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5 高级人渣
    ,

    只不过对方好像并没有把陈安的话当回事,谭民方说道:“如果你们还想要拒绝调查,那么我的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

    “看你这个样子是想要屈打成招了呗?”陈安说道。

    “呵呵,我只不过看你有重大嫌疑。”其实谭民方会看个屁,自己儿子死了他伤心还来不及呢,只不过这个场面不允许这个大老爷们失声痛哭。这都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当他看到陈安两个人那无所谓的笑容之后就感觉不爽了。本来就是因为和他们飙车自己的儿子丢了性命,对方现在还是这个样子。谭民方已经考虑要用自己的权力将他们送入暗无天日的牢房里面去了。不管他们跟这件事有没有嫌疑,自己都要这么做以解自己的丧子之痛,而真正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他也不会放过他!

    “既然你不听话,那我就教教你什么叫听话。”陈安看着警卫员还在用枪指着关莉,自己身影一闪就到了警卫员的身边,仅仅是一脚就把他手里的枪给踢飞了。

    旁边的警察都懵圈了,这个刚才态度还算不错的录口供的人也太彪悍了吧,居然敢跟这群人打起来,同时他们手里的枪也偷偷拿了出来!

    至于警卫员还没等反应过来的自己整个人就飞了出去,随后一只脚就踩在了自己刚才拿枪的手上使劲的碾。

    “知不知道拿枪指着人不好,这可是要拿性命来做赌注的。”陈安声音很低的说道,他知道这么做可能会引起大麻烦,可是自己还在乎麻烦么,甚至陈安还在想是不是有人在陷害自己,而这个谭军只是一个倒霉的导火线!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来:“你要是再乱动一下这个女人的性命可能就不保了。”

    陈安一回头只见谭民方手里拿着枪指着关莉的脑袋上,这个人还不算笨,知道拿关莉来压制陈安。不过这个看似不笨的想法实则是最愚蠢的决定。

    “我数三个数,放了她!”本来就讨厌被别人威胁的陈安此时在爆发的边缘,因为他看出来了对方就是想要找自己的麻烦。

    “呵呵,我也数三个数,把手举起来蹲在地上。我会考虑放过这个女人。”

    当谭民方说完这句话之后陈安笑了,笑的很阴森。自己脚一勾把刚才那个手枪踢起来直接指着对方的头上。

    “三,二……”陈安说着话的时候自己的枪也瞄准了谭民方,他确定自己可以在他动手之前打死他。

    场面一度难以控制,而这个时候警方也都懵了,怎么嫌疑人还和遇害者家属打起来了,并且他们看陈安完全就是有恃无恐的样子。

    “一……砰!”陈安没有开玩笑,自己数三个数对方还没有放人,那么事情就很好解决了。

    开枪!

    不过他没有一枪爆头,让这爷俩都是这个死法,而是打中了他的手背。

    拿着枪指着关莉的谭民方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真的敢开枪,这仅仅是一刹那的时间,自己就中弹了。

    整个人因为枪伤而分神的时候陈安一个大脚就给对方踢了出去。

    管你是什么人,想要威胁老子先打你再说。

    陈安本来不想要惹出事来,因为他的名声在中海刚刚消失,不想又被大家炒作起来,再说这也都是负面影响。

    可是对方实在太不拿他当个人物了吧?想要自己的儿子的死牵连到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找事的那陈安可不能惯着他了。

    “你,你居然敢开枪!”谭民方痛苦的说话时候还带着吃惊的语气。

    而陈安则是淡定的把关莉拽了过来,女人还是待在自己的身后比较安全。胆这个时候他也听到了几个枪上膛的声音。

    “陈先生,请你放下枪不要冲动。”

    周围的警察如今已经进入准备战斗的模式了。因为不管之前谭民方再怎么无理取闹,现在开枪的是陈安,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如此大胆。

    “好,好。不过能给我一个打电话的权利吧?”陈安说着话手里的那把枪就如同蛇蜕皮一样掉在了地上。

    让他们瞪大双眼的是这把手枪掉在地上的同时也已经是一堆零件了。这可以证明什么?那就是陈安对枪相当熟练了,一只手去拿手机一只手拆枪。

    不过这个时候这群人除了惊讶之外还赶紧找医生给谭民方救治,一颗子弹横穿手掌。这对一个多年养尊处优的人来说绝对是要了亲命了。

    “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袭击高级军官罪加一等。”谭民方呲牙咧嘴的同时还不忘威胁陈安,说实话如果陈安要他开枪,这个家伙还真的不敢。

    陈安轻蔑的看着对方说:“就你也配高级军官这几个字?”

    自己本来还想得饶人处且饶人呢,不过谭民方是一点也没有给自己这个机会啊

    。

    “来人,给我把他们抓起来。”谭民方情绪激动的说道。

    可惜周围除了那个被陈安打的半死的警卫员貌似没有人听他的,警察也都不想理他,主要是这个家伙盛气凌人的样子太让人厌恶了。还以为这个家伙丧子之痛所以都迁就他呢,结果现在他们统一认为这种人不值得可怜。

    “我们会根据条例处理好这件事的。医生,带着谭长官去医院!”带头的警察说道。

    总不能让这个人一直在现场张牙舞爪的吧。还动不动就掏枪,拿他们警察当摆设么?

    陈安倒是对为首的那个警察有点好感,刚正不阿,就算是碰到这种高级人渣也没有退缩。要是一般人可能早就任他指挥了。

    “喂,老张!”陈安给打的电话是公安局的张远。这么晚了要是叫孙雅娜来也不安全,其实他还顾虑的是要是这两个女人见面掐架怎么办?

    那不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是找张远一步到位吧。

    这个时间张远刚在家吃完晚饭,正坐在沙发上喝茶呢。结果听到电话里熟悉的声音,自己说道:“陈老弟?”

    “对,是我。我这里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接着陈安把这件事简要的说了一下,唯一的意思就是先让警察放了他们。

    毕竟他们现在是被警察定义为危险人物,起码得先找一个人给自己解释一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