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4 算了算了
    ,

    况且陈家也明显感觉到还有一股势力在操纵这一切,如今局势看起来波云诡异,他们都选择观望。

    京城的夜晚是不平静的,白老爷子此时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坐着,那模样像是睡着了。可是周围的人都不敢大声喘气,而这周围的人则是他的儿子们。

    白广军,白广礼以及白萍。

    “谭民方死了?你们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虽然山高皇帝远,可是这点事还是被白老爷子知道了。

    这里面牵扯到两条人命以及白家在南方的布局,还有就是牵扯到了陈安,所以这件事老爷子还是很关注的。

    “这件事是他和陈安的矛盾,所以我也不是太清楚。”白广礼说道。

    谭民方抱上的不是白老爷子的大腿,因为他还没有那个资格。所以谭民方生前主要的示好对象是白广礼,这也算是白家白广礼的人。

    所以谭民方才能在中海横行霸道!

    “及时撤出来了?”

    “嗯,警察应该查不到白家的影子。”

    “把那两个小子接回来吧!这段时间不要闹事。”白老爷子没有过多的去说什么,这个小型的家庭会议就散了。

    而白广礼走出去的时候汗都下来了。其实这件事远远不是这个样子的,或许谭军是京城那个五爷派人杀得,可是谭民方确实白广礼的手段。

    目的自然是让陈安陷入舆论之中,为了打击这个小子他也算是不择手段了。只可惜那个人承诺给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兑现。

    当然白广礼心里这点小九九是谁也不知道的。为什么呢?自己别看是白家的人,可是如果自己的哥哥当上家主,那么以后自己在白家的地位会越来越低。

    而就在这个家伙担心的时候一个人找到了他,就是那个神秘的五爷。虽然没有露脸,但是对方却给了自己很大的信任感。

    故而这件事都是五爷主导,他打辅助干的,不过瞒过了白家的所有人而已。

    回到自己家里,白广礼迅速就给那个五爷打了电话,他感觉自家老爷子迟早会怀疑这件事的。

    需要尽快找一个解决的办法。

    “着什么急,白二爷,年后就是你成为家主的重要时刻,只要你继续配合我做点事情就好。”

    “继续对付陈安?”

    “嗯。”

    “这件事我家老爷子可是禁止的。要是被抓到我或许会被逐出家族……”白广礼没有开玩笑,自己的父亲什么样他最清楚。

    如果真的知道自己私下对付陈安以及打白家家主的位置,很有可能就让他这辈子都回不了白家。

    “你家老爷子让你努力工作平等竞争家主的位置你不是也没有听么?呵呵,白广礼,你放心,只要陈安死了,你所有的问题我都会给你解决。”

    那头五爷的声音有点阴沉,但是却有一种无可置疑的感觉。

    “希望你说话算话。”白广礼挂断了电话。

    自己为了野心,也拼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一定要陈安的命,可是他还得继续演下去。只要等到年后这个人一动手,自己带着白家配合他对陈家出手,白家的家主之位也就唾手可得了。

    而此时五爷却在自己的房间里阴森的笑着。

    这个计划能把白家拉下水也是一个巨大的收获。他要的不止是陈安的命,还要陈家……

    至于陈安晚上则是溜达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事情了解的差不多,陆津知道的也就一点,那就是谭民方私下好像和白家有联系。

    就这么简单,而陈安想自己父亲等人不让自己继续调查可能就害怕再扯出白家来吧,毕竟自己和他们家可是颇有“渊源”!

    “哎,我也不是什么小孩子,哪能直接杀过去。看来都想钓鱼啊!”陈安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为了不打扰三女睡觉这小子特意从窗户进来的。

    结果这货刚躺在床上狗血的事情发生了,床上怎么特么有人?

    而且对方好像也察觉到了有人进来。一个飞踢陈安猝不及防的被踢到柜子旁边了,还好他躲得快,不然绝对奔着柜子里面去了。

    这个力度陈安用后脑勺都能猜到是童云萱。

    见对方又攻了过来,陈安刚想说话但是又被童云萱凌厉的招数怼回去了。

    几个回合下来……

    “是我,陈安……别打了,小萱萱。”陈安都想哭了,自己刚躲过一脚结果太得意了脑袋撞到了书柜上,这一下子磕的不轻,这货刚想捂脑袋童云萱就又踢了过来。

    陈安还不想误伤到她,所以自己只能默默地承受了这一切。这才有功夫说话!

    “什么?”童云萱听到是陈安的声音之后才把桌子上的花瓶放下,要是他在晚说一秒陈安可能就会被爆头了。

    几分钟之后,童云萱坐在床上看着这货。

    而陈安则是委屈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回家你不走门?”

    “这都凌晨一点了,我这不是怕你们醒了么!”陈安说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自己回个家怎么了?居然遭到非人的对待。

    “我还以为是小偷。”童云萱翻了个白眼,原来今天她的房间窗户坏了,修窗户的明天才能过来修。所以她就晚上到陈安的房间里面睡觉了,结果还闹出这么一个乌龙来。

    “得了,既然不是小偷那就睡觉吧。”陈安虽然被打了很委屈,但是接下来可不见得是他受委屈了。

    ……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陈安就被赶出房间了。

    “祖宗,这才五点多啊。”陈安打着哈欠,昨天晚上睡得就不早,今天还起的这么早。他有点想死的冲动。

    “快出去,就说你在沙发上睡得。”童云萱这个时候表现出一个女人该有的娇羞。要是让楚倩和刘晶看到自己估计会很不好意思。

    “真是的……”陈安困得不行也没有跟她理论,自己在沙发上补一觉就好了。

    今天爱谁谁,自己是绝对不去上班了。这两天太烧脑了……

    结果刚出房间这货就傻眼了,为什么刘晶也起的这么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