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5 我有一件事警告你
    ,

    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的时间了。那个人工湖最后的的下场也就只能是重建了,而皇甫昊天和一众龙组的人在确定陈安没有事之后就离开了。不过在走的时候皇甫昊天还特意嘱咐了陈安,乌昆虽然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可是他不是一个心宽的人,以后必定找机会报复,所以要陈安好自为之吧,毕竟龙组也不是超级英雄,能随叫随到。

    陈安郁闷的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了。其实这个乌昆是什么人物他一点也不在乎,主要就是害怕这个老头暗箭伤人,自己也隐约知道了师父的用意,那么就是让自己尽快提升实力。他自己此时也有点醒悟,自己在都市这么舒服果然是安逸太久了,不进步的下场就是退步。这个道理他自从踏上修行一途就知道了。

    而凌晨赶回去的乌昆却并不太平,因为此时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

    “报上名来!”纵使自己受伤,但是一身的实力也不是阿猫阿狗就可以对付的。这个人跟着自己有一段时间了,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会不会是龙组的追兵!

    “哎,累死我了。你知道要找一个不伤害花花草草的地方是有多么费劲么。”面具男人唉声叹气,不过他说的话却跟乌昆的问题一点也不沾边。

    自己跟了他这么长时间不现身的原因就是旁边都有居民居住,要是真的引起了骚乱恐怕也不好。

    看着对方在自己的释放的气势下淡定自若,乌昆心里就有了想法了。对方的实力可能不下于自己,而跟着自己的目的他还是没有弄清楚。

    “放轻松,我是谁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但是我有一件事需要警告你。”

    “什么?”乌昆此时只想尽快的回到自己的老巢。所以这个时候也没有计较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到底是谁!

    “你对陈安那个小子出手可以,但是如果我发现你再敢伤害陈安的那些女人,下场可能会很凄惨哦。”面具男说完手里捏着一个小虫子,肉嘟嘟的很可爱,但是他知道,这个虫子是迷惑人心智的虫子。如果长期待在人的体内,恐怕这个人就要受到下蛊的人的操控了。没错,面具男是从刘晶的身上抓到的这个虫子,当时乌昆并没有那么好心的真的放过刘晶,而是让虫子钻进她的体内,可惜的是虫子刚到刘晶胳膊上就被一股风吹跑了。

    “你居然抓住我的蛊心虫。”本来乌昆留着的后手就是这个,如今被人家抓住了他能不愤怒吗!

    “看来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并没有往心里去。”面具男虽然戴着面具,可是仅从他的语气就知道他生气了,并且乌昆还感觉身边的温度突然下降了。自己心里大惊,这得是多大的杀气。

    而乌昆眼前一花,自己突然飞了起来,那动作就好像他当时虐打陈安一样。面具男毫无压力的给这个小子来了一套。但是这力道可是比乌昆打陈安的时候狠多了,毕竟面对宗师嘛,总要下手重一点的。

    他下手是不轻,这个别人没有发言权。乌昆是有,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被打的这么狼狈了。即使是刚才的皇甫昊天也没有以这么压倒性的优势去收拾他啊。

    所以乌昆很聪明的没有去反抗,因为自己知道反抗好像也没有什么用。

    “我刚才说的话你记住了吗?”面具男人轻松的说道。好像刚才的打斗都没有让他呼吸急促一样,没错,在他面前乌昆就像是一个弱小的孩子。

    “咳咳,记住了。”乌昆张嘴就吐了一口血。本来与皇甫昊天打斗的时候就气血翻涌,如今更是被这个不知道是谁的男人打吐了血。

    “如果你敢背着我搞小动作,即使是你们苗疆的那个老怪物也护不住你。”面具男这句话一说出口乌昆彻底害怕了,一般古武界的人都知道他们苗疆,而他则是那里代表性的人物,可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在乌昆上面还有一位。那可以说是苗疆的不出世的老人,就是因为有着他在所以古武界的人对苗疆这块肥肉才迟迟不动。如今这个面具男轻松的说出这句话,那么就证明他所知道的肯定很多。

    知道的多证明什么?资历老,而知道这些常人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更加证明他能耐大了。

    “滚!”面具男话音刚落乌昆就撒丫子的往苗疆的方向跑。自己这个时候哪里还顾着什么宗师的形象?能活命就不错了。至于面具男的话他也真的记住了,自己不要动陈安的那些女人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活这么大了可不想以身试险。

    一个凌晨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一早陈安还在睡觉。刘晶则是起个大早在家里熬了鸡汤。住院了的人喝点鸡汤补一补,这个生活小常识刘晶每次都会听的。而刘明两口子昨晚听到了这件事也早上要和刘晶一起去。总的来说这一家三口都没怎么睡好,刘晶更是就睡了几个小时。

    到了医院之后看到陈安的样子刘明说不出来的感觉,看来把自己的宝贝女儿交给他真的没有错。能在这种危难时候挺身而出,陈安岂能不爱刘晶。这种时候,不管是社会的偏见与思想都被两口子抛到一边去了,能真的给自己女儿幸福的生活,能用自己的性命去保护女儿的安全。

    这种男人还需要考验吗!

    “刘叔叔,阿姨您们来了。”陈安看到这两个人来了到了嘴边的荤段子咽回去了。就算是身体不利索,但是这个家伙还是喜欢嘴上花花。

    看着陈安要坐起来,刘明赶紧给他按了下去。这一身绷带,他可不相信陈安是无聊才会去这么做,看得出来都是受伤所致。

    “你快坐下,我们过来看看你,事情我们都听小晶说了。对此我很感谢你。”就算是陈安真的抛下刘晶跑了,刘明也没有什么手段去报复陈安,准确来说自己这个女儿的性命都是陈安救回来的。

    “叔叔,我正想跟你说抱歉呢,因为我的原因让小晶遇到了危险。”陈安实话实说,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刘晶也不会遭遇危险。还好没让刘晶受到危险,不然他肠子都得悔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