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8 算是为他报仇
    ,

    在空中及时的拉开降落伞之后陈安慢慢的往对方下降的地方挪去。只要有降落伞自己就可以安全了,因为陈安玩这个东西可不是一次两次了。各种花样跳伞他都来过,这种紧急的坠机事件他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冷静的下达命令。

    慢慢降落到一片树林里面,这里应该是一片人工树林。而他的感觉是飞机还没有飞出西省。

    解下身上的降落伞之后他活动了一下身体,在高空中被风吹的他有点腿麻了。同时他也在找对方的身影,不管怎么样自己也要把那柄剑带回来,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给老猫报仇,因为听对方的口气老猫八成是没命了。

    虽然自己和老猫没认识多长时间,但是对方也是自己的战友。老猫在边境缉毒多年,如今成了这个下场,所以陈安无论如何都要手刃了对方。

    首先将装古董的盒子放在一棵树下面。然后他拿着别在腰间的匕首,还好干活的家伙没有丢。

    “不用藏了,这东西我一会儿杀了你之后也都带回去。”一道身影出现在树上。这片人工树林不大不小,但是树还是挺粗的。

    此时那个男人正站在一棵树的树叉上面。

    他的面貌已经不是之前的老猫那个样子了,可是声音还是暴露了他的身份。

    “嘿嘿,正好我宰了你然后把赤霄剑拿回去,你还真是给我省了不少事啊。”陈安冷笑着说道。

    男人从上面飘了下来。同时自己也从树上折下一根树枝。小手指粗一样的树枝,在他手里却成了武器。

    两个人没有一言不合就开打,而是直接就打了起来。陈安带着愤怒的进攻让这个人有点招架不住了,毕竟陈安这小子也是一个先天大圆满的高手,这武功不是吹的。

    但是对方虽然有点招架不住陈安这密不透风的攻击,可是也不是完全被陈安制住,自己连续向后退了几步,手一挥。

    异能者的能力立马体现了出来,风刮着树上的雪朝着陈安卷了过去。

    因为在西省这个时候已经是大雪纷飞了。所以陈安下意识的挡了一下,就这一刹那对方的树枝就像一支箭一样冲着陈安的头部扎了过去。

    陈安没有躲开,反而用匕首格挡开来。同时他也得到一个道理,这个人不会古武。因为树枝上没有内力的加持,只有风的帮助,那么这就好办了。

    捡起几块刚才大风吹过暴露出来的石子,陈安开始了自己的远程攻击。有了内力的加持这一个个石子就如同炮弹一样具有威力,对方显然用风在尽力的阻止着陈安的进攻。

    二人一时间僵持不下,谁也奈何不了谁。论近战对方显然不是陈安的对手,可是远距离上他又可以借助雪来对陈安进行干扰。

    不过这显然没有难住陈安,自己也不是第一次接触异能者,只不过这个异能者的能力很强而已,话说华夏能出异能者还是让陈安很惊讶的。

    “风刀!”对方低吼一声,本来就有小股的寒风在这个男人的异能下变得凶猛了起来。风就真的如同刀一样无规则的向陈安砍了过去,手拿匕首的陈安深吸一口气,自己这个时候要是慌张一点估计都会被这种无线的刀砍成肉泥,自己要做的就是这种时候沉下心来。

    圣天霸王决的内力从体内疯狂的溢了出来,就好像是水在多出水杯了一样。而内力在空气之中迅速形成了一堵墙挡住了对方的风刀。

    这就是先天的能力,可以控制内力加持在武器上,也可以形成一道保护自己的防御罩。

    但是对方显然意料到陈安会有这一招了,似乎连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反而露出了一种阴冷的笑容。

    正当陈安不解的时候,一支树枝笔直的扎在了陈安的肩膀上。他只防御了前面,后面却一点防御都没有,甚至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树枝已经插在了陈安的肩膀上。虽然没有完全穿透,不过至少让陈安染血了。

    而他面前内力形成的防御墙瞬间就散了。因为本源都已经受伤了,内力也随之溃散。

    男子趁着陈安失守的功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了陈安的面前,一个大脚直接踩到了陈安的身上。

    “记住,杀你的人叫杨陵。”说完之后两根手指一并,指尖出现了小股的旋风,虽然不大,但是陈安知道这个距离足以要了自己的命。

    可是当他还没有使出来这招的时候,一柄剑出现在他的肚子上。

    如果是匕首不可能在这种距离刺伤他,显而易见的这兵器就是那柄陈安寸步不离身的鱼肠剑,此时这把刺客之剑已经插在了杨陵的肚子上。

    “你,你怎么……”杨陵对这件事显然是不敢相信的。明明是自己十拿九稳的战斗,怎么会这样?

    陈安冷笑着说道:“我要是不这么做,怎么会让你乖乖过来。”

    说完之后他把剑横着一挑,一个斩杀的动作将杨陵的身体横着切开一半,场面一时间变得无比血腥。

    趁你病要你命,陈安面对敌人从来就没有手软过,自己在他倒下的同时还将这小子背后的赤霄剑拿了回来。

    或许他用赤霄剑应该可以和自己打个不相上下,主要就是这家伙太自大了。以为不用武器光是靠自己的异能就可以杀了自己?真是天真!

    “你居然是鱼肠剑的……主人!”这小子还算识货,一眼就看出陈安这柄剑的来历了。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要是不这么自大可能死的还会晚一点。但是我注定不能让你痛快死去了,老猫的死我这也算报仇了。”陈安说道。

    此时杨陵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他的肚子以及内脏都已经被破坏了,想要活下来恐怕大罗神仙也难救。

    至于陈安则是倚在树下看着对方死去。只有看到他咽气了自己才能放心。同时他也正好歇一歇,刚才的打斗耗费了他不少内力,况且自己肩膀上还有一根树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