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3 半夜危机
    ,

    这里面段家虽然是一个古武世家,但是早就已经和那个江湖断了联系。逐渐在世俗界发展壮大,而陈安还是头一次这么接触古武界。所以这里面真正懂得也就是魏家了。

    大家吃完饭都坐下听魏鹤这小子开始讲了。

    “古武界不光有世家大族,还有门派。只不过二者相比较还是家族团结一些,故而一般人都认为家族的影响力大。其中站在古武顶峰的一共四大家族,分别是上官,南宫,云家,魏家。”

    “你们就是魏家的人?”段澄问道。这小子一天也不记事啊,本来以为这两个人是古武界有点地位而已,结果居然身份这么高。

    就连陈安也惊讶了一下,他也没想到魏家居然是古武界顶峰的存在,但是仔细一想也难怪。魏鹤的实力这么高,这就解释的通了。

    魏鹤听到段澄的话自己有点骄傲的挺起胸膛,魏家虽然现在情况不是特别好,但是底蕴还是有的。

    “咳咳,其实你们段家之前也是这几大家族之一,不过后来段家宣布退出古武界。与这个世界彻底切断联系。所以几大家族的人将段家除名了。”

    段馨听了之后眼睛眨了眨,自己的爷爷根本没有告诉过她们这些事情。段馨一直都以为段家是靠着世俗界的产业发展起来的呢。难怪在西南就算是遇到比自己家强大的家族,在段家面前也要装孙子

    。

    “那门派都有哪些?”陈安问道。

    段家的事情自己了解一些,不过陈安现在更想知道的事门派的事情,因为自己从小再昆仑山长大的,那里的人都是牛逼哄哄的。记得当初自己的师叔就说过天下之事,昆仑一出谁与争锋。

    当初陈安以为这是一句吹牛皮的话,所以现在他也很想知道昆仑山的地位。

    魏鹤挠了挠头:“门派嘛!我记得有早就闻名的两大门派,还有鹰爪门,八卦门,八极门……”

    两大门派想必不用说都已经知道。少林武当,这个可不是在开玩笑,古武界他们确实也做到了巅峰。而剩下的门派里面陈安就知道一个鹰爪门,因为那个大概就是猎鹰所在的门派。

    而八卦门这些门派陈安也仅仅是听说过,因为自己这一身本事里面可就有八极拳什么的,他不难想象这次出自那些宗门。

    “昆仑,昆仑这个门派有么?”

    陈安问道。不可能没有这个门派啊?要知道他在那里见到过的老怪物就有好几个,一身实力就连叶远道也要让三分。

    魏鹤一脸蒙圈的看着陈安:“确实有昆仑,但是已经不把他纳入武林门派的范围内了,因为这个门派强大的让人可怕。你怎么会问这个?”

    “没什么,我也是听说。”陈安尴尬的笑了笑,估计自己要说是昆仑出来的肯定又会引起关注。

    而魏鹤显然不知道陈安是昆仑出来的,因为他接到大人的嘱咐也就是陈安的身份是京城陈家的嫡系子弟,魏家与其交好有利无害。

    还有魏家也仅仅是打探到了陈安有一个很厉害的师父,至于这个师父是谁他们还不知道。这就是叶远道的本事了,只要他不主动露面,谁也查不到他。

    正当这群人在这里闲聊呢,只听这艘渔船一阵响动,然后就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我擦,这特么是碰到巨浪了?”虽然这艘渔船不大,但是航行也是没有问题的啊,怎么会这样。

    这个时候船长进来了,苦笑着说:“我们碰到鲨鱼了。”

    原来渔船上有活鱼,再加上之前陈安他们收拾钓上来的鱼,血自然到了海里。这鲨鱼能不追上来嘛!

    “渔船挡不住嘛?”段澄问道。

    渔船也不是老式的渔船,这艘全是钢铁做的,他们认为还是没有什么事的。

    不料船长说道:“如果一条鲨鱼可能没有什么事,可是如今来了一群啊。”

    说着他还急得直转圈。要说陈安他们在陆地上对付一只猛兽可能是轻松加愉快,可是如今在海里,那么他们的优势一点也发挥不出来了。

    “魏鹤跟我出来阻挡鲨鱼,段澄保护好你姐姐和魏宝宝。”陈安说完就和魏鹤冲了出去。

    此时船摇晃的很厉害,甚至陈安都看到一条鲨鱼正在企图掀翻这艘渔船。

    “船长,鱼叉都在哪里?”魏鹤问道。

    在这时候他们也不可能空手和鲨鱼打架啊,这大牙齿都赶上他们的拳头了。

    船长指了指船的边缘的一些捕鱼工具,陈安和魏鹤快速拿了两个趁手的家伙。

    “我去你大爷的……”魏鹤发现一条鲨鱼企图用跳出水面的方式上来吃人,一把鱼叉就飞过去了。

    正中鲨鱼的头部,这让鲨鱼更加狂躁起来了。

    “妈的,你确定这样不会招来更多的鲨鱼?”

    陈安看着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海水说道。

    魏鹤尴尬的看了这一幕,血腥味更重了,要说海里面的鲨鱼,一时半会还真的杀不过来。这可咋整?

    尤其现在还是黑夜,他们的视线更加不好。

    “唯一的办法也就是将鲨鱼引导别的地方了。”陈安说道。

    要是一直这样和鲨鱼耗下去的话可能死的真就是他们了。

    “怎么引?”用一根长棍将一条鲨鱼打下去之后魏鹤焦急的说道。

    论野外生存的能力可能没有人会比陈安还要强了,而陈安如今也在努力想这个主意。

    “只要在其他地方找出一个能引发更大血量的东西就好了。”鲨鱼追着这渔船不放无非就是想要杀了它们,倒不是他们和鲨鱼有仇,而是这种生物的本能将陈安他们看成猎物。

    所以只要找一个能比他们还有引起注意的东西就好了,当然这其中之一的条件就是要有很多血,这样鲨鱼就会不自主的过去了。

    魏鹤咬了咬牙:“好说,你配合一下我。”

    “怎么配合?”陈安也拿着长棍将露头的鲨鱼打下去,难道魏鹤要跳下海去?那特么牺牲也太大了。

    “半空中靠着鱼叉能杀死一条鲨鱼吧。”

    魏鹤问道。

    “当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