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9 低调?
    ,

    段馨心里此时的想法简直比自己做生意的时候还要多。为了一个人牺牲自己的幸福值不值得?按道理来说这件事段馨是断然会拒绝的。因为这个主意也太无稽之谈了吧。

    可是想到和陈安这一路上的相处,她又犹豫了。

    不过正当她在思考的时候,陈安又被踢了出去,整个人与地面来了一个非常亲密的接触。

    要不是陈安护住了自己的脸,毁容那是肯定的了。

    “我答应。”段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喊出了这么一句。

    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决定到底对不对,以后会不会后悔,可是现在她唯一期盼的就是陈安能活下来。

    听到这话云若风笑了,很灿烂。

    虽然自己的儿子成为了废人,可是能让段家的大小姐嫁给自己的儿子,也不亏了。云南龙听到之后也颇为满意,这还是一个意外收获。段馨只要自己答应了,再加上有这么多人做证明,恐怕段家的那个老头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吧。

    要知道他们虽然不做生意,但是浪迹江湖古武界也是有名誉这么一说的。

    “既然这样,那么就算了。”云若风笑着将自己脚下的陈安踢开。南宫小雅和魏宝宝则是快速的跑过去。

    上官乐华也是跑过去将自己手里面的丹药放在陈安嘴里。别看云若风说饶他一命,可是陈安此刻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了。

    至于云若风则是人影一闪跑到了段馨面前。

    “小丫头,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带你走了。”

    “你休想。”段澄挡在自己姐姐面前。

    “小屁孩,不要……”正当云若风要把他扔到一边去的时候一只手抓在了他的肩膀上。

    “以大欺小不丢人?”一个人悄声无息的站在了云若风的后面,而他的手也紧紧抓住了云若风的肩膀。

    “什么?”

    突如其来的一个人出现在场的人谁也没有发现,就好像凭空过来的一样。

    接着云若风没有听到回答,但是他自己却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

    “啊……”

    血腥的一幕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云若风要抓段澄的手连同胳膊被这个人一起撕了下来。没错,撕下来了。

    断臂直接被这个人扔在了一旁,而众人也看清楚这个人是谁了。或许年轻一辈不认识他,可是老一辈的人包括上官乐华他们这一辈的人却都认识这个人。

    其实也不用介绍,因为段澄的一句话就表面了关系。

    “爷爷,有人欺负我们,还欺负我的师父。”

    这个人正是西南段家的家主,段震平。他虽然将云若风的胳膊撕下来了,可是神奇的事自己身上却没有一点血迹。仿佛云若风的这条胳膊本来就是假的,被他卸下来一样。

    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一个字,快!速度之快就连物体的本身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段震平溺爱的摸了摸段澄的脑袋:“放心,这里爷爷给你解决。”

    “段老头,你要干什么?”云南龙别看刚才狂的不可一世,可是现在就连质问也有点心虚的感觉。

    没办法,古武界就是强者为王。如果陈安一身宗师大圆满的境界过来砸场子,恐怕谁也不敢放出一个屁来。

    段震平一身实力已经达到宗师巅峰,恐怖程度远远要超过云南龙。别看两个人岁数差不多,但是境界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就从宗师后期到巅峰恐怕就得穷尽云南龙一辈子的时间。

    只见段震平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云南龙说道:“今天我就管段家的事情,谁打我孙女的主意我就杀谁。别人我不管,有人会去管的。”

    没有人在意后面这句话,他们在意的只是前面的那句话。这个人不计较别的事情,但是谁要是欺负他孙子和孙女,可能就不会那么简单的活下去了。

    如果现在躺在地上,已经痛到怀疑人生的云若风。一只胳膊被生生的拽下来是有多难受想必没有人会体会到的。

    毫无疑问云若风已经被段震平判处了死刑。谁让这个小子不老实,想打自己孙女的主意?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云南龙看到这一幕自己也无能为力,只要处理了陈安这件事。再把云家的人带回去就好了,不然他害怕自己也会陨落在这里。

    不过正当他准备带着云逸和云家众人走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谁让你走了?”

    云南龙心里都要骂人了,不,已经开始骂人了。

    今天高手扎堆往外冒?先是出来一个段家的那位,随后又有人过来了?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

    “哎,臭小子,到哪也不让我省心。”一个人从旁边那茂密的树林里面走了出来,一身青衫,背着手。

    颇有一副教书先生的模样,可是当陈安半死不活的看到他的时候心都要蹦出来了。

    “糟老头……你怎么过来了?”虽然陈安声音微弱,但是还是被叶远道听到了。

    “我要是不过来你岂不是会被打死?”叶远道虽然慢悠悠的走着,可是周围的人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们当众一大半都不认识叶远道。可是他们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这可是比云南龙的内力释放还要强!

    “你,你是……”云南龙虽然平时几乎不出云家,可是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男人修为让他感到恐怖,整个古武界恐怕也就只有这个男人了。

    “欺负我们昆仑山的人,一个破规矩打破就打破了。你们都很有意见?”叶远道嘴上说着话,而慢步走到了陈安的面前。

    擂台本来就因为战斗而破碎不堪,可是叶远道一走过去更加破烂了。

    这可以叫霸气外露了……

    他走到陈安身边,旁边的几个人感觉呼吸都困难了,就算是面对自家老祖也不可能有这压力啊。

    “小子,丢不丢人,被这几个弱鸡给打成这样?”叶老头虽然面对别人霸气外露,可是到了陈安这里还是一副逗比的形象!

    陈安看到叶老头自己也笑了:“你个糟老头,让老子过来低调,结果到底还是没低调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