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3 另有乾坤
    ,

    上台之后两个人也就是简单的以武者的方式打了一个招呼。随后战斗就展开了,其实这两个人就算没有之前的事情也不对付。这还要提一提这个背景,云家和魏家向来都不合,甚至两大家族的前辈还打过仗。不过当时的情况与现在截然不同,是魏家的那个前辈胜出了。可是不料却被云家的高手暗算,虽然剧情很狗血,但是云家的人确实这么做了。而那一场大战距离现在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了,可是魏家和云家之间的矛盾就没有停止过。

    刚开始魏家还能和云家分庭抗礼,可是现在就不同了。随着魏家的老太爷去世,魏家的情况逐渐下滑,雪上加霜的是云家在这期间还诞生了一个宗师强者,并且云宏也以举世瞩目的天赋成为了古武界的第一公子。虽然魏鹤实力也不错,但是还是比不上云家的人。

    所以如今魏鹤和云逸对战,就如同两个仇人一样。魏鹤一身先天巅峰的实力绝对是不可小觑的,出手虽然不算很辣,但是云逸如果受到攻击也会遭到很严重的伤。值得一提的是云逸这个小子,尽管境界不如魏鹤。但是其身手却与魏鹤相差不多,甚至自己还可以还击。

    “魏鹤,真的以为自己境界高就可以肆无忌惮吗?”云逸连续向后跳了两部远离了魏鹤的进攻范围。此时他的汗水已经顺着额头往下流了。

    魏鹤冷笑道:“如果你想认输的话现在就可以,别逞能。不然我的进攻是你扛不住的。”

    虽然自己打不过云家的大公子云宏,但是对付云逸还是绰绰有余的,他此次参赛的原因也是给魏家一个定心丸,魏家现在情况不是很好,但是不代表未来的实力。自己就要给他们一个希望,不然家族里面如今已经有的人开始提议向其他家族靠拢的建议了。

    “那我就要好好领教一下你的手段了。”云逸说着主动冲了过去。

    其实古武不仅比的是境界,还有招数。云逸的近战体现出来的实力似乎比魏鹤还要强悍。几招之内魏鹤居然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踢了一脚,还好自己有内力护体。

    横飞出去的魏鹤也翻了一个跟头缓冲了云逸的冲击力,自己看到这个小子发狂一下还是很兴奋的。这样打败他才能让他更加绝望,不要认为魏鹤这个小子阴险。武者其实武斗是其次,攻心才最重要。退一万步来讲,就算魏鹤将云逸打败了,那么也就说明自己比他强。比云逸高出一个境界能有这个结果一点也不让人惊讶,可是如果自己一步步摧毁对方的内心防线,以后云逸的心境受到影响,可能实力会进步的很慢。

    看到台上的战斗之后云若风不仅没有着急,甚至连生气都没有。似乎自己儿子被打了他很平淡,他这个状态也映入了陈安的眼帘,难道古武界也渗透了隔壁老王的事情?

    看着比赛能想到这一茬,可见陈安的脑洞有多大,但是仔细一想还是不对。自己刚才那个想法显然不是成立的,那么云若风为什么还不着急,甚至连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有恃无恐,规则都已经定死了。四大家族的长者都在这里当裁判,没有人敢在比赛中下文章,那么也就代表着云逸那个小子有底牌?

    这么想的不只是陈安,魏千钧也是如此。这场战斗不仅是年轻一辈的交流赛,对于他们魏家和云家来说更像是一场较量。云若风既然这么淡定,那么他究竟在依仗什么?

    “我天,云逸这不是典型要被魏鹤吊打的节奏吗?”南宫小雅在陈安旁边说道。

    因为她看到云逸即使被魏鹤踢飞出去也照样跑回来跟他打,结果又一次被踢飞了。这么做的有一个名词可以形容他,那就是被虐,或者叫做花样作死。

    “看来这次我哥赢定了。”魏宝宝有点骄傲的说道。每次看到自己哥哥对云宏的比较里面处于下风时候那唉声叹气的模样,魏宝宝也为自己的哥哥心疼。谁让这个有点逗比的男人是魏家将来的希望呢,如今虽然打不过云宏,但是能打败云逸也算是解气了。可见如今两大家族的矛盾都已经上升到了小辈们之间……

    “慢着,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陈安说道。

    她们高兴的太早了。

    段澄不解的问道:“师父,为什么这么说啊?魏哥……鹤哥明明已经占着上风呢啊?”

    “你看云逸,只要他不是傻子就不可能一直这么做。并且脸色还带着笑容,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在……隐藏实力!”

    这是陈安唯一的解释了,普天之下高手纵然有很多,但是也有不少是低调的高手。隐藏一个人的境界并不是什么难事。比如叶远道那个老头子就在走的时候就让陈安将自身的实力隐藏到先天初期,这种隐匿实力的功法并不难,陈安也很快照做了。

    自己也知道师父的用心,无非就是实力太高必定会引起古武界的关注,到时候如果陈安不臣服,可能等在他的就是死亡。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云逸看到陈安的第一眼会说陈安是个先天初期的垃圾了。在他看来陈安就不足以为惧!

    如今云逸显然也是用这种方法让魏鹤逐渐放松警惕,只要魏鹤彻底放松下来一心一意的打他,恐怕那个时候被趁其不备偷袭的人就是魏鹤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云逸在即将接受魏鹤一拳的时候突然握住了他的拳头,自己的膝盖猛地踢出去,直接就攻击在了魏鹤的腹部。没有一点防备的魏鹤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就倒下了,而云逸就如同鳄鱼看到猎物一样,自己刚才还伤痕累累的身躯顿时敏捷的抓住了魏鹤的胳膊,自己的手狠狠的打在了魏鹤的关节上,如果说刚才魏鹤的攻击都是避开云逸的要害的话,那么如今云逸的攻击就像是毒蛇,招招致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