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8 艰难的选择
    ,

    说着话的同时云南龙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向他们压了过去。虽然魏千钧几个人的修为都算是不错,可是跟宗师一比弱爆了,当时就感觉自己的身上如同压着大山一样。

    而此时南宫小雅抹着眼泪对仇青云说道:“仇叔叔,你快救救陈安。”

    这个女孩倒也是性格使然,看到陈安被这个样子对待很想替他鸣不平。为什么是云家有错在先,现在还要惩罚陈安,此刻陈安躺在地上正在咳血,可见刚才云南龙压根就没有收力,实打实的打在了陈安的身上。

    仇青云也很为难,自己欣赏陈安是不假。不过这也只归欣赏,要是赔上南宫家族一起去救陈安,那么他们可能就会站在云家的对立面了。

    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要知道两大家族可是刚刚商量好要联姻的啊。

    “大小姐,这件事没办法说啊,我不能赌上南宫家族的命运!”

    他们在这头小声商量,不过魏千钧他们那头却并不轻松,他们感觉到了云南龙发怒的气场。只要打起来,他们可能没有任何胜算。

    “云前辈,陈安跟我们家族有亲属关系,所以能不能放过他一命。我代表上官家族一定感激不尽。”上官乐华说道。

    事到如今他要是不把上官家族搬出来的话可能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

    而魏千钧听到之后也立刻这么说道,只不过开头他说的是陈安是魏家的恩人,力求保他一命。

    如果按照比赛规则的话陈安很有可能失去右手,这么残忍的手段估计到时候陈家也会将古武界搅个底朝天的。所以他们这么做一半原因也是为了古武界的太平着想。

    “前辈,不知道可否看在南宫家的面子上饶过他。”仇青云实在不忍看到南宫小雅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同时他也不忍心看到一代天才就这么陨落。

    为什么说陈安是天才,那是因为在世俗界是不可能有古武界这么庞大的资源去供你修炼的。

    就拿云宏这个古武第一公子来说,就是现在这么大了他也需要每个礼拜吃一根野山参来补身体。倒不是他身体虚,而是这样对修炼有好处。

    而陈安当然没有这个待遇了。不过即使这样两个人的修为还相同,那么在天赋方面孰胜孰负高判立下。

    “哦?青云,你也来求情?”看到南宫家的人出马云南龙的表情很耐人寻味。

    仇青云弯腰说道:“还请前辈高抬贵手。”

    云南龙本来刚开始的解决思路跟云若风一样,都以为这件事很好解决。可是现在他发现了端倪,怎么四大家族之中有三个家族再替陈安说话?

    纵使他是京城陈家的人又如何?在古武界陈家的手还伸不了那么远。

    可是这三个家族倒是跟云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更何况南宫家族刚跟云家联姻,这么不给面子也不太好。

    “既然你们执意如此,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这样吧,只要让他和若风打一架,只要这个小子坚持三分钟。不论结果如何都这么算了,我会让若风留他一命的。”

    云南龙这话不可谓不阴险,云若风就算是刚才和几个半步宗师过招之后受伤了。那也是实打实的半步宗师啊,而陈安是什么?一个先天大圆满的人而已,何况刚才云南龙已经把陈安的战斗力打下去一半了。

    基本上现在的陈安就是一个受伤严重的废人而已,表面上说是坚持三分钟,实际上也就是上去挨虐去了。

    而这个时候,陈安也终于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

    “今天各位的好意我心领了,看来不过这道坎是不行了。”陈安这么说也就代表自己答应了对方的条件。

    要是再这么拖下去的话指不定还冒出什么人呢。

    “不行,陈安。这件事由我替你。”魏鹤眼睛都红了,妈的。自己来一趟都市没有认错人,这个还真是讲义气的好兄弟。

    其实陈安说实话也就是看不惯这个黑幕而已,没想到居然惹下这么大的麻烦。要是自己再矫情,那还是不是男人了。

    “其实你们也不用在这里讲兄弟情深,我还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二爷您认同不?”云若风说道。

    “什么?”云南龙本来以为这样折磨一顿这个小子,让他成为废人也就算了。但是自己这个侄子还有更好的办法?

    “咳咳,陈安,只要你让段家的那个女人嫁给云逸,这些事情都可以既往不咎。”他这么一说云南龙眼前一亮。

    段家的人,莫非是西南段家?要是真的如此别说放过陈安了,就算是重新举办一次古武交流大会都行啊。

    听到这话的陈安冷笑:“不可能,就算我死……”

    但是云若风这句话很阴险,虽然他表面上是叫陈安,可是实际上却在对段馨说,你可以救他。条件就是嫁给云逸!

    这不是阴谋,而是典型的阳谋。

    “开始吧,老东西。”陈安站在台上吃力的说道。

    台上的魏千钧他们自然给陈安让了地方,同时自己都在想着身上的丹药,现在就是期望陈安能够挺过这三分钟。

    不然这个云南龙也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的。

    “哈哈哈,那么你要好好享受一下啊。”云若风说话的时候表情狰狞,就算是笑也是看着无比阴险。

    自己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虐杀陈安了,虽然自己不能杀了他。但是云若风认为自己一定要控制好手上的力量,最好让这个小子生不如死。

    陈安本来以为可以撑上一阵的,可是云若风可一点也没留手。陈安感觉自己的浑身上下都已经散架子了。

    “怎么样?陈安,答应这件事你就可以不用受苦了!”

    “死也不会。”把自己的安危凌驾在一个女孩子的痛苦之上,这件事陈安是死也不会做的。

    倒是段馨此时心乱如麻,自己在想到底该不该为陈安牺牲这一切。没错,她的内心已经在考虑这件事了。

    段澄更是无比纠结,姐姐嫁过去救师父?那可是把自己姐姐推入深渊。

    可是如果师父那么一直挨打,可能就算台上活着台下也会断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