父子二人没有停留,先是跟秦老爷子问好。这是晚辈对长辈的慰问,所以秦老爷子也是当之无愧。不过随后秦岭图可就回屋去了,走之前来了一句:“你们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陈安知道这句话是说给他听的,所以微微的点了点头。同时还抓住了秦雨璇的手,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他看到这个大姐已经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

    他前脚刚走,曹斌后脚就到了陈安面前。

    “陈少,我有眼不识泰山,所以之前发生了矛盾我……”曹斌这个时候看到陈安已经语无伦次了。

    人就是这样,有时候心里的压力要比正常所面对的压力还要大。如果告诉曹斌其实陈安什么也不是,估计曹斌都能把桌子掀了。可现在告诉他陈安是京城陈家大少,那么这件事就换了角色了。

    陈安慢条斯理的用筷子夹了一口菜。慢慢的咀嚼,整个桌子旁边的人都在看。陈安一时间气场很强。

    “我让你从京城走出来了么?”这句话虽然慢悠悠的,可是那语言更像是质问。

    “陈少,我……”

    这个时候曹峰也低三下四的说道:“陈少,是我们要来主动向你赔个不是,这……”

    “我让你说话了?”陈安眼睛一斜,看着曹峰说道。

    别看他是小辈,但是这里没有一个人敢把他当做小辈。

    不过当中还是有作死的人,秦济站出来说道:“陈安,你不要太嚣张了。这里可是东海,还是我们秦家人说的算的。曹少算是我们秦家的客人,这么做寓意何为?”

    陈安冷笑着看着这小子,刚才就一直磨磨唧唧的,自己没有搭理他。结果这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

    拿出电话来叫人!

    自己可以收拾曹斌。但是如果亲手收拾秦济的话可就是打秦家的脸了,与其这样那就叫人来收拾呗。

    今天不给他嘴撕烂了自己就不姓陈。秦雨璇本来想冲出去帮陈安说两句公道话的,可是她们一家人都被秦家海叫走了,包括秦家河夫妇。

    因为要是再等一会儿秦家河非得蹦出来不可。

    “大哥,你拽我干什么?曹家可是秦家的客人,这样做让外人怎么看秦家?”秦家河着急的说道。

    “哼,你这样算是把秦家的脸丢尽了,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猫腻。如果再搞小动作就给我滚出秦家。”一道声音传来,原来秦岭图意一直都没有走开,而是把他们叫到内堂里面了。

    秦家河被老爷子这么一说欲言又止。原来父亲都知道这些事情……

    秦家海看着自己这个弟弟也是无奈,怎么智商被狗吃了?可惜了秦雨璇这个小丫头了。

    而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秦家就陆续进来一些人。

    秦岭图一直在内堂看着这一幕,而秦家的两兄弟也是如此。秦家山在外面也算是代表秦家了。

    “秦叔叔好。我们这次不请自来,还真是唐突了。”领头的人是郑军。

    跟在他后面算是东海所有数得上的纨绔少爷们了,

    看来陈安刚才打的电话就是给郑军打的。

    “来的是客,大家如果没吃饭就坐下吃吧。”秦家山显然也知道自己父亲的深刻用意,也没有赶他们。反而给了陈安一个眼神,这还让陈安很感激,秦家也不全是糊涂人啊。

    郑军没有坐下,到了陈安面前说道:“陈少有什么药吩咐我们的?”

    这语气典型就是任凭调遣的样子。

    这让在坐的人包括里面秦岭图他们都有点惊讶,陈安是什么时候把这群纨绔归拢起来的。

    而郑军也面带笑意的和秦枫点了点头。他们两个算得上是一个城市最具风光的年轻人了。同时也是最和谐的,因为双方的利益根本没有摩擦的情况。

    秦枫主要在衙内,而郑军则是商界。对于这个东海第一公子的名头郑军很没兴趣,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

    “他很嚣张,修理修理他。”陈安指了指秦济这个小子。

    此时秦济都已经快吓尿了,刚才自己还以主人的方式说话,可是现在他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作者飞天魔鬼说:今天累死了,明天继续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