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4 无理取闹的人
    ,

    周围的人听到陈安那毫无头脑的一句话都懵了,这个小子想陈我给富二代想疯了?还是在这里装成有钱人骗小姑娘呢。

    而关莉听到他的话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也就是你能想到这里了。”

    大家都关注着死人的这件事,但是只有陈安脑回路清奇的想到了别的地方。

    不过正当气氛有点尴尬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刚才那个小子的脖子。

    “说我可以,不过要是再说我的女人是狐狸精,那么我就送你见你的祖宗!”

    不得不说陈安这个转变也太快了。一秒钟就变脸了,而且那个语气以及神态完全不是开玩笑的。

    年轻人被掐的呼吸不过来,双脚离地一个劲儿的乱蹬。别看刚才这个小子轻而易举的把周围的气氛给渲染起来。可是真的到这个时候没有人敢上,为什么?

    说话这么多人可能大家也就图个乐呵,但是真的动手可不好有人帮他,非亲非故的。再说陈安那个样子一看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

    “知道了嘛?”陈安微笑着问道。

    那个形象宛如一个笑着的恶魔。而这个小子费劲的点了点头,他倒是也想说话。不过现在感觉自己的喉结都被陈安给按进去了一样。

    松开之后陈安领着关莉在这里站着,如今赛车场的真正主人已经来了,并且这个人海很机灵的把周围的所有人全都封锁了,最好一个也被跑,其实这群飙车的小子们也没打算跑。

    因为这个时候谁提议要走,谁的嫌疑就越大。警车也在事发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就来了。知道发生命案之后他们就火速赶了过来,同时也好奇这件事。

    因为地下赛车场每年都会有几个人出现意外事故的。可是这一般都会选择私了,赛车场赔钱就完事了。可是这次怎么选择找的他们呢。

    当警察到了之后做了专业的调查,这才知道死这个人背景不是一般大啊。居然是中海警备区的人。

    而陈安他们做完笔录正准备走呢,一辆车就开了过来,上面的军用牌照证明着它的不一般。

    而下来的人虽然没有穿工作的衣服,但是不怒自威的感觉给人一种军人的气势。他就是谭军的父亲谭民方。是中海警备区的参谋长。不过他现在很愤怒也很着急,自己的儿子居然出事了?死了?

    这对于他一个老来得子的人意味着他们家的延续就没有了,到底是谁?

    警察们虽然调查现场不允许别人进来,但是人家的家长看一眼还是允许了,谁让这个人亮出身份之后就没有人敢拦着了。当他看到自己的儿子惨死在车里的这一幕的时候,脑海里一直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个念头破灭了,自己的儿子被人一枪爆头!死的时候眼睛睁的大大的,仿佛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查清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了吗?”谭民方声音阴沉的说道。

    “暂时还没有,我们还在努力的调查当中。”警察在旁边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不怪他们,因为这些警察比谭民方来的稍微早那么一点点,这么短的时间破案简直不可能。“不过我们已经封锁了周边的区域,努力追查凶手。”

    “废物!”谭民方说道。他现在恨不得手刃了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而警察居然还没有什么办案头绪。他岂能不生气,一旁的警察也没有搭话,谁让自己没人家身份地位高了。

    “带我去见见跟我儿子飙车的人!”既然警察没有头绪,那么自己就要亲自找线索。

    警察将谭民方带到了陈安他们的面前,陈安他们这个时候都准备开车走了,因为笔录已经完事了。他们难道还要看着警察在这里忙活等着监工?

    此时陈安正在跟关莉讨论晚上要吃什么的话题,关莉虽然经历了这么一个意外。但是自己没有看到现场的画面倒是也没有什么,说道吃饭她还在仔细思考。其实这是陈安故意的,让关莉放松,转移她的注意力。而陈安没有看现场,就算他看到之后也可以淡定的吃饭,谁让他对于这种情况早就司空见惯了。就算是再恶心的画面他也可以吃的下去饭。

    而谭民方看到这一男一女还讨论晚饭的时候自己的怒火就上来了。

    “我儿子因为和你们飙车死了,你们还有心情吃晚饭?”冷笑的声音让旁边的人不寒而栗,因为这点不怒自威的气势谭民方还是有的,更何况他现在很愤怒。

    陈安看到这个人之后很奇怪,难道这货就是谭军那个小子的父亲。这个时候警察悄悄的走到陈安面前说道:“陈先生,这是死者家属。希望和你们谈一谈。”

    带头的警察态度不错,所以陈安也没有拒绝,但是他还是不爽的看着谭民方:“怎么?难道还要我们给他披麻戴孝一百天?”

    这里面本来就没有他们什么事情,结果众人都是怀疑就已经让陈安感到很不爽了,而现在谭民方那盛气凌人的态度更让他不爽起来,难道还真的想把屎盆子往自己这里扣?

    “呵呵,就你现在这个态度我就可以断定你肯定有重大嫌疑!”谭民方说道。

    陈安无奈的笑了笑,跟关莉说:“你先去车里坐着,我解决完之后就过去。”这时候天气已经很冷了,他可以冻着但是他的女人不可以!

    可是正当关莉准备走进去的时候谭民方身后的警卫员突然把枪举了起来:“不准动!”

    陈安脸色阴沉的看着对方:“你什么意思?”

    谭民方说道:“在没有我的允许下,这里谁也不准走,还有,如果走了我就把你们当成嫌犯!”

    “哈哈,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儿子这个德行果然是跟你学的。”陈安笑着说道,不过他的笑是冷笑。

    “看来你们有仇?”

    “把枪放下,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陈安说道。他虽然对着谭民方说的,实则是在警告那个警卫员,因为陈安知道,要是没有谭民方的授意,对方是不可能敢拿出枪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