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8 悠哉
    ,

    这种攻击对方心理造成伤害可比打他一顿厉害多了。谭民方这么想着所以也就没有把陈安当回事儿,一上午的时间陈安还真的没什么动静主要是这货发现这里条件不错,够安静,也没有打扰。

    运转体内的圣天霸王决三个周天之后慢慢停了下来。而此时陈安盘腿坐着几乎到了这个审讯室的屋顶,之前有过介绍,这个功法厉害是厉害。但是同样也有其逗比的地方,那就是运转的时候整个身体都是往上飘的状态,当然这不是身体被掏空的表现……

    下来的时候陈安抻了抻胳膊,别说自己很久都没有这么心无旁骛的修炼了。

    “嗯,神清气爽。下面是不是该表演节目了。”陈安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快到中午了。

    看来这个谭民方还真的没把自己看在眼里。居然连手机都没有收走,这样陈安想要无形中装个逼难度加大了啊。

    有手机是不是代表自己可以随便找人了。

    自己又做了一百个单手俯卧撑,这玩意其实按照陈安现在的体能想做多少个就做多少个。但是如今他已经不是在数量方面下功夫了,还有难度上。

    比如电视剧里面单手指操作,在陈安这里是完全可以行得通的。至于他为什么身体这么好还要归功于古武交流大会的结束。老头子给自己身体的梳理,不然他的暗伤太多了,并且新伤旧伤加在一块儿即使是主角也承受不住这么大的身体负荷啊。

    做完之后陈安轻松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没意思,那么就开始折腾他们吧。

    想到这里陈安没有直接让人去找李威,如果这么一步到位的让谭民方下去陈安可能有一万种办法,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这个谭民方到底有多大胆子,要是真的敢这么冤枉好人的话陈安可以让他死的很有节奏感,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并且陈安还想钓着这背后的大鱼……

    “老大,我盯着呢!这个老小子还没有什么动静啊!”

    小白在那头说道

    。

    在自己被抓了之后陈安就让小白去盯着谭民方,因为陈安总有一种感觉这好像是给自己挖的坑呢。

    杀谭军什么时候不好非得自己去这里跟他比赛的时候。不得不说陈安还是有一丝危机感的,因为有些事情别看明面上不是奔着你来的,可是当刀真的插在你的身上可就晚了,防患于未然最重要。

    “继续盯着,我想看看他背后还有没有人了!”陈安说道。

    “他背后确实有人,一个护士再给他换药……”

    “……”陈安无语的挂了电话。两个人的谈话好像不在一个频道上

    。

    不过小白监视着他就行了,如果到下午还没有动静那么自己就要开始反击了。

    如果再冒出什么人的话那就一起收拾。因为陈安总感觉事情巧合的让自己不得不怀疑这件事。

    “叶楠,你那头怎么样了?”陈安又给叶楠打了电话。

    小白负责监视谭民方,而叶楠也没有闲着。找最近出入地下赛车场的记录,就算没有人为的记录监控总该有吧。以叶楠的本事想找到那些应该不困难,他倒是想要看一看到底是谁暗杀的谭军。

    半天就这么过去了,楚倩倒是没有太过担心陈安。因为这货已经跟自己报平安了,以他的身份想要摆平这件事那太容易不过了。可是担心陈安的另有其人,关莉今天上班听到陈安被军方带走的这件事,心里忐忑不安。

    自己想要给他打个电话,可是一想对方指定把陈安手机拿走了。这可怎么办?

    正当她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陈安的电话来了。

    “你在哪里?有没有受伤啊?”别看关莉平时很放心陈安,但是遇到这种事情她还是有一种隐隐的担心。

    “你知道了?我没事。这里舒服着呢。”陈安也是在里面无聊,这才想到关莉也应该听说了这件事,还是给她报个平安吧。

    至于其他的几个女人陈安想了想,自己还是发一个朋友圈吧。这么挨个联系也太费劲了。

    在陈安刚把自己平安无事的朋友圈发出去之后,就有人在下面评论了。众女都听到了一些风声,正在纠结要不要给陈安打电话的时候看到这个朋友圈,所以也都放下心来了。

    正当陈安在这里鼓捣手机呢,审讯室外面的门打开了。映入陈安眼帘的是谭民方的那个警卫员,虽然被几个士兵围绕着,可是依然挡不住他那个挫样,因为他的胳膊还打着石膏。

    “哈哈,在里面的滋味爽不爽?”陆津说道。

    自己昨天被陈安打的胳膊骨折了,今天首长就告诉自己可以随便处置他,陆津怎么能不高兴?

    陈安看着对方慢悠悠的说道:“看来你跟你上司没有一个好玩意啊。都是一丘之貉!”

    当他看到陆津那因为可以报复而激动的表情之后就知道这个小子的心术不正。昨天他确实执行了谭民方的命令,可是同时自己也有轻蔑的情绪。

    这种弯弯绕绕陈安看的最清楚。

    “你们几个好好让这个小子舒服舒服!”听到陈安答非所问他也没有计较,因为一会儿这小子可能就笑不出来了。

    或许他的身手是不错,可是这里是哪里?这里是警备区。

    随便叫几个士兵就可以让这个小子被打的满地求饶。而陆津把审讯室的门关上了,自己也跟着进来了。他要好好看看陈安求饶的样子。

    只不过事与愿违,三分钟之后在陆津眼前的只有一群躺在地上哀嚎的士兵。他傻眼了,陈安这是什么身手啊?这武力值也太逆天了吧。

    陈安慢步向对方走了过来,真不知道这个小子是怎么当上警卫员的。在陈安眼里这小子的身手还不如旁边的几个士兵呢。看来也是溜须拍马之辈。

    “怎么这个表情?刚才不是要说让我舒服一下么?”陈安站在陆津的面前。

    而此时这个小子才从刚才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