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9 恢复正常?
    ,

    “大人,全都是生化人。”其中一个魔将说道。

    他们可是累坏了,光是清扫热带雨林里面的毒牙余孽就花了一大天时间,最主要的是对方居然都是生化人,让魔王座下两大魔将也很被动,有一个还因为对方自爆受了伤。

    魔王此时喝了一口酒,这家伙向来酒不离身:“战斗力如何?”

    他们也不是没有接触过生化人,现在主要问题就是对方的技术是否成熟。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

    “几乎都是死士一般,爆发力与破坏力惊人。”魔将说道。

    他们属实有点憋屈,实力不弱于阎王殿的黑白无常的他们居然在这群没有意识的牲口面前受伤了。

    “这得是多么恐怖的战斗力。”魔王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开始通知魔王殿各部势力,化整为零,分散开来。别被人团灭了。”

    既然对方喜欢打团战引自己出动,那么魔王就选择避其锋芒。这样挺着应该没有问题,毕竟魔王殿也不是吃素的。

    “还有,明天我去一趟非洲,都给老子招摇一点,将五号的人头发到黑暗世界网站里面去。”虽然手下们低调,但是自己要招摇起来。

    不然黑暗世界还真的以为魔王殿被毒牙灭了威风呢。

    “是。”

    ……

    陈安刚挂断电话不久,就接到了于颖的消息。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魔王殿是被毒牙组织围攻了,而且还一下子打到了魔王的老巢热带雨林。

    不过很不幸毒牙他们被团灭了,而魔王殿发的通知他们也看到了,一张照片。黑人的脑袋,上面红色字迹的五让陈安明白了。

    领头的是对方的五号。

    四号全部实力直逼自己,小白和叶楠也是相当费劲才摆平他的。那么三号到一号什么实力,陈安想想就觉得恐怖。

    而此时的毒牙组织也收到了两个消息。虽然对象不同,但是内容一样,都是任务失败。

    四号在阎王这里遭遇了滑铁卢,而五号更是被人割了脑袋。

    带着面具的老人看着这些消息自己心里没有一丝波澜,似乎这两个人死了都是意料之中。

    “霍格,实验品已经合格了嘛?”

    老人问道。

    一个年轻人说道:“已经检验完成!”

    “派出去,王者不需要那么多,该是真正清理的时候了。”

    “好的,只是这次对象是……”霍格问道。

    “阎王!此子不除,必成大患!”

    “了解。”

    如果陈安知道对方的想法的话肯定会把毒牙组织的全家问候个遍,奶奶的。能不能不可着一个人打,你换个目标也行啊。

    其实陈安被盯上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他在这些王者里面成名最晚,也是最年轻的。

    那么也就证明他的潜力也是最大的,这对毒牙组织来说当然要铲除掉。

    一个星期过去了,陈安也终于拆掉了身上的绷带。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至于体内的内伤服用皇甫昊天的丹药也有不错的效果。

    他也要开始修行了,自己再这样下去别说保护大家了。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有时候这货都想带着这群女人一起回昆仑,估计没有哪个胆子大的会对昆仑动手,那里面的老怪物估计任何一个出世都会让各界不安。

    废话不多说,马上就要年底了,虽然天气很冷,可是依旧没有阻挡住陈安修炼的步伐。

    本来大病初愈的他没有选择继续窝在家里,而是每天在家里锻炼体能。楚倩为此专门给他准备了一个健身房。以她的财力就算把最先进的健身器材都搬过来也有可能。可是陈安并没有让她做无用功,特意找了几个对自己真正有用的。

    难道说光是靠健身器材就可以回到实力巅峰么?显然不可能,陈安只是先让身体恢复到平时状态,灵活度,体能,反应速度……

    要不说这东西就得每天都训练,当初陈安在欧洲混的时候哪里会想到自己有一天实力退步啊。突飞猛进还来不及呢。

    可是在都市真的是红粉骷髅乱人眼,自己没想到也堕落了起来。当然他可不敢当着这些女人的面说她们事红粉骷髅,不然自己离死也不远了。

    “妈的,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可以对付那个老头。”陈安一脚踢碎了一个沙袋,他又想起那个乌昆的苗疆老头了。

    他的实力简直让自己成为了执念,什么时候才能踏入宗师境界啊。

    还好陈安从小就被叶远道特殊训练,每天洗的澡也都是珍贵药材所制的。这才没有把他的身体再度累垮。

    “第五十个……做饭,做饭去。”看了看房间里面的时间,自己下楼该去做饭去了。

    这个时间楚倩她们也差不多回来了。

    熟练的做了一大桌美味佳肴,不过在楚倩她们回来的同时还带着一个人。

    “老头?你怎么来了?”陈安看见叶远道自己短暂的懵了一下。

    这个老头子怎么来到了这里?自己前几天给他打电话还没有接呢。

    叶远道穿着一点也不像过冬的样子,还是那一身青衫,精神抖擞的样子。只不过在陈安眼里他的精神抖擞就是猥琐……

    “你小子也特么不上班,我等你等到下班时间。”

    原来叶远道本想不惊动大家伙儿看看自己这个徒弟,没想到这孙子居然没上班。还好楚倩下班的时候感觉公司大厦门口的那个老人像是陈安的师父才停下来的。

    不然叶远道可能还在寒风中等待吧。

    “你好意思说我?我之前给你打电话你就关机了。再说你来了就不打个电话么?”陈安对于这个老头儿没有半点尊敬,倒不是他不懂得感恩以及礼数。

    而是他们爷俩见面就掐已经成为常态。就连楚倩也拦住了准备劝架的童云萱。

    “嘿嘿,我那个手机坏了。所以就一直没用手机,你看,这不也能找到你么!”叶远道这回倒是没有跟他呛呛,因为自己的手机确实坏了,没错,在打乌昆的时候摔到了地上!

    要不是乌昆跑得快,带着面具的叶远道说啥追上去让他赔自己一个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