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6 两头跑
    ,

    听完陈安的描述之后张远紧皱着眉头,倒不是他怕陈安惹麻烦。就陈安那个背景,估计什么麻烦在他那里都是微不足道的,主要是他暗自庆幸警察得亏没有听谭民方的话动手,不然今天的事情估计都能把警局搅进去。还有,让他有点恼火的是谭民方一个军界的人凭什么对警方指手画脚!

    别看底下这群人都有点害怕,可是已经时任副市长的张远根本不惧这个人。

    “陈老弟,这件事我也是没有发现,这样,你先把电话给周围那个队长。我很他解释解释!”

    张远说道。

    陈安将电话给了那个领头的警察。

    只听这头警察声音有力的说道:“回局长,我是刑侦二队的队长姜宇。是,我明白了。”

    姜宇在听到局长隐约说了陈安的背景之后立刻知道怎么做了。身为手下就得有这个能力,别说这事拍马屁,而是职场的一个技能。

    上头咽口吐沫你就知道对方想要喝水,不能每天总是领导都直接这么说你给我拿杯水什么的,那样你这个员工也干不长。当然这还要看自身的能力……

    本来陈安也没有什么问题,况且他都把信息留下来了。有什么事情也可以直接联系到对方,所以姜宇在局长的示意下迅速就让警察们撤了。

    今晚主要案件还是谭军死亡的案子。谁能想到这让死者家属这么无理取闹一番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而陈安也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声谢了就带着关莉走了。这晚上冷风搜搜的在外面站一会儿都觉得冷,更何况他们站着这么长时间了。

    “咱们去吃什么啊?暖暖身子!”显然陈安还没有忘了晚饭,要是一般人可能早就因为今天这件事而回家去了。

    不过在陈安眼里这只是一件小事儿而已。天大的事情难道还有吃饭重要?

    “居然还寻思吃,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关莉说道。

    虽然自己平时活泼大胆,可是真的被枪指着她的冷汗还是下来了。这可是真正的枪,代表着死亡的意思。

    听到关莉这句话陈安眼睛瞪得溜圆:“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走,吃火锅……”

    关莉被陈安带去一家火锅店吃火锅去了,这么冷的大风天吃一顿火锅正好可以去去寒,而陈安则是趁着吃饭的功夫和关莉调侃起来。

    其实他也不是非得要去吃饭,这么做就是为了消除关莉的心理阴影,不然他敢保证关莉晚上回到家之后肯定担心这件事。毕竟陈安打的可是一个军官,并且还开枪了,这可不是小事。

    两个人吃完饭之后又去了附近的夜市去逛了逛,这么一折腾关莉的注意力果然被陈安成功转移了过去。

    他们今晚算是开心了,可是有的人不开心,反而十分愤怒。

    那就是谭民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的怒火都快要从脑子里面溢出来了。

    自己的儿子死了,然后自己还被嫌疑人用枪打穿了手掌。这要是能平衡才怪了,当然他忽略了自己主动找茬这件事。

    自己的警卫员也没有好到哪去,胳膊被打骨折了。也得亏陈安是脚下留情了,不然这个小子可能这辈子都抬不起来这条胳膊了。

    “给我查,这个人是谁?还有,不能让他走出中海!”谭民方脸色阴郁的说道。

    旁边的人答应着,这个时候就不得不介绍一下谭民方的具体身份了。中海市中海警备区参谋长,这个职位在警备区

    算是一个高层了。这口气他当然不能善罢甘休。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陈安第二天一早偷偷溜回家去了。昨晚他本来就放心不下关莉,其实这货就是为自己的花心找借口。所以在她那儿待了一晚上。

    刚刚进家门把门关上,结果他就发现沙发上有三个女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陈安尴尬的看了一眼手表,这才五点啊!你们难道都不睡懒觉么?

    “咳咳,嗨!”陈安来了一个尴尬的打招呼。

    童云萱冷笑:“这一晚去哪了?你别说你拯救地球去了?”

    她们三个女人都很生气,因为家里明明都有三个大美女了。这货居然还想往外面跑,什么意思?

    “啊哈哈哈,我,我出去玩了……”陈安说道。

    自己昨天就跟楚倩说自己下午有事情,结果晚上的事情没有说。因为谭民方的事情自己也忘记了,等他想起来的时候已经半夜十一点了。

    陈安一想还是别打电话了。没准她们睡了,总之这一系列导致的后果就是陈安被三女判定为夜不归宿的男人。

    楚倩冷着脸问道:“那你跟我说说去哪玩了?”

    这次她真的有点生气,虽然陈安完美的解决了鼎安集团的人在自己公司闹事的问题。但是这晚上不回来也不打一声招呼,她这个妻子都不知道。

    昨天二女问她把她弄得可尴尬了,所以晚上三个女人只好叫了外卖。

    种种因素让陈安这个早上过得那叫一个生不如死啊。

    他从来没有这么期望过早点上班这件事。面对三女连环炮一样的攻击,他能做的也就是老老实实站在她们面前承认错误。

    当然这货就算死也不会说自己晚上和关莉一起飙车去了。女人心里知道个大概可能没有多大问题,但是这件事要敞开摆在明面上说,那可就如同火山爆发了。

    其实她们也知道陈安说的“玩”的意思。只是互相都没好意思点破这件事。

    好不容易熬到快要上班的时间了。陈安给她们做了一桌丰盛的早餐。与其说丰盛倒不如说营养,小菜加上粥。

    女人们都喝多一小碗粥,虽然很爱喝但是都表现出不屑的神情来。陈安苦笑,妈的。自己就算是和老头子在一起也没有这么伺候过他啊。

    不过谁让她们是自己的女人来着,哄完那头哄这头,陈安真的很想找个时间描述一下自己的血泪史。当然他在广大男同胞眼里是典型的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表现,如果把苦水倒出来可能会被打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