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7 倔强的人
    ,

    段澄看着对方走了之后则问道魏鹤:“你们古武界的人都这个德行?”

    自己的姐姐刚才差点被人家占了便宜,他岂能不生气。但是段澄很理智的没有冲上前去,对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自己师父出面就可以了。其实魏鹤刚才也要动手,只不过他的意图就是将双方隔开,要做到踢飞云逸他还是没有这个胆子的,因为云家最近正愁找不到什么露出獠牙的机会,他可不想拿自己的整个家族做赌注。

    “那就是一个人渣而已。”魏鹤说道。

    而南宫铮则是不好意思的对陈安说道:“刚才的那个人是云家的二少爷云逸。算是一个小纨绔吧,整个人阴险的很。我没有处理好这件事,刚才没有让你出手是因为现在出手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四大家族的裁判联合赶出去。所以让大家受惊了。”

    “没事,就是这个人也太嚣张了,如果可以我还真的很想教训一下他呢。”陈安倒是没有怪南宫铮刚才的举动,之前南宫铮的样子也是向着陈安的。

    “一个先天后期的人能如此明显就是仗着背后的家族。”南宫铮对于之前云逸的话很不认同。陈安要是一个先天初期的人的话别说来这里了,就连最开始的比武可能都有黑幕,世俗界的冠军绝对不能只是一个先天初期的人。更何况魏鹤什么事情都是围着陈安转的,这一点就很让人疑惑。

    虽然魏家的实力衰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见陈安的背后以及个人的实力是让魏家佩服的。

    一行人经过这个插曲之后按照木牌的号码进入了主办方为他们准备的休息区。陈安和段馨的小木屋挨着,刚才段馨确实感觉自己是被人家耍了,但是身边也没有保镖以及家族的人保护。所以她还是心理有点不爽的,好在陈安帮自己找回了面子。

    而当段澄看到自己师父和姐姐的房间挨着的时候,小声对陈安说道:“师父,趁着我姐不爽的时候快去安慰她,然后拿下她。”

    陈安听到这小子的话之后一脸黑线,他真的很想问问段澄你姐是不是愁嫁?还是身上有什么毛病?怎么跟推销一样往自己身上推。当然如果别人知道陈安这种想法的话估计捶死陈安的心都有了,都得到她家里人的支持了为什么还不上?段馨的容貌一点也不逊色于楚倩啊。

    至于那头已经走了的云逸则是不爽的回到了云家的驻地。他们家族专门有家族驻地,和这些参赛选手以及来这里的其他古武者待遇不同。这里就要提一句了,其实除了参赛的选手之外一些天赋较好的古武者,散修也可以来,如果在比赛中取得名次那也可以照常拿这次大赛的奖励。

    这次来主持大赛的云家人是云逸的父亲云若风。看到自己儿子脸色不爽的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我看到陈安了!”云逸说道,“还有段家的那个女人。”

    原来他不是不认识陈安,他不仅认识,还认识段馨。看来刚才的那些都是云逸装的,不过有一点他没装,那就是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他真的是故意的。

    因为目前驻地就他们父子两个,云若风说道:“感觉怎么样?”

    “陈安不怎么样,倒是段家的那个女人挺不错的。”云逸说道。

    “不要小看陈安,他背后的秘密就连我们也没有查到。还有,如果你能拿下段家的女人最好。你大哥已经和南宫家族联姻了。如果你娶到段家的人,胜算可能会很大。”云若风说道。

    “我知道了。”看到有人来了父子两个的话题也就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云若风说一下这次比赛的一些注意事项。这得先告诉家族里面的人,以防这个规矩别人没抓到竟抓自己人了。

    虽然云逸表面上很听自己父亲的话。但是背地里却不以为然,陈安他可是观察了很久的,先天初期的一个垃圾。

    这群大人就是如此,没有查到总是表现出很谨慎的模样。

    陈安,呵呵!无非也就是一个背景不普通的人罢了,家里真是大惊小怪。

    而拿下段馨的话云逸则是选择听父亲的话。这个女人是早已退出古武世家的段家的嫡系子弟,娶到她就意味着可以获得段家的支持。

    虽然不知道段家有什么?但是古武界目前为止还都对段家保持一个尊敬的态度来。那就证明段家还是很有实力的。

    “南宫铮,不知道我们云家和你们联姻时候你的表情会怎么样?一定很丰富吧。”

    再想到刚才自己父亲的话。

    目前为止与自己大哥身份地位相近的未婚女子恐怕也就只有南宫小雅了。而且听自己父亲那口气貌似这件事已经谈下来了。那以后可有热闹看了……

    而此时在陈安他们的驻地,陈安和段馨正聊着天。

    “刚才的事情让你受惊了。我实在没想到对方是一个这样的人。”陈安率先道个歉。

    自己有什么说什么,段馨可是自己老头子嘱咐照顾的,如今收到惊吓肯定是自己的责任啊。陈安没想推辞,也不打算推辞。

    “没事,只要过了这一阵子我就可以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了。”段馨说道。

    她虽然恼怒之前那个叫云逸的男人无礼举动,可是自己有心却无力。

    只能忍着了,毕竟哪个世界都是强者为尊。这点道理她在商场上打拼的时候就懂了。

    陈安有尴尬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心里明明很委屈但是还要装成坚强的样子。还真是难为她了,同时她这副倔强的模样也让陈安想到刚认识楚倩的时候。

    强势是楚倩的代名词,而她同样为一个公司的掌权者,也有一份属于自己的骄傲。不想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软弱来。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陈安感觉自己都要把会的笑话都讲完了,可是段馨还是没怎么笑。

    她在等,虽然自己的爷爷命令她去这么做,必须在这里待着,但是她心里还是不愿意的。

    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因为有陈安的看守基本上没有猛兽出没。至于魏鹤则是这一晚上加紧修炼一下,明天就上场了这货还是很紧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