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2 善意的提醒
    ,

    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跟张远一说,张远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不论是私下交情还是陈安以龙组的身份,都有机会和陆津谈一谈。

    只不过当陈安准备进去的时候还是被孙雅娜拦下了。

    “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么?”看到孙雅娜欲言又止的样子陈安忍不住问道。

    因为今天孙雅娜做的事情太反常了,自己虽然尊重她。但是却也不能让她这么捣乱啊,陈安估计她肯定有事情瞒着自己。

    “那个……有人告诉我让你别插手这件事。”孙雅娜唯唯诺诺的说道。

    虽然她知道陈安不甘心这么去做,可是自己还是要提醒他。因为这件事影响好像真的不小,据可靠的消息传来,目前陈安与谭民方的冲突已经有人关注了,而他们其中一个已经死了。那么所有怀疑对象都会是陈安。

    “谁啊?”果然如此,难道有人威胁孙雅娜。妈的,要是让自己知道非得扒了他们皮不可。

    “我爸!”孙雅娜说道。

    当孙雅娜说完陈安刚到嘴边的话当时就咽下去了。好悬没有说出来,孙雅娜她爸?陈安刚才后面其实还有话,是想说哪个王八蛋敢这么干预自己的事情。

    这要是说出来陈安感觉自己的命可能也就交代在这里了。说孙雅娜她爸是王八蛋,那么孙雅娜是什么……

    “咳咳,那个我老丈人这么关心我啊。”陈安厚颜无耻的说道。

    孙雅娜听到知道踢了陈安一脚,虽然自己和他在谈恋爱,可是也不能这么快的说了出来啊。况且她感觉这里是单位,还有这么多人呢。

    狠狠的掐了一下陈安之后把这货带到自己的办公室,而陈安也跟着过去了,自己也很想知道自己这个“老丈人”说了些什么!

    “我爸说这里面大有文章,如果你要是不牵扯进来或许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你非要调查真相的话可能会把自己陷进去。”孙雅娜把自己父亲的话都跟陈安说了,自己离开家里这么长时间。父亲知道她的情况这是孙雅娜早就意料到的,可是她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也同样关注陈安……

    陈安沉吟一下,自己是不可能不调查这件事的。因为要是不把真相查明白的话可能自己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了。到时候可就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被认作屎了。

    “他还说如果你不明白的话以后就明白了。”其实孙雅娜对父亲的话也是很不理解。可是父亲就让自己这么转达给他的,看着毫无逻辑的东西里面好像有着很大的玄机一样。

    “既然老丈人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只能听话了。”陈安无奈的说道。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并没有放弃和陆津接触的机会。自己只要不让孙雅娜知道就好了。

    孙雅娜听到陈安的话奇怪的问道:“你不奇怪?”

    “奇怪啊,可是你父亲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都快要过年了。这时候还是谨慎为妙。”陈安说道。

    两个人中午的时候还吃了一顿饭,今天大半时间都在警局打发了,而下午的时候陈安也收到了自己父亲的电话。让他惊讶的是陈廷军一样也是这么说。谭民方这件事到此为止,剩下的家里会替他摆平,其实也没有什么麻烦事。因为作案的的确不是陈安,这里面只要说明一下就好。再说这个纨绔圈子恐怕还没有人敢在陈安的背后碎碎念吧。不过在这期间陈安还向陈廷军问了一件事,那就是孙雅娜的父亲到底是谁?

    孙雅娜这个年纪就能当上副局长,虽然功劳占一大半吧,可是也不可能直接就是副局长,况且陈安看张远那个意思也有点忌惮孙雅娜的意思。

    “你还好意思说这个,臭小子,你知道老子在后面给你擦了多少屁股吗?”陈廷军一提这个就火大,自己这个儿子哪里都好,可是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太花心了。你说一个有能力的男人有几个关系不错的红颜知己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看看陈安交的都是什么人啊,都是世家的大小姐。现在陈廷军听陈娜说京城的这个纨绔圈子都称陈安是千金小姐收割机。

    “呵呵,那个我也是情非得已啊。”陈安一脸苦闷的说道。有的女人真的不是自己主动的,而是她们率先对自己发出攻势的。按照陈安那个想法,岂能不把便宜占回来!

    “……”陈廷军原先觉得自己年轻的时候是纨绔子弟,有种花花公子的状态。并且自己还有点厚脸皮,可是现在发现自己和儿子想比简直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总之现在你给老子收敛一点,要不然我都不敢保证几家老爷子会不会合伙过来收拾你!到时候陈家也护不住你。”

    “知道了。”陈安这头说道,接着又听陈廷军唠叨一会儿,哎,一个老爷们还这么唠叨也是醉了。当然如果陈安把继续努力的想法说出来可能会气炸陈廷军的。

    挂了电话之后陈安一拍脑袋,自己问了半天结果却被自己父亲打岔说过去了。到底还是没告诉自己孙雅娜父亲是谁!

    而陈廷军那头挂断了电话之后一个男人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笑呵呵的。

    “老陈,没想到你也有抓耳挠腮的一天。”

    “孙缪,老子那是故意让着这个兔崽子,不然以我的手段这个小子还敢这么跟我咋咋呼呼。”在外人面前陈廷军顿时感觉脸上无光,刚才打电话光记着给陈安诉苦来着。都忘了办公室里面还有这么一位呢。

    “你就跟我装,你儿子拐走了我的女儿,你还在这里跟我装什么,哈哈哈哈!”孙缪大笑着说道。

    没错,这个叫做孙缪的中年人就是陈安一直在问自己父亲的人,也就是孙雅娜的父亲。估计陈安死也没有想到自己想要调查的人就坐在自己父亲的办公室里面和父亲一起开怀大笑呢。

    “哎,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别看陈廷军作为一个军区的司令一天总是绷着一张脸,其实那是因为还没有让他觉得可以聊天的人出现。要是碰到几个老友这家伙也马上恢复本质,要是按照陈安的话来说父亲就是假高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