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9 他是我妹夫
    ,

    砰!

    这次陈安没有碰她的胳膊,毕竟人家都已经打石膏了要是再打的话也太没有人性了,所以这次他一个大飞脚就踢在了陆津的肚子上。

    陆津这小子当时就蹲下来,倒不是他故意蹲下,而是这肚子犹如被陈安踢出身体一样,他实在扛不住了。

    “妈的,还想给老子动用私刑,真是活拧歪了吧。”陈安边踢边说道。

    因为这些人虽然是军人,可是也不能随便开枪,再加上陆津想看的陈安被打的狼狈模样,所以这个封闭的审讯室里面一点可以用的武器都没有。倒是陈安一直踢的挺爽!

    看了看时间,陈安叨咕着也该差不多了。自己应该出去了,要不然晚饭做不上很有可能又会被三女嘲讽一番。

    哎,一脚踢开了审讯室的门。这个时候外面放风的一个士兵看到陈安双手插着兜慢悠悠走了出来。

    当时就问道:“你怎么出来了,他们呢?”

    被陆津安排在这里放风那么这个小子理所当然的知道他们是要干什么,不过怎么打了这么长时间这个小子居然完好无损的出来了?要说陈安将他们都打倒这小子是一点也不相信的。

    可是当陈安悠闲的拿手指了指里面,这小子一看嘴巴都能塞下一个足球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难道在演戏?

    不过还没等他要叫人来抓住陈安呢,迎接他的就是一脚。直接给他也踢进审讯室,之后陈安利索的把门关上了。

    看到大门还能锁上陈安叨咕:“这部队的东西就是好,这么踢还能用。”

    既然出来了那么就直接去找李威吧。都在人家地盘了要是还打电话那就有点摆谱了,况且自己之前也听他父亲说李威算是陈廷军的拜把兄弟,关系好着呢。

    这样陈安也就不打算把这件事闹大了,不然人家脸上也无光不是。

    三步两步走到了警备区高层的办公区域。看到陈安一身休闲装跟逛街一样慢悠悠走来,下面站岗的士兵当然不能让他进去了。

    “你要是没有相关证件就不可以进去。”士兵说道。

    他们虽然轮班站岗,但是对于平日里进入这栋小白楼的人也都清楚的差不多,还没有见过这个小子这么悠闲的往里走呢。

    “那个,我找你们首长有事儿,可不可以帮忙上去通报一声,就说我叫陈安。”对于自己被拦着他一点也不例外,要是真的毫无阻拦的就走进这个警备区高层的办公地点那才不对劲儿呢。

    士兵看陈安一脸笃定的样子自己有点怀疑,而当他问了陈安找谁之后就认为陈安是不是来这里找事!

    李威作为警备区的一把手,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对方把家属带进来过呢,再说一个跟他们年纪差不多的人居然敢直呼李司令的名字。在他们面前这个吊儿郎当的小子典型是在找事儿,要是首长能随随便便让一个人找下来那么他们也就是摆设了。

    “你如果不拿出相关证件,那么就别想进去。”

    “我说兄弟,我真的认识你们司令!”陈安无奈的说道。

    怎么自己可下有一次按照流程光明正大的走进去还特么被阻拦了?

    真特么卡脸……

    正在这个时候一堆士兵也往里面走。为首的那个小子还对门口的士兵拍了拍肩膀。

    刚准备进去结果就被陈安踢了一脚。“小子干什么去了?”

    “谁特么……我操!”童云鹏刚转过身来就看到这被拦着的小子不是陈安么!

    而他们那几个兄弟可就不那么认为了,看到这个小子敢对他们的队长动手,当时就把陈安围起来了。

    “都特么给老子住手,这是我妹夫!”童云鹏及时的制止了他们这群兄弟的行为。

    不然以陈安的身手他们这群兄弟可能没个十天半个月的都下不来床。

    陈安听到这货的话之后一脸黑线,妈的。自己什么时候成他妹夫了,可是一想还确实是,童云萱不是他妹妹么!自己可不是人家妹夫……

    只见童云鹏让那几个弟兄先回去,自己和陈安当然要说会话了。

    “我刚执行完任务准备回去报告老李呢。你咋的了?怎么让拦在这儿了?”

    要是早知道陈安被拦在这里童云鹏一定要在后面录个视频。军区比武冠军居然连警备区的首长办公楼都进不去,可不可笑。

    “别提了,这不是有人找我麻烦么!我寻思跟上头反应反应。”陈安笑呵呵的说道。

    童云鹏倒是眉毛一挑:“谁胆子这么大,找你麻烦?”

    不说陈安背后有谁撑腰,就是陈安的个人实力也足以不容小觑,在中海居然还被人欺负了?并且看起来对方还是警备区的,不然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哈哈,我可能长得太帅了所以他们嫉妒我!”

    “来,进去吧。在这里吹牛逼容易挨打,虽然他们不一定打得过你。”童云鹏一脸黑线的说道。

    自己还以为自己够自恋的呢。跟陈安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真不知道自己那个傲娇的妹妹到底看上陈安的哪点了。

    两个人进去这回门口站岗的士兵也没有阻拦。废话,跟着警备区的兵王勾肩搭背,那能是普通人么!况且他们也看得出来陈安的身份好像还比他们的兵王童云鹏还要高。

    两个人拐弯抹角到了李威的办公室。这一路上童云鹏知道谁惹了陈安的霉头了。

    “那个谭民方总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老子早就想揍他了。原来他儿子前天死了啊……”

    理清来龙去脉之后童云鹏说了半天,陈安也没听出这货的主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就从他的口中听出来谭民方在这里也不是很得人心,并且派别上也与李威不同。别看李威是一把手,但是暗地里谭民方并不怕他,陈安听到这个就松了一口气了。

    他这么低调的找李威就是害怕两个人再是朋友什么的,不过一想也不可能。谭民方那个人作风都不是张扬了,简直就是为非作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