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5 这个人我保定了
    ,

    云逸这次吐血倒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因为云若风这一脚踢得实在太狠了。要是力道再强一点都有可能将他的丹田踢碎。就算现在云逸也不保证自己的丹田完好无损。云若风眼睛里面有一丝心疼。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也就是为了保全家族的声誉,要是让古武界的人知道了他们云家有黑幕,那么以后还混不混了,这对他们准备入世也有很大的打击。

    “我让你这个时候突破,我让你对敌人下死手……”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云若风对着云逸又是一顿狂踢。

    魏千钧一看坏了,这么一踢对方的气息会被瞬间踢弱。这样就连他之前的境界可能也会查的不清楚,真是该死,对方居然为了躲避规则的惩罚这么狠心的做了这件事。要知道魏千钧还想以这个条件来威胁云家放过陈安呢。

    云若风的打算则是先把这件事蒙混过去,然后他要慢慢的收拾陈安那个小子。最后再利用云家的资源给自己的儿子疗伤,相信用药材会很快就让云逸好起来。

    发了一顿脾气之后云若风才说道:“刚才脾气一下没控制住,这次大家来检查吧。”

    明眼人都知道这样已经没有什么检查的必要了,仇青云还是装个样子将自己的内力打入云逸的体内,而结果真的和云若风的想法一样。这个小子的实力还真的在先天巅峰,但是境界还很不稳定。

    “检查完了?”云若风冷笑着说道:“既然这头没问题了那么该讨论一下怎么处理那个小子了吧?对擂台上的人出手是什么惩罚我想我不用说大家也应该知道!”

    这个时候魏鹤从地上勉强爬起来了,别看云逸打了他没几下,但是他现在感觉自己说话都费劲。甚至他都感觉到自己的丹田裂开了一样。

    “慢,慢着。我恳请各位由我来替陈安受罚。”陈安既然都为自己而不顾规则出手了,自己要是不挺身而出那就不是人干的事儿了。

    “这样你会死的!”别看云若风一副关心对方的样子,可是心里却在幸灾乐祸。自己绝对不能饶了陈安,就算不打死他也应该让他这辈子都没有修为。不然难报自己儿子的仇。

    魏鹤显然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要是真的再受到惩罚可能就真的不行了。但是他还是咬了咬牙说道:“在所不惜!”

    陈安听到这话之后也是心里一阵暖流,自己也算是没白救对方。虽然惹下这么大的事情,他还是不后悔,自己的性格决定自己还真的不能在这个古武界低调下去。哎,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吧,老子都接着。

    “既然你都敢打残自己的儿子就为了惩罚我,那么有什么事情老子接下来。就看你能不能让我舒服了!”说着陈安还抻了一个懒腰。自己要是再不往前走的话还真的会被人看成胆小鬼,开什么玩笑。他是那个怕事的人么!虽然话说的这么嚣张,可是这小子也是一阵担心,妈的,自己牛皮是吹出去了,也动手了。一会儿就看自己能不能挺住了。

    “呵呵,说的好。既然你这么硬气,按规定是斩了你的手,我就痛快一点好了。”云若风说完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南宫小雅和魏宝宝同时站在了陈安的前面,段澄没有是因为陈安用两根银针扎在了他的一个穴道上。使他双腿暂时动不了,不然他还真的害怕自己这个可爱的徒弟命丧黄泉。而段馨也是如此,自己来可不是让她俩遭罪的。

    “你俩让开!”陈安苦笑着说道,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两个美女挡着,难道自己真的魅力无穷?

    仇青云和魏千钧也迅速往陈安这里赶去,魏千钧是为了救陈安,而仇青云看到自家大小姐都出来了能不动弹吗!而陈安感觉到几大强者的气息疯狂的向自己涌了过来,这种多重压力扑面而来让他一时间有点头晕。妈的,半步宗师的强者果然不是先天可以比拟的,倒不是这些强者非得向陈安施压,而是他们都在用尽全力去赶在云若风的前面到达陈安面前。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直接挡住了云若风的攻击。

    腰间别着一把玉萧,这个人正是上官乐华。如果说向陈安冲过来的人是因为各种原因的话,这里面跟这件事没有一点关系的可能就是上官乐华了。这是怎么回事?

    “你要干什么?”云若风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墨汁来了,这回怎么上官乐华又冒出来了?跟陈安什么关系?别看上官乐华平时饮酒作诗,可是没有人小瞧他的实力。

    上官乐华笑着说道:“没什么,就是不想让你动他而已。”

    与此同时仇青云和魏千钧也都过来了,一时间以陈安为中心的站了四个半步宗师的强者。台下的人沸腾了起来,这种场面简直百年不见啊,四大家族居然公然掐架了,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台上站着的那个叫陈安的哥们。

    “你确定要插手此事?这可是规则!”云若风决定拿规则去打压上官乐华,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抽什么风居然想要护着陈安,他是断然不能让他这么做的。

    “规则是人定的,可以改!”上官乐华说话不紧不慢,但是毋庸置疑的是他没在开玩笑。

    “你想要改老祖宗的规则?”这个规则的来头也不小,是当初古武交流大会成立的时候由四大家族共同制定的,流传百年一直如同铁律一样,而如今上官乐华居然要因为陈安改规则?这是发什么疯?

    上官乐华笑了笑说道:“当初慈禧也是遵循老祖宗的东西,你猜怎么样了?”

    云若风下意识的问道:“怎么样?”

    “死了呗!”

    “你……”云若风看到上官乐华好像在戏耍自己一样,气的不行。自己的内力在疯狂的暴涨,并且铺天盖地的向上官乐华袭去,可是上官乐华一点也没受影响,反而淡定自若的看着对方。

    “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我保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