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0 什么情况
    ,

    收拾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为了顾全大局也只能如此了。他现在唯一期望的就是这个娘们最好真的信守承诺,过几天之后就真的放弃这个念头。不然自己拼了老命也得掐死她!

    半个小时后,陈安看着被打扫的一尘不染的房间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完美!自己还真是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干的了家务的绝世好男人啊。而秦雨璇看着这一幕也有点惊讶,自己就是玩了两局游戏他就收拾好了?自己可是花了很大力气去整乱的呢。

    “过来,给本小姐捶捶后背。”秦雨璇还真的有一种古代地主家的大小姐的做派,那样子仿佛就是使唤下人一样。

    陈安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回去歇着了一听这话之后就火了。这女人就算是想折磨自己也得看人的极限吧,他干完这些虽然很满意,但是自己也是累成狗了啊。自己在家都没有这么干过。

    “怎么?不愿意?”秦雨璇看到陈安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说道。

    “呵呵,你觉得呢?”

    “那你亲我的时候想什么了?这是事实!”秦雨璇理直气壮的说道,自己被占便宜了连支使他干一会儿活都不行?

    “你是不是打算过几天之后也不会忘记这件事?”陈安说道。他感觉这个女人就是在玩他一样。

    “没错,等过几天你走了我就会给楚倩打电话,告诉她你最近对我都做了什么!”秦雨璇恶狠狠的说道。其实她之前没有这种想法,这个念头也是刚刚产生的,谁让陈安这副鬼样子对待自己的了。

    陈安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自己就不应该傻傻的还以为她会信守承诺。靠,自己居然会这么天真!想到这里陈安的火可压不住了,不是别的火,而是怒火。

    这一天他都经历了什么,不就是亲了嘴吗!还真的要拿这件事威胁自己一辈子了?冷冷的看了秦雨璇一眼,自己转身就走了。要不是看在她是秦枫那小子的妹妹这个身份,自己估计会让秦雨璇哭的很有节奏感。

    “站住!你不想干了?”看到陈安这个表情的走了,秦雨璇有点不淡定了,毕竟自己看到陈安这么冷漠的眼神还是第一次。虽然自己和他接触的时间也不算太长。

    “呵呵,你都这么耍我了,我给你干什么?”陈安头都没有回就走了。

    可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到里面有一段手机放出来的录音,正是他们下午的时候在停车场那段录音,貌似还不短。中间好像还夹杂着他们亲吻的那个片段,虽然不是录像,但是录音这种东西更能给人造成一种错觉。况且这段录音里自己和她的名字都有出现。可谓是一段铁证。

    难怪这女人这儿有恃无恐,原来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你要是要走就走吧,反正这东西最后不知道到谁的手里。”秦雨璇的声音别提有多悠哉了。不过那威胁的语气不言而喻,陈安心里暗骂,这段录音还能到谁手里,当然最有力的收拾自己的办法就是到楚倩手里啊。

    要是之前自己死不承认或许还能有一丝解释的机会,但是有了这段录音还解释个屁啊,那叫什么?四个字:铁证如山!

    陈安的面目表情可以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自己又颠颠回去了。

    “哈哈,那个我跟你开个玩笑你就这样,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说着自己就主动到了秦雨璇后面给她捶背,这个时候他知道,不是自己发脾气的时候。录音在她手里自己可是出于劣势。这种时候该装孙子就要装孙子,千万别硬挺。

    “嗯,好好捶。”秦雨璇说道,自己有这个就不怕陈安不就范。

    “你说我也没看出你哪里好,为什么楚倩还有付雨蝶都喜欢你死去活来的?”秦雨璇也没闲着,这个时候说会话总比尴尬的被他捶着后背要强,自己还可以毒舌的损他一下。不过这件事确实是她好奇的一点,付雨蝶别看在中海只是一个总监的位置,但是在东海那也是一个千金小姐啊,不为名利的跟着陈安?那唯一的解释恐怕也就是爱情了。还有夏颜,秦雨璇虽然不和她熟悉,但是也听说过。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传播最快的不是别的,而是八卦。这些风言风语就连她这个明星都知道了,可见这私下传的得有多厉害。

    陈安尴尬的说:“可能是我的无形中魅力比较大吧。”

    孙子可以装,但是咱这个魅力可不是吹的,事实都摆在眼前呢。说话的时候陈安虽然很小心谨慎,但是还透露出一种自豪的感觉。他能不骄傲自豪么,他能和这些女人在一起也确实是前世做了什么好事吧。

    秦雨璇不屑的回头看了一眼陈安,目前自己观察到的就是这个男人无比的自恋,自己心里的什么不要脸指数,自恋指数一直都是在被陈安刷新着记录。不过这么一看这个家伙还是顺眼的,起码他给自己捶背自己不反感,殊不知这也是头一次有男性这么接近秦雨璇给她捶背。

    不过陈安的注意力不光是在背上,还有她手中摆弄的手机。自己要做得很简单。那就是把手机抢过来偷偷的删了这段录音。如果真的这么做陈安都可以明抢,不过自己要偷偷摸摸就是不想让秦雨璇大叫。因为隔壁就是花姐,要是真的叫起来的话被人家看到算是怎么回事?自己没事抢她手机她就叫了?估计谁都不信!况且自己也不知道这墙的隔音程度,不能太鲁莽了。还有就是谁知道这个女人在没在房间里面放什么录音装备,目前自己观察摄像头什么的是没有。他之前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录音!真是大意了!

    “秦雨璇?”

    “嗯?”听到这货突然叫自己的姓名秦雨璇还奇怪,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结果她回头看陈安的时候自己的嘴突然被堵住了,而这个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陈安的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