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8 新招数
    ,

    冯金也是感觉出了这一招的威力,但是这个大块头不仅没有躲避,反而向这剑芒冲了过去。尾巴直接就甩到了陈安的这一招。结果陈安就听见金属一般的声音。而冯金的尾巴也仅仅是有一点伤痕!

    “我靠!”陈安懵圈了,这个家伙的防御力这么强吗?

    冯金那扭曲的面容露出一丝讥笑,还有嘲讽。接着他就趁着陈安愣神的机会自己再次快速向陈安冲了过去。陈安一个不注意自己被他尾巴抽到了,顿时他就感觉浑身都火辣辣的。这个尾巴上面还有腐蚀性的液体,妈的,这孙子也太阴了吧。浑身都是进攻的武器啊。

    “去死吧!”冯金看着倒在地上的陈安自己的尾巴呈刺状直接朝着陈安的心脏刺去。陈安拿着鱼肠剑勉强格挡开来了。

    “哈哈,阎王也会这么狼狈。真是没想到!”虽然陈安百毒不侵,不过腐蚀性的液体还是让他的衣服裂开了,自己也变得狼狈不堪。

    “你那天果然在!”陈安冷静的说道。

    “对,只不过我藏在保险箱里面,还有。红蜘蛛的体内被我安了摄像头。看来我只能在杀了你之后取代你的位置了。”

    两个人所说的正是陈安他们去东南亚灭了蜘蛛组织的时候,哪天为什么红蜘蛛死也没有说出首领是谁,大概也只有他知道首领只是一个研究生化人的研究人员,如果让组织的人知道的话肯定不能服众。而红蜘蛛大概也是觊觎这种力量才愿意为冯金干活的吧。

    在这里不得不说冯金的野心很大,恐怕他跟别的组织的合作也是为了自己的以后能有足以称霸黑暗世界的势力。只不过自己的这个梦被陈安打破了。

    “楚倩的事情我本来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任务呢,可是没想到被雇主坑了。不过现在我倒是一点也不伤心。用这个换来阎王的人头,很合算!”冯金也不是傻子,自然查了陈安他们的资料,自己组织为什么会被团灭的原因!

    陈安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冷笑着说道:“背后果然另有其人,但是现在你确定你能杀了我?”

    现在可不是讨论那个神秘的幕后主使的时候,自己要灭了他才是最重要的。只见陈安的手里鱼肠剑一抖,仅仅几秒钟陈安化作一丝残影飞快的向冯金杀了过去。

    冯金的双手呈防御状态,自己虽然速度也不慢,但是块头太大了。怎么躲避也不可能完全躲开陈安的进攻,自己索性就光明正大的防御好了。

    “阎王刺!”也许是在都市太安逸了,没有战火的纷争与警觉性了,陈安这次打算要全力以赴。这个生化人可并不像平时的生化人那么好对付。因为冯金这个人不仅将生化人所有的特点体现的淋漓尽致,自己还融入了苗疆的一些东西。蛊虫这个东西可是防不胜防的。

    鱼肠剑在冯金的脑袋正上方出现了,并且它的出现伴随着如同子弹一般的速度。陈安的这一招可不是开玩笑的,威力是真的可以和狙击枪的威力相媲美,他打算直接将剑插进这个孙子的脑袋里面。一招必杀的绝技,内力裹着鱼肠剑飞快的向下冲了过去。

    冯金显然也没有想到陈安的这个攻击方向,什么时候跑到自己头上去的。如今躲开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好用自己那个比大腿还要粗的胳膊挡住这把剑了。与刚才陈安的那一招不同,他不仅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其中还夹杂着死亡的气味。

    这回鱼肠剑如同扎入豆腐里面一样,轻易就刺穿了冯金的两条胳膊,正当冯金要拔出鱼肠剑的时候。陈安一脚踢在了鱼肠剑的剑柄上面。这把剑在冯金的胳膊里面停留了几秒之后迅速插入了他的肩膀里面。

    还是慢了一步,冯金如果一直举着手这把剑绝对可以将他的脑袋捅个大窟窿。到时候不管你是生化人还是什么,都会死翘翘。

    冯金一脚踢开了陈安。而这把鱼肠剑则是被他扔到了一旁。这家伙的有利武器正是那个跟鳄鱼尾巴一样的尾巴。天也不知道这货是如何从屁股上长出来的。

    “咳咳……妈的,退步了?”陈安还是没有躲开冯金势大力沉的一脚,此时他的肚子感觉受到了卡车撞击了一般。好在内力护着他,不然陈安可以确定自己这一下就得死的不能再死了。

    “哈哈哈哈,阎王,你的人头不知道谁会要。想必会有人高价买下来吧。”冯金嚣张的笑道。借助这股力量自己可以成为王者乃至以上的地位。想想到时候自己一呼百应的场景,冯金几乎都要流出口水来了。

    陈安冷笑:“是吗?恐怕你没这个本事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去死吧。”陈安双手拿着一把飞针甩了出去。

    冯金习惯性的用尾巴挡住了。结果这个时候陈安手一拉,鱼肠剑如同活过来一般飞快的朝着陈安的手里飞过去。就在鱼肠剑起来的同时粗糙的地上一些钢丝突然起来了。如同好几个蜘蛛网一样直接罩住了冯金。

    其实陈安在飞快的四处躲避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招,自己也是用针固定住线才完成的这个杰作,他们当佣兵的时候经常会用这一招在敌人的阵营里。因为这样可以大幅度屠杀对手。早上接到叶楠的电话之后陈安就带着自己原先的东西了,还好派上用场了。

    “呵呵,我的身上就像是钢铁一般的防御力,你认为这么缠住我好使吗?”冯金看到这一幕并没有惊讶,纵使再锋利的线也不足以为惧!

    “你想错了,这只是一个障眼法,我就是想要尝试一下自己的新招数而已。”说完陈安手里的内力快速凝聚到了指尖。这是他根据自己的阎王三点手创造出来的,今天就做一个大胆的尝试好了。

    正当冯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的时候,陈安手里的内气就像是脱离了他的身上一样,呈现出无数个子弹状向他的身上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