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9 大胃王
    ,

    至于从飞机上跳下来的其他人也都安全到达了地上。只是石磊这小子运气不算太好,居然掉进了人工湖里面。

    最先与总部取得联系的是胡凡,他们所降落的大概地点也都被龙组迅速找到了。这是西省与外省交界的地方,大家没有受伤算是幸亏的了。而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陈安了,因为这小子一直都没有联系上。

    皇甫昊天下了命令务必找到。要不然自己可能会被自己的宝贝徒弟给活生生折腾死,再不就是被陈老头给墨迹死。当然他还是不怎么担心陈安的安危的。首先这小子足够机灵,在跳伞这些方面恐怕没有人比他还要熟悉的了。再加上他的实力,恐怕世俗界与古武界同龄里面都没有人可以奈他如何。

    同时老猫也得到了确认,是死在了西省的龙组分部,被人用刀插进了喉咙里面,死的很凄惨。

    半天之后陈安和龙组取得了联系,他还让龙组去树林里面把尸体收了,因为这个人的身份要辨认出来,恐怕他不仅仅是一个异能者这么简单,轻松混进龙组的基地也是一个可疑的地方。

    这次接陈安的是猎鹰,看来龙组也不想再在这中间出什么差错了。

    “你真的不跟我们回京城了?”猎鹰说道。陈安的意思是让他把这柄剑带回去就好了,貌似没有跟着这群人一起回京城的打算。

    陈安笑了笑:“过两天圣诞节了,我直接就从这里飞回中海了。再去京城太麻烦了。”

    他知道自己到京城肯定不能直接在龙组转一圈就走,估计还得去陈家溜达一圈。既然去陈家那么久不可避免的去一趟外公家,这么一个来回可能就要几天,自己还累的不行,因为让他杀人放火可能还行,要是让他面对这些应酬可能是最不擅长的了。再说自己过一阵过年了也可以看到他们。

    不如在这里溜达溜达直接就回中海了。西省算是历史上比较辉煌的地方,自己也正好可以玩一天,再给老婆她们买一些礼物。不然空手回去过圣诞,可能自己算是世界上最不懂风情的男朋友兼老公了。

    “好吧,那你一切小心。”猎鹰说道。陈安这小子的决定自己可改变不了,这小子可有主意了,任务既然完成了那他也不强求了。

    对于陈安的伤来说猎鹰也没有过于担心,这点伤要是能要了陈安的命的话估计这小子早就去下面报道去了

    。

    陈安从机场走出来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找个地方住吧。明天正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转一转,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得在这个小城转一圈,但是直觉上感觉自己不能这么轻易就走。

    不过在他掏钱住店之后猛的一拍大腿:“妈的,忘了跟皇甫那老头要报销的钱了。”

    自己只是从猎鹰那里要了一些经费,可是这件事他认为坑皇甫昊天要更舒服一些。谁让这老头之前坑自己来着,当然陈安感觉自己也有问题。居然没有察觉到老猫的异常……

    哎,想了半天洗洗睡吧。自己明天还要在这个城市里面逛一逛呢。

    第二天一早陈安早早就起床了,肩膀上面是伤已经开始结疤了。幸亏自己有这个逆天的功法,可以修复自己的身体伤害。

    起床洗漱完之后这小子去了附近的一家早餐店。虽然兜里的钱并不太充足,可是陈安还是在早餐时间拿出了吃午餐的饭量来。为什么?昨天他几乎一天没有吃饭,晚上也就是去一家酒店就睡下了。所以今天早上自然要大吃一顿啊,练武的人固然对食物的需求量很大,但是到了陈安这一点几乎不吃饭也没有什么事情。

    至于他为什么这样还要吃,当然是吃这个过程,这个感觉!当然还有这是猎鹰的钱,自己也不打算还了……

    小笼包吃了三屉,还有两根油条加上一大碗热豆浆。这饭量征服了这家早餐店的所有人,先不说看他点了这么多东西能不能吃完,就是看陈安一口一个小笼包众人也都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因为人有时候就这样,看着别人吃饭怎么样都感觉很香。

    早餐店老板看到陈安这样狼吞虎咽的吃饭,感觉他好像是饿了好几天一样。同时自己也有一点担心,这小子不会没钱付账吧?因为看到陈安的衣服有点破烂,再加上这个吃相难免不会让人瞎想。

    “老板,还有包子么?”陈安拿着餐巾纸擦了擦嘴角。自己感觉是半饱的状态,当然对于周围这群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他表示无视。

    “没了,早上就有这么多。”这个地方位于城市的郊区地带,因为机场不可能建在市中心。

    所以这个地方除了机场来回奔波的人之外也没有什么人了。

    早餐店老板当人们每天做的都是定量的了。只是他没有想到今天来了一个大胃王。

    陈安意犹未尽的说道:“那就算账吧。”

    一顿早餐花了六十多块钱,虽然这钱不是陈安的。不过这个陈小抠花起来还是有点心疼,哎,谁让自己没管住自己的嘴呢。

    看到陈安麻利的掏钱老板悬着的心放下来了,只要不是什么地痞无赖不给钱就行。

    出去之后溜达走了一会儿,陈安悲催的发现这里没有车。除了专门来机场送人或者接人的也没有什么车从这里经过了。

    “这不是兜里有钱都花不出去嘛!”陈安皱着没眉头说道。

    自己还要去市里逛一圈呢。再不济也要买一身衣服啊,别看用异样的眼神看他也不是没有原因,除了陈安能吃以外还有他那一身带着破洞的衣服。

    昨天那个叫什么杨陵的小子武功不怎么样,倒是给他衣服弄坏了。

    马路边左等右等,陈安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出租车。

    “这也太坑爹了吧!鬼地方连车都打不到。”陈安继续在这里嘟囔着。

    他打算再等两分钟自己就回酒店,起码能从那里找一个顺路的人吧。搭自己一程总该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