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4 测试人
    ,

    “看我的!”魏鹤努力聚集内力,然后猛地将棍子往海水里面一挑,一条大白鲨就跃出水面。当然这不是魏鹤的力气,只是鲨鱼这个时候实在想要将这个一直挑衅自己的人吃掉。

    只见魏鹤提气,然后一下子跳到跟大白鲨一样的高度。铁制的棍子狠狠的抽在了大白鲨的头上,给鲨鱼来了一个实力打脸,而鲨鱼被魏鹤这含有内力的一棍也打的不轻,庞大的身体直接就横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该是陈安发挥十成的力量,棍子如同自己手中的利剑就飞了出去。不亚于魏鹤手中的力量,棍子就像是一柄利剑穿进了鲨鱼的头部。这还没有完,既然要让这条鲨鱼出更多的血,那么就要给它再来点攻击。地上的鱼叉被陈安一脚踢起,一个飞射也直接踢进了鲨鱼的头部。这两下子这条鲨鱼也该命不久矣,而它摇摇晃晃的到了离渔船几十米处落水的时候。周围的鲨鱼则疯狂的扑向了它。

    相比于一艘渔船以及上面几个看着很不好惹的人来说,还是水里面的同类更加有吸引力。

    船长也没有愣着,借着这个机会将这艘渔船的速度调到了最大。纵使甩不开这些鲨鱼,但是起码安全了一些。

    至于陈安和魏鹤则是摊在了甲板上,两个人的内力在那么一瞬间都有一种被抽空的感觉,毕竟将一个重量数吨的生物抽出去并且隔空杀了它很不容易。

    而段澄在船舱的窗户上也看到了这一幕,两个人简直帅爆了。当初自己的爷爷想要教自己习武,可是段澄觉得那是没有前途的,如今这个小子倒是萌发出这样的念头来了。

    一夜过去,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日出。尽管众人经过了昨天的凶险之后心有余悸,可是在看到美丽的日出之后心情还是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毕竟这副美景虽然大家总能见到过,但是在经历了一次重大意外之后再看到就会感觉无限的美好。这就好像是一个人对生命的漠视,等到自己经历过生死之后就会感觉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不过这其中陈安还有疑问,那就是从头到尾虽然这个船长演的很像,但是他还是看出来这个人的淡定来。要是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说是崩溃也会痛哭流涕,即使是经验老道的渔民也会如此,可是陈安却没见到船长有过任何太过慌张的态度,而之前告诉自己这些人鲨鱼来了的情景时,也仅仅是看出这个人的一丝警告。没错,更像是警告大家鲨鱼来了一样。

    “大伙,大概还有半天的时间就会找到目的地的!”船长乐呵呵的说道。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匕首突然架在了船长的脖子上。

    “说说吧,总是让我们叫你船长就好,可是你的真实名字是什么呢?”陈安问道。这本来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问题却让陈安掏出的这把匕首弄得场面一度紧张起来。

    “我就是船长啊,名字这东西就是一个代号,可能以后还不如船长来的印象深呢!”船长没有太过惊慌,不过双手还是很自觉的抬起来了。表示着他没有动手的意思。

    陈安听到他说的话之后哑然一笑:“一艘渔船就你一个船长,连船员都没有你混的够惨的啊。”

    “这不是你们的头说是机密任务么,所以就允许我一个人。”

    “得了,别狡辩了。昨天鲨鱼来袭的时候你就很淡定,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态度。快点说你是谁?”陈安才不相信对方的鬼话呢,这特么虽然是龙组安排的,但是他还是要弄个清楚。

    之前石磊说这个人不是龙组的,这个小子总不应该骗自己,而对方又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船长,这就很可疑了。说着话的时候陈安的匕首离这个人的脖子更近了一些,仿佛这个人要是不说实话就会真的杀了他一样。

    而周围的这几个人看到这一幕之后也都警惕的看着船长,魏鹤和段澄两个人更是把二女保护在身后。陈安是他们的初始队员,要想陷害他们根本不可能设下这么一个陷阱。所以他们一时间都认为这个船长不是什么好人物。

    只见这个船长突然哈哈大笑:“好了,好了。大家放下手中的家伙吧。皇甫说的还真没错,你小子还真是机灵啊!”

    说着话的期间陈安眼前一花,对方就脱离了他的控制。而一身渔民的打扮的他此时也把这身衣服脱下来了。

    “想要进入这个比武大会的小岛,首先就是先过我这一关。要是你们连昨天的鲨鱼都对付不了,那么死在路上也没有人会管。”船长淡淡的说道,随后他又说:“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这次入场的测试人上官乐华。”

    “你,你是上官家族的上官乐华?”魏鹤吃惊的问道。

    倒不是他大惊小怪,而是这个上官乐华可以说是古武世家的风流人物,不是他作风风流,而是这个人一辈子潇洒无比。不贪恋权色,对家族的事情也都没有兴趣。为人最喜欢吟诗作画,但是一身实力还是让人仰望的,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当这次入场的测试人。

    几句话之后陈安和众人都明白了。原来来观看比赛的人也不是什么人都有,古武世家针对有人装傻充愣进来的人特意设立了一个门槛。那就是只有通过初试的人才能观看比赛。要不然你连这个小岛都进不去。就算是葬身大海也没有人回去管你。陈安这才想到当初叶老头的话,难怪这个糟老头让自己照顾段家姐弟,感情是这个节骨眼啊。

    “怎么?认识我?”上官乐华倒是像一个彬彬有礼的公子一样笑眯眯的看着魏鹤,这与他之前的一副渔民打扮简直是相差的太多。

    魏鹤激动的说道:“我想古武界就没有不认识您的。”

    “哈哈哈,看来我饮酒对诗还有了名气。”当然这只是他自谦的表达,光看这个姓氏就让人觉得很不一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