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9 各方云动
    ,

    紧接着爆炸就如同炮仗一样在冯金的身上各种炸开。冯金就算是浑身是钢筋铁骨。也挡住不这个如同小型炸弹一样的密度极大的攻击啊。

    “啊!”很快冯金就发出了惨叫,炸弹在他的身上炸出了一朵朵血花。真的像是穿甲弹集中射击一样。俗话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是有时候这种高密度型的攻击才会让人死的最惨。

    “呼,不枉我耗费那么多内力。”这个东西看着很炫酷,但是并不好使出来,因为凝聚内力就是一个长时间的活,自己之前和他打游击就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也是为了看看冯金他的变化时间有多长。结果陈安得出了一个非常恐怖的结果,这个生化人的变异几乎没有时间限制。因为他从头到尾都看到冯金活蹦乱跳的,要不就是时间很长,要不就是真的没有时间限制。当然陈安希望是前者,不然黑暗世界就要出乱子了。

    不过如果陈安的这一招让古武界的人看到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内力雄厚是一回事,可是能把内力甩出去的。完全没有连接的陈安还是第一个。

    破衣烂衫的从地下室走了出来,看到小白和叶楠紧张的样子。他们打算下面要是还没有动静就下去看看去了。但是看到陈安这个样子他们还是很吃惊的。

    “老大,那个东西这么厉害?”或许叶楠对于陈安的实力只停留在传说阶段,但是小白可是知道陈安的实力的,能把他逼成这样的人不多。

    “要不你下去重新跟他打!太难缠了。”陈安说道。自己早上吃这点儿饭算是全都消耗了。早知道就多吃几个包子了。这会儿又饿了,不过一想到冯金那个小子死的那个凄惨的样子,他又没有胃口吃东西了。

    “我下去看看这孙子什么样了?”叶楠的好奇心总是很重的,而小白也跟着下去了。因为那个小子变成生化人之后自己等人还没有好好看看是个什么结构呢。对于未知物种的好奇总是让这两个人的兴趣不减。

    “去吧,去吧,鞭尸还来得及。”陈安出来然光头给自己找一身衣服。这两个孙子倒是挺会使唤人,光头此时拿着枪还有几个弟兄都指着庄俊凡的脑袋。不言而喻,如果庄俊凡敢动弹一下,下车可能就是死。因为光头的武力对上庄俊凡那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自己坐在庄俊凡的旁边,此时这个小子已经没有兴趣逃跑了。只要是自己安全了就好。

    看着庄俊凡生无可恋的表情,陈安也感叹,好好一个纨绔公子哥不做,非得作死,这下好了。估计以后这小子的精神都有可能出问题。因为即使庄俊凡在龙组也是要镀金,将来的正经事情还是要继承庄家,结果江湖到底还是让他成为了一个牺牲品。

    不一会儿陈安就听到地下室的呕吐声音,尽管他们两个都是杀手,还见过那么多恶心的场面,可是他们可以确定。这绝对是自己见过最恶心的一幕。红白之物散落一地,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也躺在地上。断臂残肢让叶楠差点把隔夜饭吐了出来。

    中午的时候陈安他们坐在酒吧里面喝酒,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目前陈安要开始着手处理庄家的问题了,自己一点好处没有就想要放人是不可能的了。至于京城至今还霸占着新闻头条的那个消息陈安也不予理会,不是自己做的自己为什么要背锅!

    并且陈安现在心里也有些打算。自己在明敌人在暗,这与平常陈安所处的处境完全不一样。

    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他现在一点儿数也没有。其实不仅是他,京城众多世家也都不吱声。因为这件事的牵扯不小,事关京城两大家族的关系,说不好可能就是腥风血雨的开始。

    庄老爷子在病床上迟迟没有说话,他也在想这个问题。虽然自己的大儿子如今火急火燎的想要派人将庄俊凡从陈安手里救出来,但是他还是理智的制止了自己儿子这个行为。当陈家是面团么?他敢保证如果庄家的高手到达中海,一批陈家的高手也会到达庄家,他不敢拿整个庄家做赌注。

    况且他也知道,陈安这小子气人是气人,不过还是有脑子的。他不可能让自己的孙子出现意外。所以自己的孙子暂时还是安全的。

    可是问题来了,陈安对于庄家隐藏的高手这件事一无所知,不然他也不可能还敢跟自己大张旗鼓的提条件,那么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着这一切。

    与此同时在这一天,苗疆深处的一片密林里面。一个男人走了出来,不过他的面容可以说只能用愤怒来形容。

    “到底是谁敢杀我徒儿!”他就是庄家老爷子的好友,那个苗疆少有的顶级高手。

    自己在冯金这徒弟身上下了一个蛊虫。只是可以确定他的身体状况以及活动方向,可是就在刚才他发现蛊虫死了,那么也就证明自己这个唯一的关门弟子死了。

    他岂能不愤怒?

    只见他发出一声怪叫。

    几分钟后,一个人出现在这个愤怒男人面前,单膝跪地问道:“大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给我查到底是谁害死了老夫的徒弟。还有,庄家是怎么回事?”

    “是。”

    看到手下退下了他还是很难消气,因为自己半辈子的心血都花在了这个徒弟身上,结果他却被人杀了。

    还有,庄家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连自己徒弟都能保护不住?

    他在入关之前接到了庄家的电话,听到他们家的请求之后自己就让徒弟去了

    。最后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乌昆绝对要为徒弟报仇

    !

    乌昆,或许外人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名字,或许都不知道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可是他在苗疆却如雷贯耳。

    苗疆百年不遇的一个修炼天才,他多年前就已经进入了宗师境界。可是人有得必有失,乌昆这辈子都没有伴侣,连他收的唯一一个徒弟天赋也不是特别好。

    估计连陈安都不知道,跟自己打了半天这货的实力在先天中期左右,只是他不专心走修炼一途,而是对这些生化人感兴趣的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