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8 让你清醒一下
    ,

    田正哪还有之前那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脸。这个时候就算陈安让他叫自己爸爸都是轻而易举的。

    十五层楼的高度,这个小子也就是今天没喝水,不然这绝对吓尿了。

    “就看你叔叔来的及不及时了!”陈安还一只手拎着他一只手点燃了一根烟。

    给这群人看到那叫一个心惊肉跳。不过没有一个人可怜那个小子的,之前拿鼻孔看人,这回陈安这么惩罚他也是应该的。

    只不过周玲玲担心的看着陈安。她真的怕陈安闹出什么人命来,到时候可就不好解释了。

    “大哥,求你让我进去吧,我,我恐高。”

    田正双脚用力往上蹬着,可惜陈安拎着他,他身体又不敢使劲晃动。不然这要是掉下去绝对死了!

    “大老爷们恐高?”

    “对,大,大哥。有事好商量。”从之前那副看着文质彬彬的商业精英的样子到飞扬跋扈大闹市场部再到如今这副孙子的模样。

    田正很完美的诠释了半个小时的表演时间。

    要么说只要可能,每个人都是影帝,就看你能不能激发出自己的潜力了。没看陈安正在激发他的潜力么!

    “我倒是也想好商量,不过你之前的态度让我太失望了。没事,这回之后你可能就不恐高了。”陈安继续抽着烟,悠闲的样子与现在的场景一点也不相配。

    “陈大哥,你快放了他吧。”周玲玲说道。

    自己可不想陈安因为自己的事情而遭牢狱之灾。

    “好。”陈安突然松了手。

    田正整个人都滑下去了,这回这小子是彻底尿了,就算今天没怎么喝水,但是也尿了。太特么吓人了吧,这得有多少米?摔下去绝对就是死了,连残疾都算不上。

    不过在这小子刚被死神拽走的时候,陈安的手又捏住了这个小子想脑袋,往回一拽,这小子被拽会屋子里面。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倒不是他喜欢躺着,而是这小子根本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

    腿软不仅仅是肾亏才具有的,这样也可以。

    “刚才要不是玲玲替你求情,你死了都没人给你收尸!”陈安说道。

    这些围观的人看着这一幕心也都到嗓子眼了。陈安这要是有零点零一秒不及时,可能这条人命就会消失。

    而看陈安那个态度一点也不在乎,这得是对人命有多么漠视的存在啊。

    “以后像这种人直接在公司里面打死都不亏。”陈安对着保安说道。

    显然他对他们也是不满的,虽然他们及时控制住了场面。可是周玲玲到底还是挨了人家一巴掌。

    看着如同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田正,陈安露出邪魅的笑容。已经四分半了,田远光还没有到,只要再过三十秒,自己就给这小子来一个身体零件的拆卸工作。

    这种玩人的活他已经屡试不爽了,只是今天有一点犹豫。在这么多女员工面前这么做是不是太血腥了。

    不过自己既然说了出来,那就不能不做。一把随身携带的小刀笔直的插在了里田正耳朵两厘米的地板上。

    “只要你叔叔晚来一秒,我就割断你一根手指。”陈安说道。“看看你小子身上零部件还挺全的嘛!看来能给你叔叔撑个半分钟!”

    田正现在的心情让他直播吃翔可能都不会犹豫。自己刚刚得救之后就要成为残疾人了?

    要是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这小子说什么也不会死皮赖脸的追求周玲玲了。可能见到她还会三叩九拜,虽然田正不知道陈安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个人可以一个电话给自己的最大靠山的叔叔叫过来。并且他还可以轻而易举的要了自己的命。

    正在这个时候门口匆匆跑过来一个胖子,来人正是最近养尊处优都发福的田远光。

    一路上他不知道让司机闯了多少个红灯,因为田远光真的见识过陈安的手段。如果他想这么做,那么他就敢这么做。

    自己可不想救回一个双手都残疾的侄子回去。

    “陈,陈董。我来了!”也幸亏他点好,他家的别墅离楚氏大厦也不算太远,还真的赶上了。不过看他一脑袋汗还真是累坏了。

    “先把气喘匀了再说话。”时间到了他也赶到了,陈安倒也不是不讲信用的人。

    田远光看到自己的侄子在这里躺着瑟瑟发抖。自己也就一下子放心了,还好还好。整个人还是活的就行。

    田远光几分钟就调整好了自己。这个胖子是会做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直接来了一个九十度鞠躬。

    “陈董,真的抱歉。我的侄子给您添麻烦了。”

    他这个举动倒是给陈安吓一大跳。这胖子体格让他感觉他随时要大头朝下栽在地上。

    “你侄子的事情你自己清楚么?”陈安先问道。

    这件事也分两种情况,当然具体怎么定夺还要看陈安自己的了

    。

    “不知道……”田远光没有包庇自己,而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就在家悠哉的喝着茶准备和朋友来一个青梅煮酒论英雄呢!

    结果陈安这一个电话,这还论啥英雄啊。就连跟朋友都是匆匆打了一个招呼就跑出去了。

    “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好,下一个问题!你侄子在鼎安集团的事情你知道么?”陈安接着问道。

    自己不必看他的眼神,光是声音自己就能听出这个胖子笃不笃定。

    “知道一些。”田远光最大的优势可能就是懂得进退以及怎么对付上司了。

    自己侄子在公司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他也就是语言训斥来着。毕竟陈安不管鼎安集团已经很长时间了,关莉虽然对工作很用心。但是一个人的精力还是有限的,像田正这种中下层的管理人员她还真的未必听过。

    “嗯,很好。”陈安本来以为胖子要是不说那么自己可以顺手将他给踢出公司。

    可是田远光又一次巧妙了避开了自己挖的坑。因为田远光也知道,骗陈安与跟他作对没什么区别。毕竟欺骗有时候比敌人还要残酷!是真的没有好下场!

    作者飞天魔鬼说:今天风好大,但是还是出去考试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